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七十四章 第一杀

第一百七十四章 第一杀

  看到了独孤狐的同时,曹石头转身便向着身后逃去。不过这只人参娃娃还是慢了一步,就在它转身的同时,老鬼物已经一把掐住了曹石头的脖子。盛怒之下独孤狐全然没有了之前的风度,抓着曹石头向着脚下的地面砸了下去。
  
  此时这里已经布下了阵法,就算人参娃娃这样天生遁法的妖物这样砸下去,也只会得一个脑浆迸裂的下场。就在独孤狐将曹石头砸下去的同时,一个小小的人影从独孤狐的裤裆底下窜了过来。在半空中接住了人参娃娃,不过独孤狐的力道太大,虽然已经接住了曹石头,可是它们两个小小的妖物还是被惯性摔倒了地上。
  
  接着曹石头的正是小任参,原本它已经冲到了独孤狐的身后,准备从后面给这个老鬼物一下子的。不过看到自己的同伴出了危险,当下什么都顾不了的,直接穿过了独孤狐的裤裆,在半空当中救下来曹石头。
  
  看到小任参也出现了之后,独孤狐心里的一块石头也算是落了地。如果说这俩人参娃娃距离远,那以它现在的状态还是没有办法的。现在这俩小东西既然已经到了面前,那么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老爷爷,我们人参没骗你吧?说过来就过来了……”说话的时候,小任叁已经爬了起来,拉着曹石头向着甬路的方向慢慢退去,嘴里继续说道:“现在是不是应该把二愣子的魂魄抽出来了?然后老爷爷你带着妖神的身子回到地府去改朝换代。其实我们人参早就看这个阎君不顺眼了,当年它也是判官出身。和我们家老不死的也有交情,它这边刚刚做了地府的皇上,马上就翻脸不认人了……”
  
  “来都来了,别着急走……”说话的时候,独孤狐拍灭了自己身上的火焰。随后从阎君的手里将他的长剑取了下来,对着小任叁继续说道:“老鬼头这就要抽走妖神的魂魄,不过和上次不同,我需要一只妖物的肉身作引。现在这里只剩下你们俩了,看看谁可以献出肉身……”
  
  小任叁原本就是个精明的小妖物,这么多年和归不归混在一起,个头虽然不大,可是心眼却是不小。小家伙晦晦一笑之后,继续边退边对着独孤狐说道:“这么大的事情,原本应该是我们人参义不容辞的。不过老爷爷你也知道,我们人参死在这里的话,怕大术士席应真那个老头儿不干。八成他能下地府找你拼命去……”
  
  说到这里的时候,小任参顿了一下,看了一眼身边的曹石头一眼之后,奶声奶气的继续说道:“老曹也不合适,之前我们家席应真老头儿还说看它顺眼,准备再收个干儿子的。这样,不就是需要个妖物献祭吗?人世间妖物是个稀罕物,可这里是妖山啊,出去之后漫山遍野都是妖物。老爷爷你等一会,我们家现在就去抓仨俩的妖物回来,怎么吃就看你的口味了……”
  
  小任叁的话还没有说完,它和曹石头突然分开,从两个方向向着甬路路口的位置冲了过去。独孤狐好像算好了它们俩会有这个动作似的,在两只人参娃娃向着甬路口跑过去的同时,独孤狐突然对着甬路上方的墙顶挥了挥手臂,随着一阵巨响,甬路上方的墙顶整个轰塌了下来,将这条唯一可以出去的路掩埋了起来。
  
  两只人参娃娃已经到了甬路口,见到道路坍塌之后,只能退了回来。小任叁这时候脸上也没有什么好脸色了,对着独孤狐说道:“老梆子你这是什么意思?以为在妖山弄死我们,大术士席应真就不会知道了吗?有本事你今天就让我们人参魂飞魄散……”
  
  “今天你们大家都要在这里魂飞魄散,不止只有你们两个人参娃娃。”说话的时候,独孤狐回头看了那几个一动不动的人、妖、鬼一眼。长长的出了口气之后,老鬼物继续说道:“原本今天数次我都以为败局已定了,想不到老天爷还是眷顾我这个老鬼头的。这样几次死里逃生,最后还是让我翻盘了……既然上天有如此的美意,我自然不能辜负。
  
  这是第一个……”
  
  说话的时候,独孤狐手握长剑回身将阎君的头颅砍了下来。随后老鬼物将阎君的人头捡了起来,对着头颅打出来一个火球。人头瞬间着起了大火,等到这个首级完全燃烧起来之后,老鬼物将人头重新按回到了阎君的脖子上。随即整个阎君的身体都烧了起来,片刻之后便烧的干干净净,连点渣子都没有留下来……“当初我求过你的,这么多年求了一百二十六次。我给了你一百二十六次机会……”
  
  看着阎君刚刚所在的位置,独孤狐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哪怕当中有一次,你放了我去投胎,现在也不会是这副样子……现在魂飞魄散是你自己找的。”
  
  此时的独孤狐已经不把两个人参娃娃放在眼里了,那两个小东西在它看来,已经是自己砧板上待宰的羔羊一般。看着阎君的魂魄彻底烧光之后,让它还有些顾忌的就剩下吴勉、归不归这来两个人了。
  
  此时这两个人身上的烧伤已经开始愈合,看了一眼他们二人之后,独孤狐心里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里的长剑举了起来。对着心里最忌讳的白发男人说道:“你我原本没有恩怨的,不过你牵扯进来太深。你的魂魄还在的话,早晚会被徐福、席应真那样的人物找到……那就只能对不起你了……”
  
  说话的时候,独孤狐手里的长剑对着吴勉的脖子劈了下去。眼看着这一下就要将白发男人的脖子斩断的时候,独孤狐背后突然吹来一阵热风,老鬼物已经猜到出了什么事情,当下它手里的长剑在半空中变了方向,回身向着后面的热风劈了下去。
  
  “呼!”的一声,斗大的火球被一劈两半,随后两个一半的火球迅速湮灭。这时候,已经冲到近前小任叁不停的对着独孤狐喷出来了火球,不过在老鬼物的长剑舞动之下,将所有飞过来的火球都斩成了两半。”
  
  “是方士的技法,想不到你这个人参娃娃会有这样的本事。”此时的独孤狐虽然还没有恢复过来,不过它原本就是方士出身,对这样的方术早就烂熟于心了。加上它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后顾之忧,时时刻刻都在提防着这两只人参娃娃,这样的控火之法在它看来,没有丝毫饿杀伤力。
  
  一连斩断了几十个火球之后,独孤狐手里的长剑突然出手。长剑对着小任参飞了过去,剑尖直接刺穿了小家伙的脚背,随后将它钉在地上。一边的曹石头看到小任参疼的嗷嗷大哭,它人参娃娃的脾气上来,捡起来地面上另外一柄长剑,对着独孤狐扑了过来。
  
  此时的独孤狐依然虚弱之极,不过还是没将这只人参娃娃放在眼里。曹石头冲到它面前的一瞬间,老鬼物突然飞出一脚,揣在了这个人参娃娃的心口,将它远远的踢飞了出去。在曹石头飞起来的一瞬间,独孤狐已经到了它的身边,将曹石头手里的长剑抢在了自己的手里。
  
  “别急,一个一个来,下一个是吴勉……”说话的时候,它走到了白发男人的面前。看着他已经恢复了九成烧毁了的皮肤,说道:“为什么我那个时候,没有长生不老的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