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归不归的看法

第一百一十四章 归不归的看法

  “陛下,朱棣几次三番派出修士和妖物惊扰圣驾。我们不能什么都不做……”说话的时候,杨军有意无意的看了吴勉、归不归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臣以为应该还以颜色……”
  
  还没等杨军说完,却被小皇帝打断了他的话:“这次恐怕你是冤枉朕的那位四叔了,你以为朕出了事的话,几位仙长不会替朕报仇吗? 一命还一命的事情燕王是做不出来的。这次八成是朕的那位堂妹自己的意思,想要替它的父亲分忧。
  
  这才找到了毛骧,假传了燕王的口谕。现在说起来,你们锦衣卫指挥使死的多少有些冤枉……”
  
  杨军还是不甘心,正想要继续劝说的时候,小皇帝摆了摆手,继续说道:“现在指挥使的职位已经空了出来,朕原本想着由你来补缺。不过刚才朕想明白了,你还是待在朕的身边为好。真做了指挥使的话,要做的事情太多,朕再用你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的方便。你还是继续做你的千户,等到了结北平的事情之后,朕再晋升你的官职。”
  
  杨军听到之后,马上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说道:“臣是一介武夫,原本就没有什么指挥之能。能在陛下身边做一名侍卫,已经是杨军几世修来的福气了。”
  
  杨军虽然只是一名五品的千户,不过他也是皇帝身边的大红人。朱允文走到哪里都要带着他,这样的待遇就连刚刚死去的锦衣卫指挥使毛骧都没有。毛骧死前还要去看杨千户的脸色,这在锦衣卫内部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陛下说的没错,这次应该不是朱棣授意。老人家我也和陛下一样的想法。”
  
  这时候,归不归的分开了正在斗嘴的两只妖物之后,笑咪咪的走到了小皇帝的身边。随后继续说道:“我们几个守在陛下身边,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不过什么也不做的话也不好,这几天老人家我就想办法给燕王回礼。不管那只半妖是不是他的子嗣,这件事燕王总是脱不了干系的……”
  
  “做点什么也好,那就请几位仙长费心了。”小皇帝微微一笑之后,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后继续说道:“还有一件事朕忘了问,那件盖着国玺的盟约,几位仙长追回来了没有?如果到了朱棣的手里,朕担心他会用这个做文章来扰乱朕那五十万大军的军心……”
  
  说到这里,归不归脸上的笑容有些尴尬。原本那件盟约上面是做了手脚的,吴勉、归不归可以找到它的气息。之前就是寻着这气息才找到的小皇帝,不过千刃将它让妖物带走之后,这气息便泥牛入海一般,再也感觉不到。白天小皇帝酣睡的时候,吴勉、归不归想尽了办法都没有再发现盟约上面的气息。
  
  “陛下不用担心,老人家我一定会找回盟约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左右不过两三天,我老人家便能找到盟约,这陛下放心好了。”
  
  “老仙长办事,朕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朱允文还想再说几句的时候,发现吴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
  
  两只妖物也一个哈欠接着一个哈欠的,当下小皇帝微微一笑,请他们几个回去休息。
  
  杨军原本想留下归不归在外殿守护,不过小皇帝不想这样的指使这样神仙一般的人物,留下归不归守夜未免有些太不恭敬了。当下还是请老家伙回到不远处的寝室休息,有什么事情喊一声老仙长也就过来了。
  
  不过接连两次皇帝的寝宫都被妖物闯了进来,杨军不敢大意,最后还是派了五百名侍卫将寝宫团团围住。里面值守的太监每过一刻就要查看皇帝是否还睡在龙床上,随后要向外面的侍卫通报。侍卫首领还要和他对接,虽然可能会惊扰到皇帝。不过现在非常时期,只能这样了。
  
  杨军安排侍卫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带着两只妖物回到了自己的寝室。他们三个刚刚进来,便看到白头发的吴勉已经站在寝室当中了。吴勉站在桌前,桌子上摆放着那柄被他找回来的法器斩鲲。
  
  只是现在的斩輥好像变了一件法器似的,原本闪烁着的光芒已经消失。如果不是它还在轻轻颤抖着,谁看见也会以为这不过就是一柄普通的长剑而已。
  
  “斩輥这是怎么了?”小任叁蹦蹦跳跳的到了吴勉身边,小家伙看了一眼皱着眉头的吴勉,轻轻的摸了摸斩輥的剑身之后,继续说道:“它怎么好像是被吓坏了一样?你看看这哆嗦的,好像挨了打一样……”
  
  这时候,归不归也走了过来。论起来炼器一道来,老家伙要比吴勉高明的太多。将斩鲲拿在手中端量了一阵之后,他这才开口说道:“大术士好手段,轻轻的一弹之下,竟然伤了斩鲲的器魄。这样的大法器都是有器魄的,就好像人的魂魄一样。好在这一下伤的不是太重,过些日子斩鲲会恢复回来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顿了一下。
  
  他迟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这一下也算是打痿了斩輥,以后如果你再要和大术士动手的话,不能再使用斩鲲了。它再见大术士只能拖你的后腿……”
  
  “再和席应真动手,那就是拼命了……”
  
  吴勉将斩輥从归不归的手上拿了过来。他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剑身之后,继续对着老家伙说道:“老家伙,依你看我和席应真以死相搏的话,从你的眼里我的胜算有几成?”
  
  “什么叫你和我们家席应真老头儿以死相博?那得等到我们人参死在你们前面! ”小任叁的眉头皱了起来。随后它跳到了桌子上,对着吴勉、归不归说道:“我们人参活一天,就不许你们动手!想要动手的话先弄死我们人参!”
  
  “吴勉也就是问问,这有什么?当初他不是还问过和徐福大方师以死相搏谁谁蠃吗? ”归不归嘿嘿一笑,将小任叁抱起来扛在了肩头,随后继续说道:“这次也是那个意思,问问而已,又不是真的要去和大术士拼命……”
  
  “老家伙你别扯这么没用的,赶紧说,你叔叔和你干爸爸拼命的话,谁能弄死谁?”这时候,百无求也凑了过啦,它也想听听到底是吴勉能不能和席应真有一战之力。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吴勉说道:“其实吧,这还不到和大术士拼命的时候……从人参那边算大家都是一家人,一点误会总是有的,可是还不到拼命的程度。过几天老人家我去一趟北平,有什么和大术士说开就好了,不能只听姚广孝的挑唆。那什么,人参你和老人家我一起去……”
  
  听到归不归岔开了话题,百无求一脸不满的看了他一眼,说道:“老子问你拼命的事,你说什么拉关系……”
  
  没等二愣子说完,吴勉突然来了一句:“我明白了……”说完之后,他将手里的长剑收好,随后开始催动五行遁法,消失在归不归和两只妖物的面前。
  
  “老家伙,你叔叔这是什么意思?说走就走了?”百无求皱着眉头对归不归继续说道:“不是我们当晚辈的背后说他,这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还有那么一大堆事情都没完,不说清楚就走……”
  
  “让你小爷叔走吧。”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姚广孝差不多也要消停了,剩下的就看战场上的了。不过可惜小皇帝选错了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