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孝子

第一百九十四章 孝子

  刚才百无求、小任叁带着赵真元前往妓院去赎买(硬抢)他母亲,刚刚带着人走到妓院附近的时候,便听到一个妇人的惨叫声,小赵真元听出来这是自己娘亲的声音,便不顾一切的向着妓院的方向跑了过去。

  结果还是慢了一步,他们几个已经看到妓院了,就见一个人影从二楼跳了下来。百无求原本还想去救的,可惜二愣子还是慢了一步,它瞬移到了妓院楼下的时候,人影已经摔在了地上。

  赵真元赶过来的时候,见到从妓院楼上跳下来的人影正是自己的母亲。女人抱着必死的决心,脑袋摔在了地上当时便殒命。看到亲生母亲死在了自己的面前,小孩子大叫了一声,当场昏死了过去。

  老子是来救人的,可不是来见死人的。百无求见到了女人死掉之后,当下心中大怒,直接冲到了妓院当中,不管男男女女凡是见到的都打了一顿。可能是刚刚见过拖金儿的缘故,二愣子对里面的妓女手下留情,随随便便一个小嘴巴完事。不过对里面乌龟、茶壶和妓院老板就没有那么好脾气了,只要是男人几乎都被它打断了手脚,随后一个一个的拖到了楼下的死尸旁边。

  这时燕王派来护卫的官兵将这些人都控制了起来,询问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这个女人会跳楼而亡。这些当兵的都知道百无求、小任叁是燕王的贵客,而且妓院逼死人命不管什么时候都让人极其厌恶。当下他们对这些断了手脚的人用刑,没有几鞭子便问出了实话。

  原本早上和尚带着小孩子走后,妓院老板也没打算让赵真元的娘接客。这倒不是他良心发现,而是燕军不久之后说是要接待贵客直接封了城。想要出门的百姓必须有当地的地保带着去见巡城的官兵,说明来意之后领取路引才可以出门办事。如果发现办事于路引所示不同,便以南军细作当场杀头。

  而妓院的常客也不会因为嫖院特地去开一张路引,结果一直到现在,妓院一个客人都没有上门。

  生意萧条,妓院的老板便借酒消愁,喝多了几杯酒之后突然想起来自己院子里还有一个当年扬州城有名的赵家大奶奶。她现在只有二十多岁,少妇的风韵正浓。白白养着有点可惜了,早上那个和尚的话也不能作数,他一个穷和尚那来的十两黄金……

  当下妓院老板借着酒兴打算去轻薄赵家大奶奶,反正早晚都是要接客的人,今晚就当是提前下海了。都是生过孩子的人了,这个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妓院老板还是想错了,当他醉醺醺的跑到楼上想要非礼赵家大奶奶的时候,女人竟然豁出性命的抵抗。只是二人的力量相差过于悬殊,赵家大奶奶挨了一顿毒打。眼看就要被妓院老板得手的时候,女人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推开了妓院老板,随后纵身从楼上跳下而亡。

  这时候,晕倒的赵真元正好被小任叁唤醒,听到了自己母亲惨死的经过之后又嚎啕大哭起来。哭了一阵子之后,这个不到十岁的孩子竟然趁着蹲在地上查验尸体的官兵不注意,抽出了他腰间的长刀,对着妓院老板的胸膛砍了下去。

  可惜他毕竟是个八九岁的孩子,虽然握刀在手可是力量太小,砍中了妓院老板的胸膛却没有致命的伤害,只是皮肉破损却并没有什么大碍。挨了一刀的妓院老板还条件反射的踹了小孩子一脚,将他踹倒在地……

  “敢还手!谁教你的臭毛病!”看到赵真元被欺负,百无求和小任叁不干了。二愣子一巴掌将妓院老板打翻在地,它一只脚踩在了老板的胸口。对着小任叁说道:“任老三你把赵真元带过来,自己娘的仇要他自己来报!”

  这时,小任叁跑过去将赵真元搀扶了起来,将掉落在地的腰刀捡了起来递给了这个小孩子,说道:“来,今天我们人参给你做主了。当着你娘的面弄死这个王八蛋,就当是给你娘亲报仇了……”

  腰刀被偷走的官兵本来想要拿回自己的兵刃,却被他的长官拦住。燕王殿下已经亲口说过了他们做什么不要阻拦,更何况现在这孩子是在为母报仇。要是阻止了弄不好会惹来燕王殿下的不快,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弄不好事后这个小娃娃还要被当作孝子加以表彰……

  此时赵真元已经停止了啼哭,脸上出现了和他现在年纪不符的凶狠之色。举起来腰刀对着妓院老板的脖子就要下刀,眼看着这一刀下去妓院老板就要命丧当场的时候,却被百无求拦住。

  二愣子伸出两根手指手夹住了刀刃,对着不明白它这是什么意思的赵真元说道:“你这样一下刀他就死了,那有什么意思?别照要害下手,砍他肉厚的地方。那么痛快的死了太便宜他了,咱们活活剁死他……”

  赵真元这才听明白了这个黑大个子的意思,小孩子大叫了一声之后,举起来手里的腰刀对着妓院老板的胸口,大腿和屁股乱砍了下去。随后便听到男人杀猪一样的惨叫,那些杀场当中走出来的官兵看着直皱眉头。这样的杀法在沙场当中也是少见的……

  乱砍了一通之后,刀刃还是砍破了妓院老板的血脉。随后失血过多的男人终于气绝身亡,看到仇人死了之后,赵真元跪在自己母亲的尸体前再次大哭了起来。看到百无求都跟着一阵的心酸,随后二愣子给赵真元出气。让小孩子指认妓院里面欺负过他们娘俩的龟公、大茶壶,然后百无求将他们一一杀死。随后一把火烧了妓院。

  一切处理停当之后,百无求、小任叁这才带着哭哭啼啼的赵真元回到了知州衙门这个临时的燕王王府。

  听完了他们仨的诉说之后,归不归跟着叹了口气,将赵真元拉到了身边,对着他说道:“这事怨老人家我了,要是一进城的话就去救你的娘亲,现在也不会是这个结果。唉……娃娃,老人家我对你不起。这样,你随便说出来一个要求,只要不是要星星、月亮这样的,我老人家都能给你办到。说吧,你想要做什么……”

  此时的赵真元多少好了一点,这一路上他跟着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前来扬州。从他们的言谈举止当中听出来这四个都不是一般的人物,他们当中还要以那个白头发的男人为尊。现在自己的母亲死了,自己后半生便要着落在他们的身上了。

  犹豫了一下之后,赵真元擦了一把眼泪,看着吴勉说道:“我现在父母双亡,后半生无依无靠。想要拜在您老仙长的门下为徒,从此之后将师父您当作父母来孝敬、供养,不知道可不可以……”

  小孩子这句话让在场的众人都没有想到,原本燕王打算收这孩子当个义子,现在听到这个八九岁的小孩子竟然要拜在白发男人门下,朱棣马上拍手说道:“那本王便厚着脸皮做一个引荐之人,难得这样的孝子。日后跟着吴勉仙长修炼术法,一定也有一番经天纬地的功业。”

  百无求也跟着凑热闹,它也跟着点头说道:“小爷叔,老子看这孩子还算是个好孩子,这样的人你不收了做徒弟,什么样的人你要收?差不多就可以了,像老子这样的,你没那个福气。这个赵真元总是没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