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零三章 用意

第一百零三章 用意

  “陛下宅心仁厚,叛王朱棣如果还有一点良心,就应该给自己上了枷锁,前来京城向陛下请罪。”毛骧拍了一句马屁之后,继续说道:“臣在叛王朱棣的身边也安插了多名锦衣卫,北平的一举一动都在臣的掌握之中。根据他们传来的消息,朱棣打着联合宁王一起出兵的幌子,已经软禁了宁王,已经吞了宁王手中的朵颜三卫……”
  
  毛骧说的已经在密折当中上奏给了皇帝,朱允文阅兵之前便看到了密折,当下没有兴趣再听毛骧说一遍。当下小皇帝直接打断了指挥使的话,说道:“这些朕已经都知道了,说点朕不知道的来。”
  
  毛骧当下闭上了嘴巴,犹豫了一下之后,回头看了昏昏欲睡的归不归一眼。刚刚想让皇帝请这位老仙长回避的时候,朱允文看出来他的心思,说道:“有什么都直说,有归老先生在这里,不会走漏消息出去的。”
  
  听到小皇帝如此的相信这个老家伙,毛骧只能继续说道:“刚才陛下阅兵的时候,臣收到漠北瓦剌蒙古人与朱棣相互往来的书信。瓦剌人愿出二十万蒙古兵,与朱棣合兵一起攻打京师。书信使用蒙古语所写,现正在锦衣卫翻译,马上便会有译文呈上……”
  
  说到这里,毛骧顿了一下,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臣以为他们两军合兵的话对我大明大大不利,以臣愚见,陛下应该下旨让其他的藩王出兵,一起阻拦蒙古大军……”
  
  “燕王与蒙古人合兵?”朱允文微微一笑,随后摇了摇头,对着毛骧说道:“朕这位四叔假意借蒙古人逃脱已经是极限了,如果要他与蒙古人合兵,他却是万万做不出来的。当年燕王、宁王于蒙古人争战多年,手上沾染了无数鲜血。现在要他与蒙古人合兵,朱棣也担心蒙古人会趁机在背后给他一下。”
  
  说到这里,朱允文拿起龙书案上的镇纸,在手里把玩起来。嘴里继续说道:“而且现在的瓦剌人也不再是当年的蒙古铁骑了,他们最多也只是帮着摇旗呐喊一番,得点好处就可以回去了。真的要他们征战的话,战鼓刚刚敲起来,这些人就要四散奔跑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小皇帝又看了毛骧一眼,随后继续说道:“除了这个之外,还有什么朕不知道的事情吗?”
  
  毛骧的脸上出现了一丝为难的表情,他再次偷眼看了坐在角落里的归不归。这次老家伙终于忍不住了,他笑眯眯的站了起来,对着小皇帝说道:“陛下,老人家我想起来白天晒的衣服忘记收了。我老人家回去收衣服,稍后就回来……”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转身向着宫殿大门的位置走了过去。
  
  “老仙长说笑了,您住在皇宫当中,什么时候要老人家您操心过这样的琐事?”小皇帝见到归不归借口离开,当下他立即从龙椅上站了起来,快走几步到了老家伙的身前,将他请了回来……好不容易再次安置好这个老家伙之后,朱允文这才对着毛骧再次说道:“朕刚才说过的,有老仙长守在这里,不会有消息走漏出去的。你还想让朕再说几遍?”
  
  听到小皇帝的话里带出来不悦之意,毛骧急忙跪倒,对着朱允文磕头,说道:“臣糊涂了……归老仙长是神仙一般的人物,怎么会和燕王扯上关系。臣听到的消息一定是假的,回去就重重的罚那些造谣生事的锦衣卫?
  
  “毛骧大人你真是会说话,你这么一说好像是老人家我真出了什么事情一样。”这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小皇帝说道:“陛下,你还是让指挥使把话说清楚,他到底得到了什么假消息?怎么听起来好像老人家我脱不了干系?
  
  没等小皇帝过来打圆场,毛骧已经开口说道:“说起来也不算什么事情,不过就是几个锦衣卫在城外安源寺里,听到几个和尚说起来那位恶僧姚广孝昨晚来过了皇宫,还和老仙长您见了一面。不过具体你们二位说了什么,那几个和尚便说不清楚了。也不知道老仙长和陛下说没说起来过这件事……”
  
  “昨晚发生的事情,今天毛大人就知道了。大人不愧是锦衣卫的指挥使,那么说起来的话,那几个和尚已经在锦衣卫的沼狱当中了吧……”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小皇帝继续说道:“昨晚广孝和尚的确来找过我老人家,当初老人家我和他还有点交情,那个和尚只是来叙叙旧的。顺便又说了几件闲事……”
  
  “不止是闲事吧?”毛骧既然已经得罪了这位老仙长,当下索性便得罪到底了。他看了一眼小皇帝之后,继续说道:“陛下,那几个僧人已经被臣派人抓到沼狱当中了。其中一人正是恶僧的弟子慧道……不过慧道和尚熬刑不过,已经死在了沼狱……”
  
  沼狱死人原本不算什么,不过今天死的和尚太重要。没有了这个人证,毛骧自己都觉得有些承受不起。这也是他一直吞吞吐吐不肯说出这件事的缘故,现在这位老仙长有和姚广孝私下串通的嫌疑。只是没有了人证,他便没有了底气。
  
  慧道这个名字朱允文是听说过的,他是姚广孝的弟子,不过因为天姿所限,没有和其他的师兄弟一样修炼出术法。只是替那恶僧看管各地的庙产,在姚广孝的身边,算是个管家一样的人物。
  
  根据毛骧拷问出来的口供来说,昨晚姚广孝见过了归不归之后,又去见过自己留在京城的几个弟子,其中就有慧道和尚。
  
  姚广孝要慧道和尚从各地的庙产当中拿出钱来,供给燕王造反之用。
  
  说话的时候,姚广孝无意当中说出来自己刚刚见过归不归的事情。慧道听到之后原本是打算烂在心里的,不过今天庙里的和尚见到小皇帝阅兵,他们都知道自己师尊和这位皇帝不对付,担心皇帝会报私仇,一个个都忧心忡忡。
  
  为了打起来和尚的精神,慧道将昨晚自己昨晚见到了师尊的事情和他们说了一遍。没有想到毛骧早已经安排了锦衣卫在京城周围各个寺庙当中转悠,锦衣卫听到了慧道的话之后,不由分说将这些和尚们都抓到了沼狱当中严刑拷打。
  
  慧道知道的事情也不多,当下被严刑拷打之后,说出来姚广孝昨晚确实来过京城,还在皇宫里面见过了归不归。至于他们说了些什么,他就不知道了。动刑的锦衣卫以为慧道还有什么事情没有交代,当下继续用刑。结果慧道熬不过刑具,在毛骧赶回沼狱的时候,和尚已经熬刑不过,没有了呼吸。
  
  朱允文可不相信归不归会和姚广孝混在一起,他看了毛指挥使一眼之后,说道:“老仙长和姚广孝的关系朕是知道的,他们原本就是一师之徒,见见面叙旧也没有什么。你真是小题大做了。”
  
  小皇帝说话的时候,归不归脸上出现了一丝怪异的表情,老家伙看着朱允文,说道:“姚广孝昨晚刚刚见了我老人家,然后就去见自己的弟子。什么时候开始,师父去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情都要和徒弟们请示的?”
  
  “还卖了这样的纰漏,让锦衣卫都能听到他和弟子们的谈话。”小皇帝明白归不归话里的意思,当下顺着老家伙的话继续说道:“这就是要离间朕与老仙长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