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三十四章 细作

第一百三十四章 细作

  虽然是在城镇当中,不过归不归还是选择了一块空地搭下了帐篷。帐篷围成了一圈,吴勉一个人守在中心的位置。
  
  已经到了王京附近,加上现在的修士们已经流失了一半,剩下不少修士也没有休息的意思。他们自发分组成几组,在帐篷周围巡视。一旦遇到了什么风吹草动,他们也好向吴勉这位大修士禀告。
  
  这些自发的修士当中,带头的便是门中长辈被妖物屠戮的安子城。修士们巡视的时候,他将一些辎重法器都取了出来,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之后,又重新放好。随后安子城拿来一壶酒和带到妖山上的果脯送到了白发男人吴勉的身边。
  
  将酒和果脯都送到了吴勉身边的时候,“大修士,晚辈幼年之时便听门中长辈提到您的大名,想不到还有能与您这样的大修士一起伐妖的机会。晚辈也没有准备什么,一点从老家带来的果子和水酒。您留着消磨时间……”
  
  吴勉瞟了安子城一眼,说道:“客气完了就请便吧,东西拿走……”
  
  一句话把安修士干在了当场,安子城尴尬的笑了一下。随后再次开口说道:“晚辈还有一个非分之想,听说大修士还没有收徒传艺。晚辈虽然拜过了师尊,不过这些年来师门凋零,家师与师门长辈们都已经相继故去。如果大修士肯开天恩的话,弟子愿摆在您的门下。鞍前马后孝敬师尊……”
  
  “别说的那么客气,我不收弟子。”吴勉看了一眼安子城之后,继续说道:“死了心就回去,没死心的话我继续让你死心……”
  
  “看来晚辈是没有这个福气了。”安子城苦笑了一声之后,从怀里面取出来一个小小的锦盒。
  
  将锦盒双手放在酒壶的旁边之后,继续说道:“原本晚辈还准备了一点拜师之礼,不过看起来应该没有什么用处了。一点小玩意儿,大修士您喜欢的话,就留在身边做个饰物也好……”
  
  说话的时候,安子城伸手抓向锦盒要将它打开,吴勉不由自主的看向锦盒,看看这个人准备的什么拜师之礼。
  
  就在锦盒被打开的一瞬间,里面突然冒出来一股白色的烟雾将吴勉笼罩在了里面。于此同时,安子城飞快的抓起来旁边的酒壶,将里面的酒水泼在了吴勉的身体上。被酒水泼中的烟雾立即变成了绿色的大火,已经站起来的吴勉变了一个火人。
  
  见到得手之后,安子城立即对着天空放出了一个火球。随后,城镇的四周同时冒出了无数的妖气。
  
  “原来你是妖物们的细作……”站在妖火当中的吴勉看了安子城一眼,他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好像那熊熊的妖火是烧在别人身上一样。在烈火当中看了安子城一眼之后,吴勉继续慢悠悠的说道:“你这是不打算做人了,是吧?”
  
  “六年前我就已经不是人了!”安子城大叫了一声之后,快速的向后退去。这时候,原本在四周巡视的修士们突然动手。他们从怀里取出来好像水晶球一样的物体,对着身边的帐篷甩了过去。
  
  在水晶球接触到帐篷的一瞬间,球体炸开里面冒出来绿色的妖火将帐篷笼罩在了当中。
  
  眨眼间,几十个帐篷都被火焰包围。帐篷里面的人不是有长生不老之力的吴勉,眼见着是活不了……安子城和其他的修士们得手之后,飞快的向着东南方逃窜了下去。此时他们已经在四周埋下了禁制,谁也别想施展遁法逃离这边烈焰之地。而满身大火的吴勉只是冷冷的看着这些远逃的方士,并没有追赶的意思。
  
  这时,城镇四周出现的妖物已经围拢了过来。让吴勉没有想到的是,带队的人并不是妖王,而是那位被他饶过了一命的前太子疆断。数千名妖兵将这里层层围拢了起来……“你这是来报答上次的不杀之恩吗?”吴勉看了疆断一眼之后,继续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一会用你的性命做报酬。”
  
  “还在嘴硬……”疆断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你被陛下特制的妖火烧熔,身体是不是一动都动弹不得?这妖火也算为你和归不归特制的,只要妖火还在烧着,你便动弹不得,直到身体和魂魄都被烧得一干二净……归不归和百无求呢?你们去寻找他们……”
  
  说到一半的时候,疆断才发现周围并没有归不归和那位前任妖王的尸骸。当下立即命手下的妖兵寻找,好在看着白发男人一动不动的站在对面。不安的心这才稍微的平复了一点……就在妖兵到处寻找归不归和百无求尸骸的时候,吴勉再次开口说道:“这么说起来的话,你们一直都藏着这里。之前是安子城带着他的弟子搜查的,看来你们早就定好是在这里动手的,难为你们躲藏了这么久。”
  
  “到底是大修士,被这样的妖火烧了半天,竟然还有力气开口说话。”疆断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你们不是一样吗?也在妖山安插了细作,说出来那只妖物这么吃里扒外,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一点……”
  
  吴勉摇了摇头,用他特有的语调说道:“不用客气了,这样挺好。妖山阴寒正好来点火暖和一下。”
  
  “嘴硬”疆断冷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那你就继续烤火吧。我倒要看看你这长生不老之身能撑……为什么你的头能转动?”
  
  说了一半的时候,疆断突然反应了过来。被这无名妖火烧着之后,不是应该一动不动吗?说话已经是极限了,为什么这个白发男人的脖子还能转动?不对……这无名妖火对他没有影响,他是在演戏……明白过来之后的疆断立即对着身边的几千妖兵大声喊道:“不等他被妖火烧死了,谁将吴勉的首级砍下来,我便上奏陛下,给它第一等的功劳!”疆断这句话刚刚说完,几乎所有的妖物都举着手里的妖器向着白发男人扑了过去。而喊话的疆断却趁着这个机会向后逃窜了出去……疆断逃出去十几步,便听到身后传来了归不归的声音:“来了就走?你不是再找老人家我吗?现在我老人家到了,你这个做主人的却要逃席,过分了吧……”
  
  老家伙声音响起来的时候,疆断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衣服领子在后面被人楸住。随后它的双脚离地,竟然被身后的人提了起来。这时,那个破锣一样的声音响了起来:“上次看在你爸爸的份上,饶了你一次。怎么记吃不记打?还敢来这里送死……”
  
  百无求……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疆断的心已经凉了半截。它连回话的勇气都没有了,当下偷眼看了看冲向吴勉的那些妖物。就见此时妖物们已经有小半都倒在了地上,剩下的妖兵已经向着四外逃了下去。
  
  这时,从城镇当中其他的房屋当中冲出来刚刚被‘烧死’的修士们。他们冲出来之后便结成了阵法,和这些死里逃生妖物们战在了一起……看到大势已去之后,疆断深深的叹了口气。
  
  对着归不归说道:“你们是怎么算到我们定在今晚动手的?”
  
  “我们人参说的!”这时候,一个和小任叁有几分相像的人参娃娃从归不归的脚下钻了出来。随后冲着疆断说道:“你们几个定下计策的时候,我们人参就在地下偷听!”
  
  “曹石头,你是他们在妖山的细作……”看到了这个小娃娃之后,疆断什么都明白了,它看了一眼吴勉,随后继续说道:“也是你把避火的法子告诉他们的,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