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平衡之道

第一百四十八章 平衡之道

  “呸!你怎么不说连老子一起带走?不都说老子壳里面装着妖神的魂魄吗?你们一起拿走啊!”听了贾璐的话,百无求的眼睛再次瞪了起来。它指着这位阴司继续骂道:“贾老三,今天这事和你没关系啊……这个‘百无求’就在妖山了,它哪也不去!有本事阎王爷你就想办法把它的魂魄抽出来。没有那个本事你就带着这些鬼东西哪来的回哪去……”
  
  阎君沉默了片刻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那么归大修士你也是这个意思吗?”
  
  没等归不归说话,一边早就不耐烦的吴勉抢先说道:“你的归大修士什么意思我不知道,不过百无求说的就是吴勉说的……”
  
  吴勉难得和二愣子说到一起去,他这一句话让百无求哈哈大笑。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听到了吗?老子我说的就是你叔叔说的。让阎王爷别墨迹了,要么那来去的回哪去,要么就把这个‘百无求’的魂魄抽出来带走,把这腔子留下来……”
  
  “这也是老人家我的意思,难得咱们仨想到一起……”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一边传来了小任叁的声音:“我们人参也是这个意思!咱们四个想到一块去了……”
  
  这时,被吴勉制住的妖王知道自己今天这一关是逃不过去了。当下它突然笑了一下,对着身边的这些人、鬼、妖说道:“其实还有其他的办法……既然左右不过是个死,为什么我不拉上一个垫背的。百无求!我欠你的皮嚢,还了……”
  
  说话的时候,妖王突然大叫了一声,随后它猛的向前跨出去了一步,想要自己刺入长剑当中。这样的话就算妖王死了,也要拉上百无求垫背。
  
  不过吴勉一直在紧紧的盯着面前妖王,在它向前冲的时候,白发男人已经撤剑回收。妖王虽然猛跨了一步,胸口却还是直插进去了寸余的剑尖。并没有出现它想象的那样,拉着百无求一起死在长剑之下。
  
  妖王此时正在受皮嚢排斥的煎熬,它已经施展不出妖法。见到这一次没有死成,竟然再次迎着剑尖冲了过去,只求可以死在自己的妖器之下。而吴勉则不停的撤剑回收,长剑的剑尖始终保持在刺进妖王心口寸余。
  
  虽然妖王心口的剑尖没有再进一分,不过这样的动作,难免让妖王心口的剑伤外扩了一点。就算是这样,也影响到了在一边看热闹的二愣子。只是在这么多鬼物的面前,它不好意思喊疼。不过就算是这样,百无求胸口的鲜血痕迹再次扩张了一点。
  
  一边冷眼旁观的阎君看到了百无求脸上的表情,和它胸口慢慢被鲜血阴湿的伤口。阎君先是愣了一下,随后马上反应了过来。对着归不归说道:“我还在想为什么你们这么着急抽离妖王的魂魄,原来妖神的皮嚢已经和百无求有了共鸣……是同生共死吧?那么说的话现在只要妖王身死,百无求也活不了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勉突然一手掐住了妖王的脖子,随后顺势将它摔在了地上。此时,长剑的剑尖已经出离了妖王的心口。就在妖王、百无求同时感觉到心口的伤势减轻的时候,白发男人突然反手举起来长剑,对着妖王的肩膀刺了下去。
  
  这柄长剑也是锋利,几乎没有遇到什么阻碍,便让妖王定在地面上。与此同时,妖王和百无求同时惨叫了起来,两只妖物在同一部位出现了一道贯穿伤口。只不过妖王的伤口上插着一柄长剑,而百无求的伤口莫名其妙出现了一个透明窟窿。
  
  “疼死老子了……姓吴的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明明知道给这个‘百无求’一剑,要了命了……老子也会受伤......你给老子一个痛快的……”百无求疼的倒在了地上,它用手捂住了还在呼呼冒血的伤口。一边喊着疼,一边嘴里不干不净的数落着白发男人。
  
  而吴勉则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他脚踩在妖王想要拔剑的手臂上。随后对着阎君说道:“这么说的话你也没用了……”
  
  “那可不好说。”阎君微微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刚才我说的是我不会抽离妖神的魂魄,可是没有说过其他的鬼物也做不到……”
  
  说到这里的时候,阎君顿了一下,随后继续对着吴勉、归不归方向说道:“我虽然没有这个本事,不过地府还是有鬼物可以办到的……”
  
  之前阎君一直以为是归不归想让自己干儿子妖神归位,现在看起来他只是想要斩断百无求和妖神皮嚢的联系而已。这样的话,阎君断了妖神归位的念头,如果可以帮着百无求抽离妖王魂魄的话,还可以送出一个大大的人情,这样几全其美的事情何乐不为?
  
  如果你们刚才早点说的话,何至于还闹出这样的事端……阎君心里嘀咕了一句之后,继续对着吴勉、归不归说道:“当年跟随前任阎君到妖山的还有一位鬼物活着,它前来的话,说不定可以帮你们解决这个难题……”
  
  说话的时候,阎君施法在地面上打出一个两丈开外的黑影。随后对着刚才乱说话引起来一阵风波的鬼将说道:“你回去请独孤先生到上面来,你把事情原委告知独孤先生,需要什么法器的话,让它去孤的大殿寻找……去吧,不要耽误的太久。”鬼将答应了一声之后,纵身跳到了黑影当中。
  
  趁着鬼将回到地府找帮手的时候,阎君主动说起来那个鬼物的来历。当初受妖王之邀来到妖山的阎君,随身还带着一位鬼将。当时阎君的年事以高,这位鬼将是准备接替它成为新的阎君。只不过后来在地府权利的更替当中,这位鬼将失去了阎君的信任,将它远远的逐离了权力中心,后来这位做过判官的新阎君登基,便给了鬼将一个闲职,算是给它养老了。
  
  当时,阎君帮着妖王抽离妖神魂魄的时候,这位鬼将便一直在一遍冷眼旁观。后来也是它将这次发生的事情都记录在了典籍当中。如果说地府只有一只鬼物还能抽离妖神魂魄的话,那也只剩下那年的那位鬼将了。
  
  听了阎君的话,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对着阎君说道:“这样多好,阎君你也不用猜忌了。你带着妖王的魂魄离开这里,地府和妖山也算是一个了结。古往今来能带着妖王魂魄回到地府的,就只有阎君你了……”
  
  “我要带走的可不只有一个妖王的魂魄……”
  
  阎君说话的时候,看了被吴勉刺在地上的妖王,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从来没有想过地府和妖山会有一个了断,妖山一旦没有了,海上的徐福就要对地府动手了。我可不想打破这个平衡……”
  
  说到这里的时候,阎君有意无意的看了吴勉一眼。随后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除了妖王的魂魄之外,我还要带着妖山的盟约走。我可不想换了一任妖王之后,它要用地府来立威……”
  
  说到这里的时候,就见它脚下的黑影当中冒出来两个鬼物。正是刚刚差点惹出一场事端的鬼将,后面还跟着一位老成和归不归有一拼的老鬼物。两只鬼物现身之后,走到了阎君的面前行礼。阎君亲手将老鬼物搀扶了起来,对着它说道:“孤独先生,这次孤来麻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