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妖王与阎君

第一百四十六章 妖王与阎君

  听到盼了这么久可以给百疆、孙无病和赵文君报仇,想不到最后一步却卡住了。百无求虽然也受了伤,不过还是咬着牙说道:“这么说今天怎么都弄不死它了,是吧?”
  
  “大侄子,你还没听出来吗?弄死它就是你小爷叔动动手指头的事。这不是都怕连累到你吗?”小任参搂着曹石头的肩膀,笑嘻嘻的对着百无求继续说道:“要不是怕你也跟着去了的话,妖王的脑袋早就在你小爷叔的手里了。”
  
  百无求很是为难的低头想了半天,随后抬头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老子和你同归于尽没说的,跟它老子可不干。百疆、孙猴子都是死在这个‘百无求’的手里,妞儿投不了胎也是因为它。老子可拉不下脸来和这个‘百无求’一起下去……”
  
  “你和它同归于尽,老人家我也不干……”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总有办法把你和它分开的,这一次也要和它有个了断的。”
  
  说完这两句话之后,老家伙回头看了一眼妖王。随后继续说道:“你和那傻小子同生共死是吧?那么不让你死就好了,魂魄拿出来,皮嚢不死不就成了吗?”
  
  听了归不归的话,妖王脸上的肌肉颤抖了两下。沉默了片刻之后,它继续说道:“说的没错,就是这么简单。不过你们真有这个本事吗?你们不是当年的老疆卞,就是它也费了……”
  
  “那陛下你就抬举老疆卞了,它也没有这个本事。”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个老人家我还真知道一点,当年老疆卞是借了外力的。从妖神的皮嚢当中抽走魂魄,这个连徐福那个老家伙也未必能做到。更别说它老疆卞了……是地府的鬼物做的,对吧?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妖王闭上了嘴巴不在说话。它已经想到这个老家伙要做什么了,妖王的脸色显得有些不安,竟然有了想要逃走的征兆,如果不是心口处被长剑的剑尖刺破,身体还在吴勉的压制之下。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它便已经想方设法的逃走了。
  
  不过归不归的话除了妖王之外,百无求和那两只人参娃娃便听不懂了。二愣子直接说道:“老家伙你说什么?老子怎么听不明白?不是说老疆卞吗?怎么又说到鬼物了,老子别的不知道,妖物和鬼物是天生死敌,这个老子还是知道的。老疆卞怎么可能和鬼物打连连?”
  
  “傻小子,这世上就没有什么天生就是死敌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当年老疆卞和地府一直暗通有无,老疆卞能在乱世当中打败群雄坐上妖王宝座,当中就有不少鬼物的影子。只不过后来老疆卞和徐福定下盟约之后,它才和地府划清了界限……”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看了一眼有些萎靡的妖王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能把妖神的魂魄从皮嚢当中完好无损的抽离出来,这当中原本就不是老疆卞能做到的。老人家我猜的没错的话,是那一世的地府之主帮着老疆卞做的。它能做一次,那就还能再做第二次……”
  
  “是……”这时候,妖王嘴里突然蹦出来了一个字。顿了一下之后,它继续说道:“我来替你说吧,我查过当年老妖王疆卞留下来的典籍。当中的的确确记录了当年冥君亲自动手,将妖神的魂魄抽离了出来。不过这里是妖山,也不是老疆卞的时代了,哪里会有冥君那样的鬼物帮你……”
  
  “话说的不要那么绝对”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那么陛下你以为老人家我只带着这几百名修士,就够胆子冲到你这妖山上来吗?”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伸手从怀里摸出来一张黑色的符咒。他将符咒在妖王的面前比划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有时候身边有几个在地府做阴司的干儿子,都有想象不到的方便。知道什么符咒是黑色的吗?”
  
  “这不是符咒……是阴符……”妖王一眼便认出来归不归手里符咒。顿了一下之后,它有些沮丧的说道:“你竟然联络了地府的阴司,真的不担心它们会不会趁着这个机会占了妖山,破了鬼物冲到人世间的第一道防线吗?”
  
  “比较起来鬼物,老人家我更担心陛下你。”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陛下只剩下这么一点的臣民了,竟然还有建立妖国的心思。你早就有将妖山交给鬼物的打算,是吧……”
  
  说出来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归不归手里的阴符突然烧着。随后老家伙顺手将马上就要燃尽的阴符扔到了地面上,就见原本快烧完的阴符突然爆开。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圆形黑影,黑影当中不停有阴风吹了出来,隐隐约约听到里面一声一声的鬼叫声音。
  
  当这圆形黑影完全定型之后,随着当中的一声嘶吼。随后就见全身披挂整齐的当世阎君骑着黑色的骏马从黑影当中钻了出来。
  
  随后,一队一队身穿盔甲的鬼物也跟在后面钻了出来。
  
  “归不归,这比我们约定的时间晚了……”阎君见到了吴勉、归不归之后。又将目光转到了妖王的身上,阎君冷冷一笑,随后继续说道:“不过看在你准备了这么大的一份礼物份上,我也不和你们计较了。”
  
  “什么时候你们走的这么近了……”妖王知道大势已去,当下冷笑了一声之后,看着归不归继续说道:“你这是想要彻底灭亡妖山吗?原本人、鬼、妖三足鼎立的局面要打破了,你做好地府一股独大的局面了吗?”
  
  “这个就不用妖王陛下你操心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转身对着阎君说道:“当初老人家我和阎君陛下定好是一起对付妖山的,我们做前队,遇到妖山大军的时候再请陛下的大军出来。只不过现在妖王已经在我老人家的手里了,不需要陛下的大军出马了,您看这笔账怎么算?”
  
  之前归不归在串联修士们的时候,让他的干儿子贾璐牵线和阎君定下了盟约。
  
  他带着修士们进入妖山,如果遇到妖王派大军阻拦的话,老家伙便点燃符纸,引来阴兵对战。
  
  只是谁也想不到最后会是这样的结果,妖王的大军尚未出动,它自己已经成为吴勉、归不归的阶下囚了。
  
  阎君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继续说道:“那么你把我们召唤出来又是什么意思?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本事吗?归不归,你召唤我出来必定有缘由。还想再拿一份好处吗?”
  
  “陛下您这么说就误会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次老人家我抓住了妖王,原本就是应该送到地府的。不过地府执掌魂魄,它这肉身去了不合适。这样,您直接将妖王的魂魄带走,老人家我辛苦一点,将它的肉身埋在这里。怎么说它也是一任妖王,死了也不能失礼……”
  
  “肉身……”阎君上下打量了一番妖王之后,冲着归不归怪异的笑了一下,说道:“如果不是看过之前几位阎君留下来的典籍,我还真信了你的鬼话。这是妖神的身体,百无求真正的肉身。归不归你这是打算让妖神归位吗?当年也是阎君帮着妖王剥离的妖神魂魄,现在人世、妖山找不到有这个本事的人,这才想起我了,是吧?可惜你还是找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