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零八章 官员

第二百零八章 官员

  大胖子朱高炽离开之后,满脸通红的小任叁才晃晃悠悠的从后堂的寝室里面走了出来。
  
  之前它喝醉之后,朱棣便让人将这只人参娃娃送到了自己的寝室休息。小家伙睡了几个时辰,这才刚刚清醒过来。那一大坛二三十斤的女儿红几乎都被它喝光,现在小任叁还是晕晕沉沉的,它喝醉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一点都不记得了……小任叁晃晃悠悠的走到了归不归的面前之后,酒意上涌,它拼命压住了要吐出来的感觉。
  
  随后对着他们俩说道:“老不死的,大侄子你们去哪了?刚刚我们不是在吃酒席的吗?你们把我们人参灌多就不管了?”
  
  “任老三你还有脸说,谁一看见酒就连命都不要了?”百无求看了一眼从毛孔里面都散发出来酒气的小任叁,随后继续说道:“不是老子说你,也是老大不小的妖怪了,整天也没有个正经事情,不是逛窑子就是下馆子。你也学学老子这样的正经妖怪……”
  
  百无求的话还没有说完,小任叁再也忍不住,晃了几下之后,一头扎进了归不归的裤裆里。随后“哇!”的一声,将肚子里面吃的东西一股脑的都吐了出来。霎那间,中堂里面一阵的腥酸恶臭。正在批阅公文的朱棣都忍不住捂着了鼻子,皱着眉头看向这边。
  
  归不归也没有想到这个小家伙会吐在了自己裤裆上,当下老家伙忍着恶心楸着小任叁的衣服后领将它提了起来。随后小心翼翼将这个也被自己呕吐之物沾染了一身的小家伙放到了地上,这才冲着燕王苦笑了一声,说道:“老人家我突遭横祸,向殿下您告个假。回去清洗一下换身衣服再回来。这里有百无求这个傻小子看着,料想也不会出什么事端……”
  
  “老仙长您自便”朱棣换了一副笑脸,冲着归不归说完之后,又对着郑和说道:“拿两块杭州的香胰给老仙长送去,再找两名婢女侍奉两位仙长沐浴更衣。不得怠慢了本王的贵客……”
  
  太监郑和答应了一声之后,亲自将混身污垢的归不归和小任叁带到了后堂。这时,又过来几个小太监将小任叁吐出来的污秽之物一股脑的都收拾了干净。点上了擅香去除异味之后,中堂里面的空气终于好了起来。
  
  郑和带着归不归和小任叁离开之后,百无求百无聊赖的坐在太师椅上。看着燕王正在向手下的官员们布置事情,心里想着如果自己真和拖金儿成了夫妻,那日后是不是要管他叫爸爸了?归不归还到罢了,让自己管这个人叫爸爸还真有点说不出口。要不然想个办法弄死这个未来的老岳父?他一死,小皇帝那里也没事了,自己还能取个好老婆。他们人说的忠孝两全,是不是就指的这个?
  
  就在归不归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名小校从外面走了进来。趁着燕王交代完事情的空档,说道:“殿下,早上走的那位郑军大人已经回来了。
  
  他身上带着陛下的圣旨求见殿下……”
  
  “带着圣旨求见本王?”朱棣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身边的人说道:“看到了吗?本王这样让郑千户进来,便是不尊圣旨。到时候他们南军又要给本王罗列一道大逆不道的罪名。本王亲自出门迎接圣旨,传出去他一个小小的锦衣卫千户智取了本王,又是一个大大的难看……传本王的王命,圣旨供奉在门前,让锦衣卫郑军自己进来。”
  
  传令的小校出门之后,燕王身边的一位谋士开口说道:“殿下,郑千户的腿脚未免有些太快了吧?算着他早上出门到现在不过四、五个时辰,就算是千里快马往来京城、扬州也未免有些太快了……”
  
  这句话提醒了朱棣,燕王看了一眼中堂当中摆放的日晷,思索了片刻之后,正要对门口守卫的武士交代要搜查郑军的时候,看到刚才的小校已经带着郑军和两个身穿三品朝服的文官从外面走了进来。
  
  原来郑军还带来了两个朝廷大员,刚才的门子连话都说不清楚……朱棣心里骂了一句之后,看着走到了近前的三人,说道:“千户大人还带回来两位大人,不知道二位大人怎么称呼,看着面生的很。
  
  这时候,郑军和两位官员已经跪在了朱棣的面前。按着见亲王的礼仪行礼,随后三个人爬起来之后,左边一个脸色黝黑的中年男人说道:“回燕王殿下,下官礼部尚书何其淼,殿下还在京城的时候,下官是工部侍郎,与殿下没有什么交集,故而殿下不认得下官。”
  
  另外一名官员接着说道:“卑职是兵部侍郎冯渊,之前是宫里的城卫将军。原兵部尚书齐泰连同两位侍郎已经被陛下捉拿归案,陛下提携卑职做了兵部侍郎。现在兵部尚书空缺,只好卑职这个侍郎陪同何尚书和郑大人一起前来拜见燕王殿下……”
  
  六部当中,朱棣确实与工部没有什么交情,而且宫中的禁卫武官不允许与藩王有所勾连。
  
  故而这两个人燕王之前都没有什么印象。
  
  听了他们自己自报了家门之后,朱棣这次点了点头,说道:“难怪本王对两位大人没有什么印象,原来两位大人一位来自工部,一位是从禁军当中提拔起来的。这次陛下派了两位大人前来,是要和本王说划江而治的事情吗?”
  
  那位礼部尚书何其淼首先开口说道:“是,我等二人正是受了陛下的委派,前来和燕王殿下商议划江而治的事宜。不过殿下还没有迎接圣旨,我们就这样先说了的话,未免有些对陛下不敬了吧?”
  
  到底还是来给本王找毛病了……燕王心中冷笑了一声,不过他毕竟还是打着清君侧的旗号来的,之前在北平的时候见到圣旨还要装模作样的焚香沐浴一下。现在已经到了京城脚下,这个时候如果不尊圣旨,传出去被其他的藩王知道,或许就是给了他们出兵勤王的借口了。
  
  不过现在燕王占着上风,自己出去迎接圣旨,又担心兵士见到会影响军心。当下朱棣推说自己在郑村坝大战的时候受了伤,现在伤势未愈行动不便,让留在身边的四子朱高爔代替自己,跟着他们三个人出门迎接圣旨。
  
  看着自己十一二岁的小儿子跟着他们三个人走出了中堂,朱棣轻轻的皱了皱眉头,他心里隐隐的感觉哪里有不妥的地方。不过却又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在一阵礼乐声当中,就见自己的小儿子朱高爔手里捧着圣旨,和郑军以及两位官员的陪同之下回到了中堂。就在何其淼要朱高爔打开圣旨的时候,百无求突然站了起来。这个黑大个子三步两步走到了燕王的身边,说道:“姓郑的,刚刚你向老子使眼色是什么意思?这圣旨里面还提到了老子吗?是不是你们家小皇帝看老子有治国之才,准备封老子一个江南王什么?不是老子拍他马屁,还是你们家小皇帝会疼人……”
  
  说到郑军向百无求使眼色的时候,陪同他一起前来的两位大臣脸色同时一变。刚刚他一直防着郑干户向燕王私通消息,想不到郑军竟然暗中向百无求使眼色……这时候燕王瞬间明白了过来,身子向后一倒,连人带椅子倒在了后面。随后他在护卫的搀扶之下爬了起来,冲着面前两个朝中大员说道:“他们俩是假的!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