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八十八章 信使

第一百八十八章 信使

  听说吴勉、归不归要去燕军大营,百无求便说什么也要跟着去了。而小任参也想去看看大术士席应真,当下原本定好两只妖物看家的,现在看来只能都跟着去了。
  
  等到接近午时的时候,郑军带着皇帝的仪仗到了大门口。让吴勉、归不归想不到的是,这位皇帝身边最贴身的护卫这次竟然和他们几个一起前往燕军大营。只不过郑千户现在脱掉了盔甲,换上了锦衣卫的文官服。
  
  骑马跟在吴勉、归不归的马车旁边。
  
  “千户大人,你跟着我们前往燕军大营,不担心陛下的安危吗?”马车出城二十几里之后,归不归透过车窗对着外面的郑军继续说道:“还是说陛下不放心我们几个,打算让千户大人你来督军?”
  
  郑军在马上欠了欠身之后,说道:“老仙长多虑了,几位是代表陛下前去讲和,正军身为陛下的护卫,也应该一路跟随,确保你们四位的安全。”
  
  “姓杨的你说的反了吧?谁确保谁的安全?”听了郑军的话,百无求马上就不干了,它推开了归不归,打开了车厢门之后,继续对着马背上的郑千户说道:“老子让你两只手,你也不是老子的对手。就你这样的还好意思说你确保我们的安全,呸!这么不要脸的话你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你回来,老子还没骂完,你往哪跑?”
  
  百无求说到一半的时候,郑军已经纵马跑了队伍的前方,索性来了个眼不见心不烦。
  
  看着郑军跑了,百无求还在骂骂咧咧个没完。这个时候,小任参突然咯咯一笑,冲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我们人参怎么觉得这次说和没有那么简单。你说小皇帝不会对我们下了什么套吧?”
  
  “这有什么稀奇的?”归不归嘿嘿一笑,继续说道:“现在这样的形式,小皇帝有什么招数都要试试了。也许哪一招管用,可以扭转危局也说不一定。别说他这个半大小子了,就算是老人家我到了这一步,能想到的办法也都要试试看了……”
  
  小任叁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见到自己八成可能猜中了之后。它有些兴奋的继续说道:“那我们人参就要看看他有什么本事了,不是我们人参乱说。咱们几个已经帮他到了这样的程度,如果还是不行的话,那就只能说老天爷不在他这边。我们人参要是小皇帝的话,就要想想退路了。打不过就跑吗?
  
  做皇帝能活,做平民百姓不是一样活的挺好吗?”
  
  听到了小任参的话,归不归有些意外的看了这个小家伙一眼。正想要说话的时候,突然听到队伍前面传来一阵呵斥的声音:“你们都是哪来的流民?没看到陛下的仪仗吗?还不快快把道路让出来……”
  
  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归不归将头伸出了车外,向着前方看了一眼。就见队伍最前面被数不清的流民包围着,前面的护卫们正在用鞭子驱赶这些流民。不过由于流民的数量太多,见到有车队过来以为是往来京城的客商,都围拢了过来乞要食物。虽然被护卫们用鞭子驱赶,前面的流民想要后退,无奈被后面的同伴一直挤着,挨了几鞭子也没有将道路让出来。
  
  归不归看到这些流民一个一个都是面黄肌瘦,当中大部分人都拖家带口的。看样子是为了逃避兵祸准备迁移到京城的,无奈京城大门紧闭,他们只能聚集在京城周围,等着那一天开城门的时候冲进去,天子脚下谋生混个吃喝应该不成问题。
  
  这些流民大多数都是这个想法,结果聚集在京城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可惜他们还不知道战场的情况,如果知道了不出几天几十万的燕军就要杀到京城的话,恐怕早就做鸟兽散了。
  
  “老爷们行行好,家里的孩子两天没吃饭了……您赏口吃的,您积了大德……”看着车队富丽堂皇的样子,这些流民们都在央求着前面的护卫们能给点吃喝。除了那几个挨了鞭子的人向后躲之外,剩下的人都在一个劲的往前挤。
  
  此时,在队伍最前面的郑军皱了皱眉头,对着身边的护卫们说道:“小心有刺客混在这些流民当中,有胆敢靠近马车的……格杀勿论!”
  
  有了这位锦衣卫千户的话,护卫们纷纷抽出了他们的腰刀,对着到了跟前的流民们喝骂了起来。见到这些官老爷们亮出了兵刃,这些流民们才不甘心的向后撤了下去。
  
  就在队伍继续前行的时候,突然在流民当中站出来一个面黄肌肉的八九岁孩子。这孩子手里拿着一封信函,对着仪仗的方向边走边大声喊道:“你们当中有没有姓吴的、姓归的?我这里有封信是给你们的……有姓吴、归的没有?你们里面有没有乌龟……”
  
  小孩子最后一句惹得流民当中哄堂大笑起来,归不归笑眯眯的打开了车门,对着小孩子的方向喊道:“过来,乌龟就在这里。
  
  小娃娃你把信拿过来……”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郑军已经派了护卫去小孩子那里取信。不过看到了这些护卫们之后,小孩子却向后跑去,他边跑边大声喊道:“这封信值黄金百两……那个和尚说过的,没有黄金百两,谁来也不能把信给他……”
  
  说到黄金百两的时候,周围所有的流民都用火辣辣的眼神盯着小孩子手里的信函。
  
  已经有人开始向着小孩子这边走过来,伸手去抢他手里的信函。小孩子见到之后将信函捂在了怀里,大声的哭喊:“我的信……你们不能抢……这是我的……换了钱我要把我娘从堂子里赎买出来……你们不能抢啊……”
  
  就在这个时候,马车的车厢大门打开,一股黑旋风冲到了小孩子那里。那些伸手去抢夺的流民好像被狂风刮了起来一样,瞬间都飞到了天上。随后又噼里啪啦的掉落在了地上,运气不好的被当场摔死,运气好点的也被摔了一个骨断筋折……“你们这些畜生养的畜生!老子刚才还看你们可怜。还打算给你们点金末子的……呸!
  
  连小孩子的东西都抢,老子是妖都替你们臊的慌!”说话的时候,黑旋风百无求将小孩子扛在了肩头,大步流星的回到了马车前,将还在鸣鸣大哭的小孩子安置在了车上。
  
  看到送信的小孩子到了马车上。郑军的眉头轻轻皱了一下。随后吩咐仪仗继续前行,等到队伍再次开拔之后,这位锦衣卫的千户大人纵马到了车厢身后,竖起来耳朵想要听听里面在说些什么。
  
  这时,小任叁拿出来一个藏在身上的糖果子给了小孩子。原本还在鸣呜大哭的孩子见到之后先是愣了一下,确定了这是给他的果子之后,小孩子一把抢过来了糖果子,三口两口的吃下了肚。
  
  归不归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样子,嘿嘿一笑,说道:“小娃娃,老人家我就姓归,信可以给我了吗?你把信给我,我老人家我给你一百两黄金……”
  
  小孩子没有经历过大事,听了归不归的话,也不说先看一眼黄金,当下怯生生的将紧紧攥在手里的信函拿了出来。这时候才发现信函已经皱皱巴巴不说,因为他太用力还将信函捅出来了个窟窿。当下他吓得再次哭了起来:“怎么这样了……不值钱了……我怎么去赎我娘……”
  
  “信是看的,能看就好,那么整整齐齐的有什么好? ”一直没有说话的吴勉竟然说了他从来没有说话的话。随后白发男人看了归不归一眼,说道:“老家伙,给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