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七十七章 轮回

第一百七十七章 轮回

  此时的归不归和吴勉一样,身上的衣物已经都被大火烧尽。老家伙身上藏着的一些丹药和法器也在大火当中烧毁,现在只能在老鬼物的身上找找看,看看有没有自己能用到的法器了。
  
  虽然独孤狐之前被妖神打成重伤,加上后来又被小任参一把火烧到。好在它将大火熄灭的及时,并没有损坏身上藏着的法器。
  
  归不归很快便在当中找到了三根短小的引魂香来。
  
  “就知道方士出身的魂魄,身上也要带着这样的法器。”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着独孤狐继续说道:“你这是想要聚集地府的手下吧?估计你走了之后,它们也要树倒猢狲散了。现在这个你也用不到了,借老人家我用一下。”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用指甲刮去了引魂香的外皮。随后又用指甲在上面划了一个古怪的符咒,随后老家伙又将这里的禁制统统消除。一切都准备好之后,他才将短香点燃,立在了山洞当中。
  
  老家伙一系列的动作,吴勉看在眼里,却没有阻止的意思。小任叁在一边忍不住对着他说道:“你侄子这是什么意思?不是想要大事化小吧?那我们人参刚才挨的那一下怎么算?老不死的现在你还想做好人吗?”
  
  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小任叁说道:“难得还有人说老人家做好人,这话就要看怎么说……”
  
  老家伙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以短香为中心,出现了一个丈余的黑色光晕。随后那位刚刚被提升大阴司的贾璐从光晕当中钻了出来,露头之后,它便对着归不归说道:“老盟父,正好儿子我也有事要麻烦您老人家,知道我家阎君的下落……”
  
  说到一半的时候,它已经看到了赤身裸体的吴勉和归不归,还有那个一动不动的妖神,以及被斩鲲剑尖抵住咽喉的独孤狐。这一看就是刚刚出了什么大事,当下这位大阴司急忙闭上了嘴巴。
  
  “老人家让你上来的急了,可惜这招引之法传递不了复杂一点的信息。要不然的话你带几件衣服也是好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招手将大阴司叫到了自己的身边,随后指着独孤狐继续说道:“这位独孤老前辈上次你应该听说了,现在麻烦你件事,送他去投胎吧。也不要什么富贵人家,就近找户人家就好,大富大贵也好,穷困潦倒也好都看它的运气了……”
  
  “你不消散了我?”听到了归不归的话,独孤狐有些意外。原本它以为老家伙招来阴司,是想押解自己回到地府,然后用它这个谋逆了阎君的罪魁祸首做交易,来和地府新君结盟。想不到这个老家伙竟然让自己去轮回,而且那个白发男人也没有阻止的意思。
  
  “你们地府打打杀杀惯了,关我们阳间的人什么事?”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对着贾璐说道:“刚才孩子你说地府出事了?
  
  是不是找不到阎君了?你们阎君不是有替身吗?怎么这样也会被发现?”
  
  “事情就是出在那个替身的身上,成事不足的东西……”贾璐骂了一句之后,继续说道:“刚刚那个替身找来了生死薄,给自己下一世投胎的对象添福添寿。一眼便被判官看穿了,假扮阎君已是大罪,现在真阎君又下落不明。这件事已经闹大了,眼看着地府就要再次乱起来……老人家,你真的不知道阎君的下落吗?”
  
  “阎君……”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贾璐说道:“咱们先说点别的,孩子你一个大阴司就知足了吗?咱们要不要再上几步,比方说做个阎君什么的……”
  
  贾璐是个极聪明的鬼物,马上从归不归的话里听出来不同的意思。它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自己的老干爹说道:“老盟父……阎君不在了吗? ”说话的时候,它的目光在独孤狐、妖神和‘百无求’身上轮流转了一圈。
  
  “难怪孩子你能做到大阴司的位置,就是和其他的人不一样。”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了被斩鲲制住的独孤狐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刚刚阎君已经烟消云散了,说起来它做判官的时候,老人家我和它的关系还不错。
  
  不过坐上了阎君的位置,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贾璐主动打断了这个话题,没等归不归说完,它好像没有听到阎君已经烟消云散一样,掏出来自己携带的转生薄。当着吴勉、归不归的面找到了就近的一户马上就要生产的人家。说道:“老人家,妖山之外六十里,一个姓张的人家再过半个时辰要产下一个女胎。您想要它投生男胎的话……”
  
  “女胎就挺好……”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冲着独孤狐做了鬼脸,随后继续对着贾璐说道:“那就麻烦孩子你了,现在就送它去投胎吧。回来之后咱们聊聊下任阎君的事情。”
  
  让归不归没有想到的事,贾璐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开口说道:“老盟父,阎君什么的就算了吧。我没有那么大的造化,接下来地府又要大乱了。我还指望能在您和吴勉爷叔的庇佑之下,过了这一关……”
  
  归不归点了点头,对着贾璐说道:“那也由你,到底是咬金那孩子的把兄弟。当年咬金舍了长生不老,孩子你今天舍了阎君的大位。不说了……你先送独孤前辈去投胎,剩下的话咱们之后再说……”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再次来到了独孤狐的身边,冲着老鬼物嘿嘿一笑之后,说道:“老前辈,你身上还带着术法,就这么走了老人家我不放心贾璐那孩子。既然下辈子要托生女儿身,那慧根什么的也没用了。
  
  得罪了……”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突然伸手探进了老鬼物的身体里,将它的慧根扯断。随后又封印住了独孤狐身上仅剩的那一点点术法,这才安心的将它交到了贾璐的手里。笑了一下之后,说道:“这样就可以了,老前辈下辈子也不要再闹出来这么大的动静了,长大之后找个差不多的人家嫁了,生十个八个孩子,踏踏实实的过一辈子……”
  
  独孤狐虽然慧根被扯断了,那一点点术法也被封住了。不过能去转世轮回,它怎么样也想不到会有这么便宜的下场。刚才自己还惦记着将这里的人、妖、鬼都魂飞魄散的,想不到吴勉、归不归会这么便宜的放过自己。
  
  “怎么说老前辈你也是当年传说当中的方士,把你烟消云散了,估计徐福那个老家伙会来找我们的麻烦。”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贾璐说道:“这里是在妖山,你不能停留太久。带着它上路吧……”
  
  就在大阴司对着吴勉、归不归行礼,准备带着老鬼物离开的时候。从它出现,便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白发男人突然开了口:“等一下,把你身上的衣服留下之后再走……”
  
  贾璐愣了一下,随后看着赤身裸体的吴勉之后,这才明白了他的用意。当下这位大阴司二话不说,脱下了自己大阴司的官抱,亲手送到了白发男人的手上。
  
  这时候归不归笑了一下,对着自己的干儿子说道:“里面的衣服也脱下来吧,我们这边俩人,你一件官抱谁穿谁不穿? 一会再打起来……”
  
  贾璐有些纠结的对着归不归说道:“老盟父,就里面这点衣服了,您总不能让我光屁股去送独孤狐投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