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头疼

第一百六十九章 头疼

  此时被妖神掐住脖子的独孤狐心里已经慌乱了,它怎么也想不到归不归真的会将妖神归位。更加想不到妖神的实力会这么强大,之前它也听说过吴勉弑神的事情,不过那些妖神怎么也强大不到这种程度……“我是敬神的,怎么可能弑神? ”独孤狐趁着妖神掐着它的手微松的时候,急忙开口解释道:“我是方士出身,原本就是敬天地神明的。这当中有误会,是小人挑唆。尊神您不要中了試神之人的奸计……”
  
  “什么叫做試神之人的奸计?小鬼你说刚才那个老头儿吗?我就看他不顺眼。”说话的时候,妖神回过头去吗,对着跟在它身后进来的归不归说道:“老头儿!你们两个老家伙到底哪个是弑神者?自己说出来别让我费事……”
  
  “弑神者……你在说我吗? ”这时候,吴勉向前一步,用他特有的眼神看着妖神继续说道:“很多年前,我是弑过几个下凡的神明。如果你是指着那次说,那就是我了……”
  
  妖神看了白发男人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妖神的心里对这个白发男人竟然有些怯意。自己明明是妖族唯一的正神,为什么会惧怕这个小小的凡人……“你们那边的也叫神?你不算弑神……”妖神看了吴勉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你们当中有谁想要对我不利吗?出来,我给你这个机会。”
  
  “就是尊神您手里的这位鬼物了。”没等独孤狐开口,归不归已经直接说道:“之前它想要用尊神的神体来统治地府的,后来还是老人家我不顾生死,将尊神的神体救了出来的。尊神不信的话,除了您手里的鬼物和它三个分身之外,您随便问问。不管是人、妖还是鬼物,看看他们是怎么说的。”
  
  现在现场除了独孤狐和它的神识之外,其他的都是吴勉、归不归这边的。原本还有两位鬼将算是独孤狐的人,不过现在就数它们俩弱了,现在哪里还敢出来?中天将和另外一员鬼将都躲藏在最里面山洞当中,外面的争斗没有停止,它们俩不可能出来……“可不是嘛,大侄……尊神,我们人参可以作证。就是你手里的老梆子……”这时候,小任叁拉着曹石头从地下冒了出来,对着还被掐在妖神手里的独孤狐本体说道:“我们人参听的清清楚楚,你手里的老梆子亲口说的一一它说要用你的皮囊来统治三届。等到三届一统的那一天,就把你的皮剥下来做成礼服。它就要穿着你的皮衣来统治三届……”
  
  这个小家伙妖神看着眼熟,可就是想不清楚它的来历。虽然心里隐隐觉得这小孩子的话不怎么靠谱,不过还是顺着小任叁的话,对着独孤狐说道:“不能说这个刚断奶的孩子冤枉你了吧?刚才那俩和你一模一样的小鬼,出来二话不说就拿宝剑劈我,这个也不是冤枉你们的吧?”
  
  “都是那个老家伙设下来的奸计!”独孤狐大叫了一声之后,对着妖神继续说道:“尊神,当年你下凡的时候伤了头颅,当时还是我将您的魂魄取出来,暂时安置在一名刚刚出生的妖物身上。百无求这个名字您还记得吗?这个名字当年也是老鬼头我取的,您是妖神,自然百无禁忌,百无可求……”
  
  “百无求……”听到了这个名字的时候,妖神的脑袋便是一阵剧痛,它不由自主的叫了一声之后,将手里的独孤狐扔到了地上。随后妖神捂着脑袋继续说道:“头疼……可疼死我了……你们对我做了什么?
  
  你们想要弑神吗?”
  
  说话的时候,妖神抬手对着倒在地上的独孤狐虚劈了一下。随着一阵巨响,老鬼物摔倒的位置陷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深坑。幸好独孤狐的反应够快,在妖神下手的前一瞬,已经施展瞬移之法,和自己的两名神识汇合在了一起。
  
  这时候,妖神的脸色变得赤红。它脸上一道一道青筋凸起,看着好像随时就要爆开一样。对着独孤狐下手未果之后,它倒在地上翻来复去的打起滚来。嘴里不停的哀嚎道:“疼啊……可疼死我了……你们谁做做好事,帮我把这个头颅砍了……疼死我了……”
  
  “尊神!你这是当年的旧伤复发……”看着妖神疼的已经翻起了白眼,独孤狐乍着胆子冲到了它的身边。跪在地上对着妖神继续说道:“现在和当年一样,如果你尽早将魂魄取出,暂时寄养在其他妖物体内的话,尊神您就要头频爆开而亡了……”
  
  “取出魂魄……”此时妖神的头疼欲裂,它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伤疼,大叫了一声之后,一把抓过来独孤狐,盯着它的眼睛,继续说道:“那你还等什么?快点动手把我的魂魄取出来……你想疼我吗?快点动手……”
  
  此时的妖神已经顾不得什么了,现在只要能止住自己的头疼,就算让它杀光这里所有的人、妖、鬼都在所不惜。
  
  “是!”说话的时候,独孤狐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就要将妖神的魂魄从它的身上抽离出来。这样的事情当年它做过一次,已经算是轻车熟路了。而且比起现在来,当年更加的凶险……听到了妖神让它取出来自己的魂魄,独孤狐急忙向着妖神的面部抓去。准备从七窍当中将妖神的魂魄引出体外……就在这个时候,独孤狐面前一道白影闪过。就见白发男人吴勉已经到了妖神的身边,与此同吋,那柄闪烁着秋水光芒的长剑飞到了独孤狐的面前,剑尖抵住了老鬼物的咽喉。只要再刺进去一点点,老鬼物就要烟消云散在斩鲲之下了……独孤狐急忙向后退去,避开了斩鲲之后,对着还在地上打滚的妖神说道:“尊神,看到了吗?这个人阻碍我取出尊神的魂魄,还要让你遭受非人之苦……”
  
  “你活够了吗!”妖神已经疼的五官都扭曲了起来。它大叫了一声之后,跳起来对着吴勉扑了过来。嘴里疼的大喊大叫:“我撕碎了你……你竟然敢忤逆我这个正部妖神……”
  
  妖神速度快的已经无法用文字来形容了,吴勉还没有作出反应,它一拳已经打在了白发男人的身上。将他打的飞了起来,身体撞塌了一面山墙之后,被倒塌的山石压在了下面。
  
  看到吴勉被妖神一拳打飞,独孤狐心里窃喜。现在对它还有威胁的除了妖神之外,便只剩下这个白发男人了。这一拳结结实实打在了他的身上,不能当场打死也是身负重伤。现在只要快点抽离出来妖神的魂魄,自己还有机会可以反败为胜。
  
  之前阎君靠着地府的法器才占了妖神的身体,阎君可以为什么它独孤狐就不行?现在独孤狐已经打定了主意,抽离了妖神的皮嚢之后,它便要鸠占鹊巢。杀光了这里的人、妖之后,自己就操控着妖神的皮嚢一统三届。
  
  就在独孤狐再次将手搭在妖神脸上的时候,却冷不防被它一巴掌打掉自己的手。再看妖神的时候,它脸上的赤红之色已经退去。恢复了它原本的脸色……看着这个老鬼物要伸手扣在自己脸上,妖神冷冷的看了它—眼,说道:“你想要干什么……”
  
  随后直接打掉了独孤狐的手,另外一只手握拳打过来,将独孤狐也打飞了出去。撞塌了另外一面山墙之后,被倒塌的山石掩埋在吴勉落地的位置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