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九十五章 行刺

第一百九十五章 行刺

  吴勉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小孩子之后,继续说道:“你来的不是时候,我刚刚关了门墙,不收弟子了……”
  
  听了吴勉的话,百无求当场就瞪起了眼睛,看着吴勉说道:“小爷叔,你刚刚关了门墙?老子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开过门墙?”
  
  “门墙是我的,我什么时候开关是不是还要请示你一下?”吴勉用它特有的眼神看了一眼面前的百无求之后,指着身边的归不归对着孩子赵真元说道:“你拜错了师门,这个老家伙是正宗的方士,你拜他门下才是正统。”
  
  “老爷爷的年纪大了,他收了我做弟子没几年就走了,那我不是连师父都没有了吗?”说话的时候,赵真元想起来自己死去的父母,眼泪又止不住的流淌了下来。擦了一把眼泪之后,他直接跪在了吴勉的面前,一边磕头一边说道:“我拜在师父的门下,也不要您老人家教授我什么本事。您就把我当成儿子,我把您当成父亲。我知道家里还有个老人就知足了……”
  
  这两句话说完,百无求和小任叁两只妖物的眼睛一红。它们俩帮着这孩子劝说着吴勉。
  
  “小爷叔,实在不行你就收他当个儿子。反正女儿有了,现在多了一个儿子就是女儿双全了。老子都羡慕你……”
  
  “这次我们人参要站在大侄子这边了,这孩子看着真心不错,要不是我们人参看着和他差不多。我们人参都想收这么一个徒弟,这么好的徒弟不是在哪都能遇到的,以后想要再找这样的弟子,只能做梦了……”
  
  就连归不归也一起劝说了几句,老家伙也打心里喜欢这个孩子。原本想着吴勉要是不收的话自己就要了,没有想到赵真元嫌弃自己的年纪大,归不归又不好说破,当下只能劝着吴勉收下这个弟子。
  
  不过不管怎么说,吴勉都打定了心思不收弟子和干儿子。看着赵真元刚刚失去了母亲,想要拜个师父又不得意。小孩子委屈的低下了头,吧嗒吧嗒的掉着眼泪。最后还是刚刚被雷劈过的和尚姚广孝说了话:“和尚我来出个主意,既然吴勉先生现在还没有收徒的打算,那么真元你愿不愿做个小廝鞍前马后服侍?如果哪一天他有了收徒的心思,你便是吴勉先生的大弟子了。如何?”
  
  赵真元听了之后,急忙用力的点了点头,随后对着身边的人和吴勉说道:“我愿意在师父身边做个小廝,只要我能留在他老人家的身边,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吴勉原本还不想要接受,后来看着这孩子实在是可怜。而且百无求和小任叁那两只妖物已经脸红脖子粗了,恐怕自己再坚持的话这俩妖物就先要翻脸。最后白发男人也不说话,默认了收下赵真元这个小廝。
  
  虽然没有做弟子,不过能做个小廝陪伴在吴勉身边也好,起码知道世上还有自己亲人一样的人。让刚刚失去双亲的赵真元稍稍有点缓解了一点对父母的思念之苦。
  
  这么折腾了一番之后已经到了深夜,当下燕王下令将众人送到了馆驿当中。明天早饭之后在正式开始商量议和的事情,刚刚和自己的半妖女儿决裂,朱棣的心情不好没有去亲自相送。只是请了和尚姚广孝代替自己去了相送。
  
  之前明明怎么看自己的半妖女儿都不顺眼的,为什么这一闹翻了,朱棣的心里却放不下。
  
  吴勉和归不归他们离开之后,燕王又下了密令去查找拖金儿的下落。
  
  虽然刚刚被吴勉用电弧劈了一下,姚广孝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尴尬之色。他亲自带着这些人、妖来到了馆驿,馆驿就在知州衙门隔壁,几步便到了馆驿当中。让人服侍他们住下之后,和归不归客气了几句之后这才退出了馆驿,回到燕王府中找朱棣商议明天的事情。
  
  做了吴勉身边的小廝之后,赵真元便守在这个白发男人的身边。原本分给了他一间寝室的,却被这个小孩子拒绝。他只要在吴勉的寝室门后加一张床即刻,一旦半夜白发男人有个起夜、翻身这样的事情,他也好过去侍候。当年家中养着小廝就是这样服侍主人的。吴勉虽然不喜,不过也留着这个小孩子住在了自己的寝室当中。
  
  众人都住进了寝室之后,过了差不多一个时辰,其中一间寝室的大门开了一道缝隙,随后一个黑衣人从缝隙当中钻了出来。趁着夜色他跳上了房顶,随后悄无声息的顺着房顶到了墙头,只要从这里跳下去,对面就是燕王居住的知州衙门。
  
  眼看着黑衣人就要跳下去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老人家我就知道千户大人你跟着来还有别的打算,不过战局真的坏到如此地步了吗?需要你这个皇帝的近身侍卫来行刺燕王?这个不是皇帝的意思吧?”
  
  黑衣人正是那位锦衣卫的千户郑军,冷不丁听到了归不归的声音,吓得他差点从房上摔落下来。当下郑军一回头,便看到了笑眯眯的老家伙站在自己的身后。
  
  郑军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低声说道:“今晚这事与陛下无关,都是郑军自己临时起意。仙长你一路过来亲眼所见,我军无论从数量和战力来说都不是燕军的对手。如果我再不做点什么的话,胜负已定,那便无可挽回了……”
  
  “你确定能你自己刺杀的了燕王?”归不归笑咪咪的看着郑军,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小心这样一来再给燕王带来口实,原本他只是要清君侧的。现在皇帝的贴身侍卫趁着议和的档口暗中行刺他,这样一来的话君不贤的罪名便有了,他再说造反的话也没有问题了。”
  
  “朱棣现在不就是在造反吗?”郑军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他现在哪里还有一点做臣子的样子?我今晚不管会不会刺杀燕王,他都会铁了心的造反。如果今夜燕王暴毙,他的两位世子必定争权,到时候燕军乱成一团,或许陛下还有反败为胜的可能。”
  
  看了一眼已经铁下心来行刺燕王的郑军,归不归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他再次说道:“说实话吧……千户大人,你真的是想单人匹马的行刺燕王呢?还是打算借着这个由头将我们几个一起拖下水?我们都是一起来的,你行刺燕王的话我们几个自然脱不了干系……”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顿了一下,老家伙似笑非笑看了一眼眼神有些慌乱的郑军,随后继续说道:“或许你根本就不是想要刺杀燕王殿下的,只是想要被他的护卫抓住,然后装作受刑不过,将刺杀的罪名都推到我们几个的头上。到时候逼得我们和朱棣翻脸,想要凭着我们几个术法,杀死这位燕王殿下的,是不是?”
  
  这两句话说出来,郑军一言不发低下了头。
  
  原本这次议和的队伍当中没有他的,还是郑军自己向皇帝请示调了过来。本来他只是想要探查一下燕军的兵力部署,不过亲眼见到了两军实力悬殊的差距之后,郑军自己改了主意。要借着吴勉、归不归的手去行刺燕王,就算自己在燕军大营粉身碎骨也要拉着朱棣一起。
  
  现在听到归不归说破了他的心思,郑军便低头不再言语。他心里明白这个老家伙已经不可能让他越过这面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