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同生共死

第一百四十四章 同生共死

  看着面前的白发男人,妖王深深的吸了口气。当初这个男人被自己追杀的好像丧家之犬一样,这才过了多久?想不到局面完全的扭转了过来。虽然当中有它自己的问题,不过就算妖王在全盛之时,也不会是吴勉的对手。
  
  就在白发男人下手的前一刻,空气当中传来了百无求那破锣样子一样的声音:“老家伙,那个百无求死了没有?留着它一口气,说好了是老子来给百疆、孙猴子报仇的。你们不能抢……”说话的时候,另外一个白发男人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吴勉、归不归的面前。这男人虽然和吴勉一摸一样,不过说出话来却是百无求的声音。
  
  当初妖王大殿倒塌的时候,吴勉和百无求趁机交换了身份。这一人一妖就好像提前排练过一样,假扮成了对方竟然连通过妖器观察现场的妖王群妖都没有看出破绽。
  
  之后百无求假扮的吴勉一直在王宫磨磨蹭蹭的,跟着他们一起上妖山的修士们趁机将王宫的天才地宝洗劫一空。这些东西二愣子并不放在眼里,只盼着吴勉、归不归那里可以早点找到妖王……等了半天之后,直到它带着心满意足的修士们准备回程的时候,才看到归不归放出的信号。当下二愣子也顾不得这些修士了,带着小任叁和曹石头两只人参娃娃风驰电掣―般到了现场。
  
  终于看到吴勉、归不归二人制住了妖王,百无求这才瞪着眼睛上下打量了妖王一番,走到了白发男人的身边,对着另外一个‘百无求’说道:“当初老子把妖山都让给了你,以为你比老子聪明,治理妖山会比老子治理的明白。早知道现在你把老子留的家底都折腾光,妖山还不如直接让给百疆,说到百疆,它也是你的大哥,说弄死就弄死了……”
  
  百无求说到一半的时候,吴勉有些无奈的看了这个和自己一摸一样的妖物一眼。直接打断了它的话说道:“用你自己的身体说话,别占我的便宜……”
  
  “大家都是亲戚,谁和谁还不都一样?”
  
  百无求虽然还有些不以为然,不过还是变回了自己原本的模样。只是被吴勉这么一干扰,百无求也忘了自己要说什么。想了半响之后,还是回头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老家伙,咱们可是说好的,百疆的仇老子替它报,这个‘百无求’的脑袋老子要砍下来。”
  
  归不归看了吴勉一眼,估计白发男人不会把这个机会让出来。当下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说道:“它怎么都是一死,死在谁手里又能怎么样?这样,老人家我给你出个主意,你小爷叔一剑刺进去,傻小子你趁着妖王没死,一刀劈了它的脑袋……”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将手里的砍刀递到了百无求的手里。二愣子虽然有些不甘心,却也不敢从吴勉的手里抢走妖王的性命。
  
  当下只能举着手里的砍刀,准备在吴勉动手的同时,一刀砍下来妖王的脖子。
  
  这时候,和曹石头勾肩搭背的小任参突然开口说道:“老不死的,你们那个叛徒方子城呢?不是说好一锅端吗?他人呢?是已经死了还是逃了?”
  
  刚才妖王带着群妖上前冲着吴勉、归不归扑过来的时候,方子城也混在妖物当中,只是他一直在外围游荡。后来发觉有些不对劲的时候,他便带着其他的修士叛徒们撤出了战局。而吴勉、归不归的注意力都在妖王的身上,并没有将这个人放在心上。
  
  现在小任参提到了方子城,归不归这才想起来这个人。老家伙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先不管他,一个人能在妖山活多久?方子城就妖王这么一个靠山。现在妖王马上就要被了结,留在妖山他就要被别的妖物吃掉。离开妖山天下修士又饶不了他,不用我们动手,他已经没有活路了。”
  
  归不归说话的同时,吴勉已经动了手,他手里的剑直接刺进了妖王的心口。眼看着只要再进几分就要刺死它的时候,一边举着砍刀准备下手的百无求突然大叫了一声,随后就见它的心口位置出现了血迹,好像被什么利器刺中了一样。胸前顿时茵出来一大片的血迹……“停手!”看到百无求的样子之后,归不归直接拦住了吴勉。随后老家伙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白发男人说道:“妖王的身体是傻小子的,它身死傻小子也不会好过……”
  
  百无求大叫的时候,吴勉已经发觉了不对停下了手。不过那柄黑色长剑并没有拔出来,剑尖一寸有余留在了妖王的胸口。鲜血也从妖王的胸口流淌了出来,顺着长剑的剑刃滴滴答答的流淌到了地面上……现在吴勉、归不归的和百无求都在这里,妖王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原本它已经闭着眼等死了,想不到只是胸口疼了一下,白发男人便停下了手。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了百无求胸前的血迹……妖王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它很快便反应了过来,对着吴勉、归不归笑了一下,说道:“是不是很疑惑?我和它走的太近了……这副皮嚢和它的魂魄有共鸣了……我这副皮嚢身死,百无求也会死掉。”
  
  “你吓唬谁呢!”百无求大叫了一声之后,再次举起来手里的砍刀,就要了结妖王。
  
  它动手的时候,嘴里大声喊道:“你以为老子会信你这听不懂的鬼话吗!老子现在就砍死你,老子死了算我自杀……”
  
  “傻小子,它真不是吓唬你……”这时候,归不归急忙冲过来,拦住了百无求之后继续说道:“这次它说的没错,那个身体原本就是你的。当初老疆卞应该是用特殊的手段,让你们两具身体产生了共鸣。要不然的话以你妖神魂魄从小到大占着这个身体,不会这么顺利的……”
  
  看着百无求莫名其妙的眼神,归不归继续解释道:“说的简单一点,你们俩的身体相同,同生同死……它的身体死了,傻小子你也活不了……”
  
  “不可能!”百无求瞪着眼睛继续说道:“那次在金陵的时候,老子不是一样被它揍的一身血吗?哪个时候怎么不见它陪着老子一起死?现在老子刚刚占了点便宜,就同归于尽了?老子不服!”
  
  这时候,妖王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看着刺进自己胸膛的长剑,不紧不慢的说道:“原本妖神的皮嚢被我占着,不会和它的魂魄产生同生共死的共鸣。不过你们来的不巧,这皮嚢正在闹脾气……”
  
  说到这里,妖王看了一眼吴勉,随后继续说道:“我听说你每隔几年,便会失去术法几天。我和你差不多,每过一段时间,这皮嚢就开始嫌弃我,想方设法要将我的魂魄赶出去。这几天就是它脾气的时候,如果不是这样,刚才你不会赢得这么轻松……”
  
  妖神的皮嚢不是一般妖物魂魄控制了的,当初老疆卞便想过将其他妖物的魂魄安置在里面,不想浪费了这样独一无二的妖神皮嚢。
  
  不过这些魂魄都驾驭不了妖神皮嚢,它们控制的皮嚢连站起来都费事,更别说会灵活使用了。
  
  而妖王占了一个便宜,它的魂魄从小到大都和妖神的魂魄在一个皮嚢里生存。千百年过去,它已经沾染到了妖神魂魄的气息,就连妖神的皮嚢都辨别不清。原本以为这样便会一直控制妖神的皮嚢,不过借来的东西毕竟不是自己的,时间久了还是会出现纰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