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章 郑和

第二百章 郑和

  说完之后,姚广孝已经转身走出了中堂,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和尚的背影,说道:“广孝,多久没出海去见大方师了?不打算去看看咱们那位曾经的师尊吗?”

  归不归这句话说完,姚广孝停下了脚步。和尚回头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说道:“广孝不再是方士,也已经恢复了本姓,再见大方师能说什么?多谢归师兄的好意了,事已至此就算是大方师也阻止不了……”

  说完之后,姚广孝再次带着灌无名转头离开了中堂。燕王朱棣嘴巴动了动,想要留住这一对师徒的。不过想到他们俩回来还要对自己指手画脚,当下殿下索性闭上了嘴巴,看着姚广孝带着灌无名离开了这座临时的王府。

  客气了几句之后,燕王笑着对吴勉、归不归说道:“昨晚本王原要宴请几位仙长的,可是被拖……那个丫头搅了。今天说什么也要请几位仙长喝一杯水酒的。本王已经请了扬州城有名的的厨子,几位仙长也尝尝他们的手艺。”

  “那真是托了燕王殿下的福了”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又看了一眼自己身边左右的吴勉和百无求,心里想着借燕王的酒,或许能化解开百无求心里的疙瘩。

  陪着燕王闲聊了半晌之后,一个年纪轻轻的太监从后堂的方向走了出来。对着朱棣行礼之后,说道:“厨下已经都准备好了,请殿下和几位仙长前往后堂入席……”

  听了太监的话之后,朱棣点了点头,随后笑吟吟的对着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说道:“走,本王陪几位仙长去尝尝扬州厨子的手艺。有机会的话几位仙长也去北平看看,也尝尝我们北平的菜肴。”

  朱棣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的眼神却停留在了传话太监的身上。这太监的相貌和中原汉人微有不同,他的眼窝深陷眼珠隐隐泛着蓝光,鼻子和下巴都要比一般人要高出一块来。看着似乎有些波斯、色目人的血统。

  他嘿嘿一笑之后,看着这年轻太监对着燕王说道:“听说郑村坝一战当中,殿下身后的太监很是露脸。还被殿下赐了个郑和的名字。这位想必就是那位郑和公公了吧?想不到郑和公公竟然是个色目人。”

  听到归不归说到了身边的太监,当下燕王回头看着他笑了一下,说道:“老仙长好眼力,这是本王当年跟随傅友德、沐英两位将军攻打云南之时抓获的色目人俘虏。看着孩子做事还算勤快,便留在身边做了太监。郑和,你的大名都传到仙长的耳朵里了,还不拜谢几位仙长吗?”

  听了朱棣的话之后,郑和马上跪在了吴勉、归不归的面前,行礼说道:“宦官郑和见过几位仙长,郑和不过是殿下身前一个下人,想不到贱名还传到几位仙长的耳中,扰了仙长的耳根清静,郑和惶恐至极……”

  “会说话……”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站起身来和吴勉一起带着两只妖物,跟随着燕王一起向着后堂的方向走去。这时候看到了原本守在门口的萧攘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后堂,这时候归不归才明白刚才是自己误会了,这个人也算是燕王驾前的近人了。起码能进入到后堂的人,都是燕王身边的亲近之人。之前陪同的北平官员就没有进到后堂相陪的资格……

  此时,一些冷点和卤肉之类的凉食已经摆在了桌子上。分宾主落座之后,郑和又开始忙乎着往来厨下,指挥着下人将一道一道精美的扬州美食端到了众人的面前。随后他又开始一道一道介绍这些菜肴的来历,明明是个守在北平的色目人,却好像是个地地道道的扬州人一样。

  只是众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是,趁着这些人低头品尝美食的时候,郑和与对面的萧攘有过几次眼神的交流。他们俩连燕王都有所避讳,似乎有什么事情是朱棣都不知道的。只不过两个人的目光传递还是没有逃过归不归的眼睛,老家伙辟谷不吃饮食,正好看到了他们两个人的眼神交流。

  “可惜大术士席应真老先生不在,这几道菜肴都是他老人家喜欢的口味。”起身敬了杯酒之后,朱棣继续笑呵呵看了小任叁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他老人家曾数次提到过任叁仙长,还特意交代了本王,遇到小仙长的话,一定好好招待不可以得罪。得罪了小仙长,那就是得罪了他老人家……”

  话说到这里的时候,燕王回头对着郑和说道:“菜肴不错,可惜这酒有点寡淡了……你去把那坛北宋的女儿红拿出来,那样的美酒当然只有这几位仙长才配饮用……”

  看着郑和离开之后,朱棣继续说道:“这时当年本王率军攻打元大都,也就是现在的北平之时,从蒙古人皇宫里面得到的美酒。上面标记着是从南宋人那里抢过来的,还是北宋真宗的时候,埋在地下的美酒……”

  说话的时候,郑和已经指挥着两个小太监抱进来了一大坛的美酒。当着在场所有人、妖的面,郑和打碎了坛口的封泥。小心翼翼的清理干净之后,用酒具在当中舀出了清澈的琥珀色美酒。随后,整个后堂饭厅当中顿时都弥漫着一股女儿红的清香。

  郑和按着在场的人数,倒满了八个酒壶。随后由其他的太监服侍着燕王、吴勉、归不归等人品尝美酒。就算是品尝过无数美酒的小任叁喝了一杯陈年女儿红之后,也赞不绝口。小家伙喝到高兴之处便开始自己给自己灌酒,不多时,一斤的酒壶已经换了四五个了。

  “老人家我是辟谷的,不能糟蹋这么好的东西,人参你即喜欢喝,那就多喝一点。”看着小任叁喝着高兴,归不归便让身后的小太监将他的酒壶送到那个人参娃娃的身边。

  “老家伙你又开始有偏有向了……凭什么你不喝的酒就要给任老三,就不能想着老子我吗?怎么天下所有的好东西老子都要让出去吗?老子的媳妇眼看着就要管它叫奶奶了,现在这么一壶酒都不给老子吗!”这时候,还没等小太监将酒壶送过去,百无求突然站起来将酒壶抢到了手里。

  此时百无求已经喝的两眼通红,之前这个黑大个子已经喝了不少的酒水。郑和将女儿红端过来之后,他又喝了不少。刚才借着酒劲一个劲的盯着归不归身边另外一侧的吴勉,而白发男人好像没有看到他一样。慢悠悠的吃着菜肴,品着几百年的美酒。

  刚才听到归不归要将他自己的酒壶送到任叁那里,联想到本来属于自己的媳妇,却看上了自己的小爷叔。百无求心里这股火再也按耐不住,它跳起来直接抢了归不归送出去的那壶酒。

  二愣子这句醉话一出口,朱棣顿时明白过来了什么。他马上将目光转到了吴勉的身上,想着如果这个白发男人成了自己的女婿,那还谈什么划江而治?直接一统天下了,那个时候什么波斯、天竺的都要纳入大明的版图之下。有了这样神仙一般的女婿,还有什么办不到的事情。

  这时候,昨晚拖金儿为什么会大闹一番也能说清楚了。朱棣这才设身处地的替自己女儿想了想,如果自己是拖金儿的话,有了吴勉这个小白脸,也看不上那个五大三粗的百无求。想到这里,燕王心里暗叫了一声:和尚误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