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零一章 罢战

第一百零一章 罢战

  走出了北王府之后,姚广孝看了自己的弟子一眼,说道:“收手吧,继续下去的话小心引火烧身……”
  
  灌无名愣了一下,随后说道:“这次安道陵的事情和弟子无关,是他自作主张掳走了邵家的孩子……”
  
  “安道陵和你无关,祖庭呢?他总和你有关了吧?”和尚轻轻的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是谁和他说大术士要了结朱允文的?如果不是这么说,祖庭还是那个户部侍郎。他们父子也不会这样。”
  
  听了姚广孝的话,灌无名低头不语。和尚再次看了他一眼之后,继续说道:“现在起你不要再出手了,让燕王和朱允文在战场上定胜负吧。你我为燕王出谋划策就好,再不要搞这种小动作了。”
  
  “那师尊您呢?”听到姚广孝说完之后,灌无名突然抬起了头。表情怪异的对着自己师尊继续说道:“您把大术士弟子参与进来的消息透露给外人又是什么意思?虽然您没有直接说出来他的名字,可是这点把戏能瞒得住吴勉和归不归吗?”
  
  说到这里,灌无名深深的吸了口气,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祖庭现在这个样子,师尊您是不是多少也要担点责任?祖庭是被灌无名拉下水的,不过变成这个样子却并非我的过失。”
  
  说到这里的时候,姚广孝、灌无名师徒俩的目光对视,二人眼中已经看不到昔日的师徒情分了。
  
  对视了良久之后,姚广孝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看来你心里还在记恨京城那件事……”
  
  “师尊说的是哪件事?弟子记不得了。”灌无名直接打断了和尚的话,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燕王殿下还在等着弟子,给吴勉、归不归传话的事情就麻烦师尊了。您没有什么事情的,弟子这就告辞了。”
  
  说完之后,灌无名对着和尚施礼,随后就头也不回的向着城外燕军大营的方向走了过去。
  
  看着自己弟子的背影,姚广孝轻轻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该舍掉的一定要舍掉……方士舍了,同门舍了,现在终于轮到弟子了……最后就是这一身的皮囊……”说完以后,他开始施展遁法消失在了北平王府的门口。
  
  皇宫大内当中,祖庭失踪的风波很快便平息了起来。各地征调的大军陆陆续续的集结在了城外,此时,粮草、辎重也都已经准备完毕,只等着皇帝定下征讨北平的日期。
  
  这几天当中,小皇帝忙得连用膳的时间都在接见大臣。归不归则一直守在朱允文的附近,始终没有离开小皇帝的视线范围。而吴勉则住在了邵府对面的一间空置民宅当中,经过之前邵南华被安道陵掳走这件事,白发男人再也不放心邵家母女俩。
  
  吴勉暗中在邵家摆下了阵法,邵府有什么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耳目。在这个白发男人的心里,自己的后代要比朱允文和他的江山社稷要重要的多。
  
  而百无求和小任叁两只妖物则回到了它们自己的府中,在皇宫待得久了,这两只野惯了的妖物实在受不了。反倒是回到了府中,被高如柏和焦大郎服侍着要自在的多。如果皇宫或者邵家发生了什么事情,它们俩的本事眨眼之间便能赶到。
  
  祖庭被人救走之后的第三天晚上,归不归正在陪同着小皇帝接见兵部尚书和几位将军的时候,他脸色突然一变,随后向着宫殿外面看了一眼。杨军看到了老家伙的动作,当下凑过来低声说道:“老仙长,有什么不对的吗?”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杨军说道:“没事,老人家我就是看看到了什么时辰了。看样子今天陛下又要忙到天亮了……”
  
  “这几天大军就要开拔了,陛下是要忙一些的。”杨军松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这几天也是难为老仙长了,等到捉拿到了朱棣逆贼,我们就可以都松口气了。到时候陛下迎娶了邵家小姐,邵小姐成了皇后,您和吴勉仙长便都是国丈了。”
  
  归不归笑了一声,说道:“那是吴勉的福气,老人家我可攀不上这个亲戚……千户大人,老人家我有点事情要去找一下吴勉。你在这里伴驾,我老人家去去就回。”
  
  听到归不归要离开,杨军的眉头便皱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他才说道:“那您快去快回,老仙长您不在身边,我的心里没底。一旦有个风吹草动,杨军不知道如何应对。”
  
  “不会出事的,你以为朱棣不怕报复吗?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冲着杨军做了个鬼脸。还没等千户大人反应过来,老家伙已经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片刻之后,归不归出现在了那座烧毁正在等着重建的乾清宫中。此时,一个人影已经在这里等着他,看到老家伙出现之后,人影微微一笑,说道:“我都说过不急的,归师兄您不用这么快赶过来。”
  
  说话的正是和尚姚广孝,老家伙看了他一眼之后,嘿嘿一笑,说道:“还是称呼我老人家施主吧,现在你是和尚,老人家我是散修。大家早就不是方士了,再说和尚你现在是大术士的弟子,你这么叫好像我老人家在占大术士的便宜……这次来见老人家我,是打算弃暗投明吗?”
  
  姚广孝微微一笑之后,说道:“师兄玩笑了,大家各为其主,和尚我怎么会做那么样的事情?这次我来是替我家师尊向师兄传个话,应真先生想见见您和吴勉先生。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方便?到时候你们两位去北平,或者大术士来南京都是可以的。”
  
  “大术士要见我们?”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么说的话,你们是把祖庭那个黑锅扣在我们头上了是吧?不过老人家我有件事情想不通,和尚你就不怕我们见了面,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大术士知道之后对你们师徒执门规吗?”
  
  “归师兄又玩笑了,祖庭是被你们抓住的,又是在你们手上被折磨成了这个样子。您随便挑拨几句,大术士就会相信吗?”姚广孝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祖庭是被安道陵拖进来的,和尚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想要劝阻已然来不及了。”
  
  之前姚广孝曾经给了归不归写了一封信,上面编造了一个假的人名,说是大术士的弟子。当时老家伙还觉得他这样做是画蛇添足,现在看起来这个和尚早就做好了把自己摘出去的准备,那封书信正好做了他想要‘救出’祖庭的物证。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广孝,你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变……说吧,这次除了来替大术士传话之外,还有什么事情吗?老人家我可不信你就为了一句话亲自跑一趟。”
  
  “还是师兄了解和尚”姚广孝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和尚还是老生常谈,朱棣、朱允文他们叔侄的事情让他们在战场上分一胜负。我们在一旁看着就好。如果燕王输了,和尚会朱允文为尊。
  
  反过来建文皇帝输了,您和吴勉先生也不要再找燕王殿下的麻烦。如何?”
  
  归不归看了和尚一眼,说道:“这次算是真正的罢战了?不过老人家我不明白,和尚你怎么知道朱棣一定会赢?”
  
  姚广孝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胜负原本就在未知之间,和尚我怎么可能知道?只是尽人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