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五十四章 禁忌

第一百五十四章 禁忌

  回到王城的第二天,疆断便在归不归的安排之下,在残破不全的宫殿当中开始了登基大典。因为它手下的妖物实在太少,疆断还派出手下‘请’了不少王城当中的妖族百姓前来观礼。
  
  疆断登基妖王之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尊封了百无求为太上妖王,虽然二愣子一直以为这是在占它的便宜。不过在归不归的劝说之下,还是勉强接受了封号,成为了第一个身份在妖王之上的妖物。
  
  原本它打算也册封吴勉、归不归几个尊号的,不过这两个人都推辞掉了。原本小任叁还兴高采烈的想要得一个平天大圣的封号,不过听说这个封号比不上百无求的太上妖王。当下这人参娃娃也跟着推辞掉了平天大圣的封号,最后另外一个人参娃娃曹石头接过了平天大圣的头衔。
  
  虽然他们三个都推辞掉了封号,不过百无求成为了太上妖王,吴勉、归不归也就算被绑在了一起。疆断这边真有什么变化的话,他们两个人看在百无求的份上,也会出手相助的。毕竟太上妖王这个爸爸不是白认的……接下来就是册封百官了,这次跟着疆断起事的妖物几乎都被封了一官半职,最小的也是看守王城城门的将军。结果出现了一个尴尬的局面,新任妖王疆断身边都是文武百官,却连一个兵卒都没有。
  
  疆断登基之后的第二天,在归不归的受意之下,派出手下官员将妖王更替的事情传播到了妖山各地。老家伙还替妖王写了一篇登基檄文,上面说疆断是与前任妖王经过了一天一夜的大战,最后亲手了断前任妖王,成为了新的妖山之主。现在妖王疆断统领了十万妖兵妖将坐镇王城,前任妖王残部归降,既往不咎官复原职。如果还有余孽想要做乱,妖王疆断必定会派出大军围剿。
  
  檄文最后还提到了吴勉、归不归和百无求,暗示了归、吴二人已经成了新任妖王的座上宾,而做过一任妖王的百无求则实打实的成了太上妖王。
  
  檄文发出去之后,第三天便接到了四方镇守将的效忠信函。上面写着四方镇四员主将发誓效忠新任妖王疆断,随后妖王的法旨立即下达,给它们四员妖将连升三级,还赏赐了它们四妖许多珍宝。
  
  到了第五天头上,开始陆陆续续有前任妖王的陛下投诚。疆断统统既往不咎,只要发誓效忠自己便可以官复原职。短短一个月的时间,疆断手下便聚拢了数千妖物,这次就算是前任妖王余孽前来骚扰,这位新任妖王不靠吴勉、归不归也有了一站之力。
  
  在这段时间当中,归不归还在想着前任妖王魂飞魄散的事情。明明是自己亲眼看到的,可是老家伙始终疑心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不过他又看不出来什么破绽,还特地悄悄地离开了妖山,在人世间召唤来了新任大阴司贾璐,前来询问地府的事情。
  
  根据贾璐所说,那天阎君带着大军回来之后直接去了囚鬟谷。那私传王旨的鬼将好像计算好了一样,在阎君赶到的前一刻已经不知道了去向。而囚聲谷完好无损,里面关押的聳一个都没有缺少。
  
  此后阎君派出几路鬼将去寻找那个反叛鬼物的行踪,可是这鬼物好像消失匿迹了一样,几乎找遍了整个地府也没有找到它的踪迹。现在阎君已经下旨更换了虎符,还派出几百名阴司鬼差前往无边冥界去找寻那叛逃鬼物的下落。
  
  听完了贾璐的诉说之后,归不归笑嘻嘻的点了点头。顿了一下之后,他冲着自己的干儿子说道:“到底是大阴司了,说话都比以前做阴司那会好听了。这些年也难为孩子你了,要是觉得大阴司还不过瘾的话,老人家我再去找阎君,绐你来个判官什么的……”
  
  听到了归不归的话,贾璐急忙摆手说道:“老人家,现在大阴司已经很好了。判官什么的守在阎君身边伴君如伴虎,这些年来换了十多个判官。说不定什么时候阎君陛下疑心起判官来,魂飞魄散都是好的,弄的不好就变成了轚,那时候连鬼都做不了。”
  
  自从上次阎君手下的鬼王和判官反叛之后,它的疑心病便越来越重。看谁都好像是要背叛自己的样子,判官换了一个又一个。
  
  好点的直接去转世轮回了,怀疑要反叛的判官也不管有没有证据,直接打的它们魂飞魄散。故而贾璐听到归不归还想让自己做判官的位置,当场脸色都吓白了。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既然那么危险还是算了吧……对了,老人家我再问你件事情,知道阎君身边有个老鬼物叫做独孤狐的吗?说说它的事情,老人家我很是好奇这样一个大人物怎么隐居地府这么多年。”
  
  “老盟父,我也是前一阵阎君带着大军回地府的时候,才知道陛下身边有个叫独孤狐的鬼物。”贾璐缓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知道老盟父您一定会问这个鬼物,我还找同僚打听了一下。不过这位独孤狐老前辈十分隐讳,这么多年以来它一直被软禁在一个只有阎君知道的所在。估计如果不是上次那次除了它谁也取不出来妖神皮囊里面的魂魄,阎君也不会轻易将它唤出来的……”
  
  没等贾璐说完,归不归已经明白了它话里的意思。老家伙直接打断了贾璐的话,说道:“那么说的话,你这个大阴司也不知道独孤狐的事情,是吧?”
  
  大阴司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随后陪着笑脸说道:“这老鬼物历代阎君都是小心翼翼的藏着,好像当中有什么秘密一样。这样,您老人家再给我几个月的吋间,我一定能给老人家您打探出来独孤狐的事情来……”
  
  “千万不要那么做,孩子你安安稳稳做你的大阴司就好。”归不归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当初咬金那孩子带着你们兄弟四个来投奔老人家我,这么多年过去了,咬金不知道投胎几次,井然做了错事去投胎了,三郎和崔吉前几年也去轮回了。现在就剩下你这个宝贝疙瘩了,孩子你要是有个什么意外,老人家我可没脸去见转世之后的咬金……”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照你这么说,独孤狐身上一定有什么关系到整个地府的秘密,谁知道这个秘密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贾璐我的儿,你千万不要再打听独孤狐的事情了。”
  
  贾璐说道:“是,我听您老人家的,不再去打听独孤狐。如果机缘巧合之下听到这鬼物的事情,我一定向您老人家禀告……”
  
  话虽然是怎么说的,不过贾璐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为了报答归不归向阎君讨封的恩情,自己一定要想方设法去打听独孤狐的消息。就算阎君知道也没有什么,毕竟自己还有吴勉、归不归这两个大靠山。大不了放自己去轮回,就不信明知道归不归是自己的干爹,阎君还会让它魂飞魄散……辞别了贾璐之后,归不归回到了妖王,随后他催动五行遁法回到了王宫。正想要找吴勉说几句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消息,宫中存放重要事物的仓库就在自己出离妖山的时候,突然失火将里面的东西烧成了灰烬。
  
  里面除了修士们来不及带走的天才地宝之外,还有那具妖神的皮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