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六十五章 二对四

第一百六十五章 二对四

  说话的时候,站在阎君身后的一个独孤狐突然动手,手里的长剑对着前任妖王的魂魄斩了下去。还是阎君拽着魂魄躲开了这一剑,要不然的话,这一剑斩在魂魄身上,它便要化为虚无了……“独孤狐!你敢斩我……”前任妖王的魂魄大怒,如果还是它掌控妖神皮囊的话,此时已经和独孤狐拼命了。

  动手的独孤狐也不说话,继续挥舞着手里的长剑对着阎君手里的魂魄斩了下来。而其他三个独孤狐也没有过来帮忙的打算,它们堵在了出口的位置,看着动手的自己一步一步逼着阎君不停的后退。

  妖神的皮囊虽好,不过阎君临敌的经验太浅。加上还要护着手里的魂魄,虽然只有一个独孤狐(或神识),也将它逼的手忙脚乱。几次险象环生还是靠着它自己的术法才侥幸脱险。

  “两位陛下,今天一起了结你们二位,省下了后面很多事情。”动手的独孤狐将阎君逼着后退了一步之后,继续说道:“你们两位死在了这里,正好挑起来地府、妖山的争斗。

  现在妖山势弱,吴勉、归不归一定会帮着妖山,正好方便我设下阵法,将他们俩永远的囚禁在这里……”

  看到自己护着魂魄实在太被动,阎君索性将前任妖王的魂魄扔到了身后。随后趁着这个独孤狐说话的空档,暴风骤雨一般向着面前老鬼物扑了过去。仗着妖神强横的身体,它直接伸手抓住了长剑的剑身,随后一拳打在独孤狐的胸口。随着一声闷响,老鬼物被远远的打飞了出去。

  阎君张开手掌,原本以为妖神的手掌此时一定伤到了筋骨和血脉。独孤狐手里长剑也是上古吋期的法器,没有直接削掉妖神的手掌已经算不错了,就算是妖神的手掌也多多少受一点伤害的。

  没有想到的是,阎君摊开手掌之后,发现手掌只是鲜血淋漓的皮外伤,并没有伤到骨头和血脉。想不到妖神的皮囊竟然已经强横到这样的地步,早知道这样的话,刚才也不用唯唯诺诺的躲避长剑了。直接硬碰硬自己也有一战之力……“到底是妖神的皮囊,竟然强大到了这样的地步。”被‘自己’扶起来之后,独孤狐轻轻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随后对着阎君继续说道:“难怪当时老妖王疆卞也动过歪脑筋,如果不是这副皮嚢排斥它的话,恐怕现在皮嚢的主人就是它了……”

  说话的时候,身后堵着洞口的独孤狐走到它的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老鬼物听了之后嘿嘿一笑,对着阎君继续说道:“可惜了,当初疆卞不是这皮嚢的主人。现在陛下你依然不是……”

  “你还在打鬼主意吗?”阎君冷笑了一声之后,慢慢的向着四个独孤狐的方向走了过来。它边走边说道:“是不是刚才那一下打伤了你的脑袋?我已经这样的……”

  阎君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突然僵硬了一下。随后妖神的皮囊开始轻轻颤抖了起来,任凭它如何压制,颤抖还是不受控制的越来越严重。只是瞬间的功夫,阎君便完全控制不住妖神的皮囊。“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再看那四个独孤狐的样子也开始模糊了起来。

  阎君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当下只能从妖神的皮囊当中逃脱了出来。魂魄出来之后,阎君惊诧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皮囊,随后对着四个一模一样的独孤狐说道:“你们做了什么?把我从这皮嚢里面排斥出来……”

  “陛下误会了,我们什么都没做。”还是刚才被阎君一拳打飞的独孤狐向前一步,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之后,继续说道:“还记得这皮囊都出过什么事情吗?它下凡的时候伤了这里……这些年来虽然自愈了一些,不过这样的伤势是不可能痊愈的。妖王陛下用了特殊的手段,加上它是对调皮囊的魂魄,比其他人要更空容易操控这皮嚢。

  而阎君陛下你是仗着地府的法器和天才地宝辅佐,才勉强控制了妖神的皮囊。时间久了皮囊也能分辨出来你也不是它的主人,这才将陛下你推了出来。这世上能操控这皮囊的妖物也只有妖王陛下,和那位百无求了。至于陛下你嘛,这么久已经十分难得了……”

  老鬼物说话的时候,四个独孤狐开始同时向着阎君的位置走了过来。没有了妖神的皮囊,地府之主便没有一点胜算。之前为了霸占这皮囊,没有让吴勉、归不归一起进来,阎君的肠子都快悔青了。

  “原本你们四位还记得我……”就在阎君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原本倒在地上不停颤抖的妖神皮囊突然站了起来。它冷冷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四个老鬼物,随后继续说道:“我们来算算刚才那笔账吧,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妖神皮囊里面发出了前任妖王的声音,刚才阎君从皮囊里面出来的时候。四个独孤狐注意力都在它的身上,想不到这个时候,前任妖王的魂魄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回到了妖神的皮囊当中。

  重新回到了‘自己’的皮囊当中,前任妖王终于松了口气。当着阎君和四个独孤狐的面它活动了一下身体,随后对着面前四个一模一样的老鬼物说道:“刚才你们用剑来斩我,这笔账现在要还一下了……阎君陛下,不管出去之后如何,我们现在联手怎么样?要不然的话你我谁也别想从这里出去了……”

  “好……出去之前我与妖王陛下你结盟。”阎君现在只能指望这位前任妖王了,指着它自己的话,连一位独孤狐都不是对手,想要冲出去几乎就是天方夜谭了。不过这位阎君的本事实在太弱,就算和前任妖王联手,打败四个独孤狐的可能性也不是太大。

  前任妖王自己也想到了这个,当下它检起来刚刚独孤狐遗落的长剑,将它交给了阎君。随后继续说道:“阎君陛下,我撕开一道口子你趁机出去……去找吴勉、归不归帮忙,你们回来的晚了,说不定我这一身皮囊就要便宜这四个独孤狐了。”

  阎君这才明白前任妖王找自己联手的目地了,有这四个独孤狐缠着,它自己也不可能逃出去,索性前任妖王缠住四个独孤狐,让自己出去的话,还有机会带着吴勉、归不归回来。现在的前任妖王对四个独孤狐恼怒的程度已经超过了吴勉他们几个……“走出去?你们两位太高估自己了……”四个独孤狐同时冷笑了一声,随后两个老鬼物对着前任妖王扑了过来,另外一个手持长剑扑向了阎君。留着一个独孤狐继续守在洞口,作为最后一道关卡……“到我身后!”前任妖王大吼了一声之后,也不理会冲着自己来的两个老鬼物。它冲着另外那个扑向阎君的独孤狐窜了过去,现在也顾不得施展妖法了。前任妖王直接用身体撞开了那个老鬼物,随后回身抓住了阎君,向着洞口的独孤狐扔了过去。

  闾君还在半空中的时候,前任妖王的身子一闪,比阎君先一步到了洞口,它还是用自己的身体当作武器去撞独孤狐。眼看着就要撞到独孤狐的时候,它的身后一阵剧痛,身后三个老鬼物的三柄长剑已经同时刺中了前任妖王的身体。

  它也顾不得疼痛了,中剑的同时前任妖王已经抱住了守在洞口的独孤狐,对着已经落地的阎君说道:“快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