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密谈

第一百九十七章 密谈

  拖金儿忍着百无求把话说完,随后对着黑大个子身后的归不归说道:“你是怎么和它说的?还是你压根就没说?”

  “说了……”见到正主到了,归不归心里明白西洋镜要穿帮了。老家伙有些纠结的看了面前的一对妖物之后,继续说道:“话没说的那么全……”

  “那就是没说……”拖金儿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回头又看了一眼东方蒙蒙亮的天色。知道现在是不可能找到吴勉了,当下索性要把事情说清楚,也好让百无求死心。当下,半妖冲着归不归摆了摆手,说道:“归不归你先出去一下,姑娘我有话要和你儿子说……既然你说不出口,那么姑娘亲口来说。”

  如果话从这个半妖嘴里说出来,百无求或许会能接受一点。当下归不归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随后对着半妖说道:“有什么话你悠着点说……别看它五大三粗的,其实这孩子心软的很……”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磨磨蹭蹭的走出了房门。百无求一头雾水的看着半妖,傻笑了一声之后,说道:“什么事情这么兴师动众的?它爸爸要老子倒插门?那可不行啊……老子是做过一任妖王的,老子要脸,倒插门这件事可不行。”

  “你想多了……”看到了归不归走出了寝室之后,女妖反手将房门关上。老家伙想要趴在门上听它们再说什么,不过房子里面被自己下手噤了声。想要解除禁止要进到房子里面才能做的到,当下心中忐忑不安的老家伙在寝室门前来回踱步。担心女妖那句话没有说好,那个傻小子一时想不开再寻了短见……

  “老不死的……”就在归不归心里焦急的时候,他的脚下钻出来一个小脑袋瓜来,小任叁笑嘻嘻的对着他说道:“我们人参都看见了,拖金儿那个小娘们儿在馆驿里面来回乱窜。你叔叔嫌它烦刚刚使了幻术,面对面这个小娘们儿都看不见他……是不是它知道吴勉那里没戏了,它又回来吃回头草了?”

  “人参你不要胡说八道。”归不归看了脚下的小任叁一眼之后,蹲在地上对着小家伙说道:“一会要是打起来了,人参你拉着拖金儿,老人家我去拉……”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自己寝室的房门打开,随后若无其事的拖金儿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到半妖出现之后,归不归马上站了起来,探头探脑的向着寝室里面看过去,见到里面还是刚才那样子,没有什么打斗的痕迹,更加没有见血。百无求坐在床榻上背对着自己,看不清它脸上的表情,老家伙这才算松了口气,向着已经走到自己身边的拖金儿说道:“你都和这个傻小子说什么了?”

  “该说什么就说什么。”拖金儿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继续说道:“看到了他之后,替姑娘我带个话……我会找到他的,我为了他和家里决裂,总要有个交代……”说完之后,看到天色越来越亮,拖金儿也没有心思继续留在这里,当着归不归和小任叁的面施展了遁法离开了这里。

  这个时候,归不归也没有心思理会拖金儿的下落,他直冲冲的回到了房间之后,看到百无求好像变了个人一样。它直勾勾的看着对面,嘴里自言自语的嘀咕着什么。

  归不归竖起来耳朵,仔细听着二愣子的话。听了半晌之后才听明白,百无求嘴里翻来覆去再嘀咕这几句话:“它没看上老子……它要做老子的奶奶。老子哪点比不上那个小白脸……它怎么就瞎了眼选了那个小白脸。它不给老子做媳妇,还要做老子的奶奶……它没看上老子……它要做老子的奶奶……”

  “傻小子,一个女妖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归不归走进了百无求身边之后,继续说道:“它那是没有眼光……那个小白脸那里能比得上傻小子你。回去之后让人参陪你去娼馆里面转转……”

  此时天光已经大亮,馆驿当中的仆人们陆陆续续的起来,为昨晚住进来的这些贵客们准备早餐。还有燕王那边的人等候在客厅当中,等着他们这几个人、妖吃完了早饭之后,便要带着他们去见燕王。正式开始今天议和的过程。

  昨晚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几乎都没有睡着,此刻白发男人也带着赵真元从他的寝室当中走了出来。看到了自己的小爷叔之后,百无求再没有往日的热情。马上将目光转到了另外一边,故意不去看这个白发男人。

  这时,馆驿的驿丞到了他们几个人、妖的身边,亲自带着他们去了客厅。一边享用早餐,一边去见燕王派来的官员。

  “几位仙长用完早饭之后,便要去见燕王殿下了。有关议和的的事宜,殿下要亲自和几位仙长商量。”燕王派来的官员是文官,他看了一眼最后一个进来的郑军之后,继续陪着笑脸说道:“千户大人,昨晚燕王殿下已经看了陛下的亲笔信,这是燕王殿下给陛下的回文。还请千户大人回程的时候,亲手交给陛下。”

  “现在就给回文?这是不是早了一点?”郑军愣了一下,回文什么的不是应该临走的时候再给吗?朱棣现在就给自己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还打算不见自己,有什么要直接对这几位神仙一般的人物去说?

  “这回文是殿下亲笔所写,上面是殿下与陛下的叔侄二人的私房话。殿下让千户大人收好,以免回程的时候遗失。”说到这里的时候,官员微微一笑。看了一眼这几个人、妖之后,继续说道:“姚广孝大师让我转告一下千户大人,昨晚的事情下不为例,如果大人还要不死心的话,那大师也只能效仿大人。千户大人在这里做的事情,他老人家也要在北平城再做一次……”

  郑军本来没有什么胃口,官员说话的时候,他端起来一碗热汤正要喝。听了官员的话之后,这位千户大人迟愣了一下,随后将汤碗放在了桌子上。对着官员说道:“难怪郑某看阁下这么眼熟……阁下就是姚广孝大师收下的弟子萧攘吧?不知道阁下刚才那句话是广孝大师说的,还是燕王殿下亲口所说?”

  这官员正是姚广孝在朱棣身边收下的弟子之一,他冲着郑军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大人好眼力,下官正是姚广孝大师的亲传弟子萧攘。有关昨晚的事情,燕王殿下并不知道。还请大人稍后见到殿下的时候,谨言慎行……”

  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勉、归不归对了一下眼神。老家伙看了一眼这位叫做萧攘的官员之后,嘿嘿一笑,说道:“说起来姚广孝这和尚了,正好老人家我还有点事情要问问大人。广孝和尚有位师尊叫做席应真的,不知道那位老人家到了没有?”

  “大修士您问大术士席应真啊,算起来他老人家应该算是我的师祖了。”萧攘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前些日子他老人家还在燕王身边的,不过这几天一直没有见到大术士了。听着好像是燕王派了他老人家什么事情,不过说回来就会回来,说不定您几位去和殿下商量议和之事的时候,老人家已经到了。”

  小任叁咯咯一笑之后,说道:“老头儿不在啊,昨晚我们人参还以为是老头故意躲着。他没躲着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