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五十章 老鬼头(下)

第一百五十章 老鬼头(下)

  影子好像被钓起来的黄鳝一样,在半空当中剧烈的扭动着。老鬼物叹了口气,看到鬼将取出来一支聚魂瓶之后,它摇了摇头,对着鬼将说道:“这魂魄在妖神的皮嚢里面待得太久了,已经有了妖神的气息,这只瓶子受不住它。换空冥瓶……”
  
  鬼将愣了一下,有些尴尬的对着老鬼物说道:“我以为这次用不到空冥,并没有准备。”空冥瓶是地府流传下来专门收集魂魄的镇府神器,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会轻易使用。而且它由三位重臣联合看管,想要拿到空冥瓶,除了需要阎君的旨意之外,还需要那三位重臣同时取出钥匙开锁。就是因为取空冥瓶的程序太复杂,鬼将这才自作主张换了上品法器聚魂魄。在它看起来,妖王只算是妖物的魂魄,应该不会用到空冥瓶的。
  
  “没有准备……”老鬼物看了鬼将一眼之后,转头对着阎君说道:“陛下,那就怪不得老鬼头了。这魂魄身上已经有了妖神的气息,聚魂瓶是受不了这个的。
  
  说话的时候,老鬼物另外一只手已经接过来鬼将手里的聚魂瓶。要将剧烈扭曲的魂魄塞进瓶子里,让周围鬼物们没有想到的是,魂魄塞进不到三分之一聚魂瓶身便密密麻麻的出现了无数道裂痕。还没等鬼物们反应过来,“啪!”的一声脆响,瓷器已经粉碎成了粉末散落了一地。
  
  阎君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这支聚魂瓶算是地府上品的法器了。之前还用它收过不少大妖、鬼王的魂魄,想不到这次却被妖王的魂魄撑爆。当下阎君的脸色一沉,对着面露尴尬之色的鬼将说道:“还站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回去将空冥瓶取来吗?”
  
  说话的时候,阎君从怀里将自己的虎符取了出来,将它递给了鬼将之后,说道:“你去召集炎武、幽潘和梓墨牙,拿到空冥瓶之后火速回到这里来。不可以耽误时间……”
  
  鬼将低着头将虎符接了过来,刚刚要去阎君行礼,却听到这位地府之主说道:“不要耽误时间了,快去快回……”
  
  看着鬼将再次跳进了黑影当中,阎君冲着老鬼物淡淡的笑了一下,说道:“独孤老先生辛苦了,劳烦先生再等等。这也算是好事多磨了,妖王一除,地府便会和妖山定下盟约。我们也可以休养生息,不用再忌惮妖山的威胁了。”
  
  老鬼物笑了一下,有意无意的瞟了归不归一眼之后,便和阎君有一句没一句的客气了起来。
  
  趁着这个时候,百无求对着正在笑眯眯看着老鬼物的归不归说道:“不就是一个妖王的魂魄吗?直接掐着脖子拖进阴曹地府啊。
  
  那么客气干什么?还有那个老棺材瓤子什么来头?看看把老家伙你吓的,就差叫爸爸了……”
  
  “傻小子你別胡说八道,这位老先生叫做独孤狐,是当年方士一门了不起的大人物。
  
  就算是徐福那个老家伙见到独孤狐老前辈,也要跪下来行大礼的。”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偷眼看了看老鬼物。看到它还在有一句没一句的和阎君说着什么,没有听到百无求的话,这才松了口气。
  
  缓了口气之后,归不归再次说道:“妖物死后的魂魄不能直接前往地府,如果直接进入的话,便会当场魂飞魄散。想要平安将妖王的魂魄带进地府,就需要一个容器将它装在里面带进去了。”
  
  “那么麻烦干什么?直接让它魂飞魄散不就得了吗?”百无求瞪着眼睛继续说道:“它害死那么多人、妖,魂飞魄散一点都不委屈。百疆、孙猴子和妞儿,哪一个都够让它魂飞魄散一次了。”
  
  “这个算是阎君的功绩,自古以来有哪位阎君能将妖王的魂魄囚在地府当中?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老家伙心里还有话不方便说出来,这也是他想要最好的结果。妖王在妖山还有不少的支持者,现在它的魂魄被阎君带走,无形当中又加深了地府和妖山的矛盾。就算是日后阎君和新任妖王能结下盟约,有这根刺顶着早晚还会给它们两家带来麻烦。
  
  归不归心里和徐福一个心思,妖山和地府两家不闹起来的话,那会闹到人世间去的。
  
  “那个老棺材瓤……”百无求对妖王魂魄的下场不感兴趣,现在不管怎么说已经算是报了百疆和孙猴子的仇。就算妖王的魂魄被带到地府,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不过二愣子还是对那老鬼物很好奇,它想不通这是什么大人物,怎么会一直待在地府“別老棺材瓤子、老棺材瓤子的!”归不归生怕百无求的话传到老鬼物的耳朵里,当下继续对着百无求说道:“独孤狐是方士一门的老前辈,虽然他没有做过大方师,不过他也是燕哀侯之后首屈一指的方士。当年独孤老先生已经是内定大方师的接班人了,可惜他的运气不好。炼丹的时候炸了炉害死了同宗的师长,结果好好的一个大方师接班人被免了。到最后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方士,不过他这个小方士的术法连大方师都不是对手。当年徐福就是冲着他的名气才投师方士一门的。可惜他去的晚了,独孤狐老先生已经仙游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鬼物独孤狐突然回头冲着归不归笑了一下,说道:“再说老鬼头我的事情吗?事情过去的太久了,有些事情我都忘得差不多了。归不归你大点声说说,兴许老鬼头还能借你的光,能回想起来以前的事情。”
  
  “老人家您那是懒得想,您这样的本事还有什么想不起来?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当年我陪着徐福去拜师的时候,在山门前遇到了您老人家。后来我也进了方士一门,还想着能有幸拜在老人家您的门下。
  
  那时候才知道您早已经仙游了,这才便宜了徐福他的……”
  
  独孤狐笑了一下,说道:“老鬼头我也想不到那年那个不起眼的娃娃,日后会成为方士一门的第一人。早知道这样的话老鬼头就多撑几年,收下这个弟子之后再死了。起码徐福师尊的名分要早早的定下……”
  
  这时候,阎君微微一笑,说道:“现在老先生是地府不可或缺之人,原本我这个阎君的位子都是应该老先生做的。”
  
  “那你就把位子让出来……”这时候,吴勉终于说了一句话。白发男人用他特有的目光看了一眼阎君之后,又看了看正在苦笑的独孤狐,用他独一无二的语调说道:“要么把阎君的位置让出来,要么放它去投胎。你总要选一样……”
  
  阎君脸上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顿了一下之后,幽幽的对着吴勉说道:“地府的事情不劳吴勉先生费心了,这些年来独孤先生在地府一直都是座上宾。历代阎君没有丝毫对老先生的不恭敬……”
  
  “座上宾,那还是当作客人看……”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那么说什么之前它是阎君的后备,也是无稽之谈了。在別人家里做了几千年的客人,还不让离开……百无求,你说这是什么?”
  
  吴勉这么直白的话,百无求已经听明白了。它冲着白发男人回答道:“囚犯呗,还能是什么?这就是看着这个老棺材瓤子好欺负。有本事你囚老子试试看?骂死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