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剑拔弩张

第一百九十八章 剑拔弩张

  用完了早饭之后,在这位姚广孝弟子的引领之下,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和赵真元到了隔壁的临时王府。此时,姚广孝带着灌无名就等候在门口。见到了他们几个出来之后,和尚便笑吟吟的迎了上去。
  
  寒暄了几句之后,改由姚广孝师徒带着吴勉、归不归他们进了王府,刚刚在馆驿当中相陪的萧攘连进到临时王府的资格都没有。
  
  “和尚,你真是会收弟子。刚才那个萧攘吓到老人家我了,他和当年在方士一门那时的你一模一样。”归不归说话的时候,有意无意的看了站在姚广孝身后的灌无名一眼。见到了他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那形式作风简直就是当年的你了,要不然的话让他剃了头做和尚,你也开宗立派,让他做你的开山门大弟子……”
  
  “归师兄玩笑了,就算和尚真的开了山门,大弟子也轮不到他。”姚广孝笑了一下之后,回头看了灌无名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和尚我的大弟子是无名这孩子,也是他时运不济,如果当年无名投在广仁大方师门下的话,那就方士一门最后一任大方师就没有火山什么事了。”
  
  “师尊您玩笑了,无名是您的弟子,又怎么可能去投在广仁大方师的门下?”灌无名轻轻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萧攘师弟才智机敏,有朝一日也能广大师尊的门帷……”
  
  “还是你们爷俩的关系好,怎么看都不像前一阵闹着要分家的样子了。”这时候,小任叁咯咯一笑,说了一句之后,对着一路上都没说话皱眉苦脸的百无求说道:“大侄子你怎么没话了?
  
  往常这样的时候你的话最多,现在怎么哑巴了?”
  
  百无求看了小任叁一眼,说了一句:“老子说不说话,要任老三你管?他们爷俩就算打起来谁打死谁,和老子又有什么关系?没事逛你的窑子去,别和老子说话……”
  
  小任叁原本想着自己开个头,然后百无求冲上来骂街的。之前它们俩一直这么配合多少次了,想不到今天百无求竟然冲着自己来了。小家伙愣了一下之后,刚刚想要还嘴,却被一旁的归不归拉开。老家伙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看老人家我的面子了,别惹这个傻小子……”
  
  姚广孝、灌无名师徒俩见到之后,两个人脸上都露出一丝耐人琢磨的笑意。这时候,几个人已经来到了中堂附近,燕王朱棣站在房门口,见到了他们这些人、妖之后,笑着迎了上来:“刚才本王还说去门口迎迎几位仙长的,不巧军中来了急报。本王处理军务要紧有所慢待,还请几位仙长能多多包涵。”
  
  “殿下客气了,我们几个不过是闲散的修士,怎么敢当燕王殿下出门相迎。”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和燕王又客气了几句随后第一个进了中堂。原本吴勉应该第二个走进去,可是就在他要迈腿走进去的时候,白发男人身后的百无求突然向前窜了一步,抢身在吴勉之前仰着头进了中堂。
  
  按着吴勉之前的脾气,这时候他已经召唤雷电了。不过这次白发男人只是看了百无求的背影一眼,随后也和小任叁一起走了进去,郑军和赵真元最后跟了进去。朱棣不知道昨晚的事情,他有些疑惑的看了姚广孝一眼,想要从这和尚的眼神当中知道答案。不过姚广孝只是轻轻的笑了一下,并没有给出燕王他想要知道的东西。
  
  分宾主落座之后,燕王命人端来水果、茶点,随后这才说道:“昨晚本王应该设宴招待几位仙长的,无奈拖金儿那个丫头闹了一下。让几位仙长看了笑话……等找到那个丫头之后,本王一定要重重的责罚她!能许配给百无求仙长,那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这个生在福中不知福的东西……百无求仙长,你这是怎么了……”
  
  燕王说到一半的时候,就见坐在归不归身边的黑大个子突然咧嘴哭了起来。百无求曾经做过妖王的事情,在朱棣这里不算什么新闻。也知道它火爆的脾气,可是现在怎么说哭就哭起来了?难不成拖金儿那丫头真让这前任妖王走了心?不能吧?这黑大个子以前也是做过妖王的,后宫妖妃怎么也有十个八个的,怎么就为了一个拖金儿就能变成这副样子?
  
  “殿下,这傻小子早上被老人家我训斥了几句,还没回过劲儿来。”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孩子生性豪爽,喜怒哀乐从来不藏着掖着。有什么不痛快的一定要哭出来才行。好了……哭两下得了,老人家我以后多顺着你点,不在对你打骂了。”
  
  哭了几声之后,百无求用袖子抹了眼泪,顺手又醒了醒鼻涕,这才说道:“老子哭两句怎么了?看老子现在倒了行市,不做妖王了。你们都可以欺负老子了是吗?”
  
  归不归苦笑了一声,“老人家我今天就不应该带你过来……昨晚偷着喝酒了吧?怎么青天白日的就开始耍酒疯……好了,百无求你不要再说话了。如果你再这样无理耍闹的话,那你还是回馆驿等着老人家我办完正事回去责罚与你。”
  
  归不归几乎从来不直呼百无求的名字,现在听老家伙说话的语气也跟着沉了下去,黑大个子心里多少有些担心。当心它闭上了嘴巴,不过看着中堂大门口,想到了昨晚和拖金儿在哪里擦肩而过的时候,百无求闭上了嘴巴,还是在“吧哒吧哒……”的掉起来了眼泪。
  
  不管怎么样,这也算是闭上了嘴。朱棣这才尴尬的笑了一下,随后将昨晚郑军交到自己手上的信函拿了出来,放在了面前的桌子上之后,板起来了面孔指对着郑军说道:“郑千户……这是昨晚你交给本王的圣旨,本王已经拜读了。不过上面的一些话本王并不认同,回帖已经给了你,劳你拿回去呈给陛下。”
  
  说完这几句话之后,朱棣顿了一下,随后他继续说道:“那现在我们再说说议和的事情……当初的靖难檄文上本王说的很清楚了,这次并非藩王造反作乱。只是看到陛下身边有奸佞小人,他们掌控陛下的一言一行,将陛下好像傀儡一样的掌控在自己的手里。这样的奸佞小人不出,日后我大明早晚也要亡于这样的奸佞手上……檄文当中指出的齐泰、黄子澄二人为奸佞之首,请陛下早日诛杀此二人。为什么陛下非但没杀,反而将他们二人明降暗升送到外地去筹措兵源去了?陛下真的以为本王什么都不知道了吗?”
  
  燕王的话刚刚说出来,郑军马上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对着朱棣行礼之后,他开口说道:“殿下乃是一地藩王,在檄文当中用如此口气与陛下说话合适吗?还是为臣子之道吗?齐、黄二人杀与不杀,都在陛下的圣躬独裁之下。就算他们二人犯下了什么十恶不赦,也应该由陛下专断吧?”
  
  “说得好……”燕王眯缝着眼睛看向面前这个锦衣卫千户,当初自己去京城为太袓皇帝奔丧的时候,便和他是老对头。如果这次不是吴勉、归不归一同前来的话,刚刚进了扬州城的时候,变一刀了结这个人了……眼看着两个人剑拔弩张的时候,归不归突然嘿嘿一笑,插了句话说道:“郑千户,现在这样说这些话也没用了。你还是把陛下的底牌说出来。成与不成都在燕王的一念之间,不管结果如何我们也要回去交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