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九十九章 还手之力

第九十九章 还手之力

  安道陵推开厢房大门一瞬间,便看到了一个白衣白发的男人坐在床榻上。自己那两名弟子没事人一样的坐在他的面前,看到安道陵进来先是愣了一下,一男一女两个人同时站了起来,男人对着满脸惊恐的老道士说道:“您老人家有什么要吩咐吗?”
  
  此时的安道陵惊愕的已经说不出话来,而坐在床榻上的白发男人用他独有的方式笑了一下,说道:“是来找我的吗?”
  
  “邵小姐你不要担心,我们师父是有修为的道士,不会难为你的。”女人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师父会是这样的表情,邵家姑娘好端端的坐在床上,师父为什么好像见到了活鬼一样……“你们说他是谁? ”安道陵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眨巴眨巴眼睛确定眼前这个男人正是那个传说当中的小白脸之后,继续对着自己的两个弟子说道:“你说那个人是邵家小姐?”
  
  那一男一女不明白自己的师尊是什么意思,两个人同时回头看了吴勉一眼之后,男人加着小心的说道:“是啊……这不就是您老人家之前带回来的邵家小姐吗?”
  
  听了自己弟子的这句话,安道陵瞬间明白了过来,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坐在床榻上的白发男人说道:“那位千户大人就是你幻术所化的吧?从皇宫里面出来的人根本是大修士你……好算计……”
  
  听了老道士的话,那一男一女再看那位邵家小姐,还是没有什么变化。难道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是什么了不起的修士吗?怎么看也不像啊……看到吴勉一言不发,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安道陵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你算准了我一定会找杨千户传递消息,便去了燕王府自投罗网。等到我传音将信函给你的时候,再故意的演了—场戏……就是为了让我现身出来,天生桥上那一场大戏,是你为了在我身上暗藏法器。你可以顺着法器的气息找到我,也就算找到邵家小姐了。对吧……”
  
  安道陵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背后突然出现了一柄闪烁着秋水光芒的长剑。这病长剑围着老道士转了一圈之后,瞬间向着吴勉飞了过去。随后竟然在安道陵的眼皮子底下,消失在了白发男人的身体当中。
  
  “好法器……跟着我这么久,竟然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它的存在……”看了一眼吴勉之后,老道士知道自己大势已去。在这样大修士的面前,自己连逃走的机会都不会有的。当下他索性豁出去了,走进了厢房当中。坐在了吴勉的面前,继续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在望春楼里,鸨儿给邵家小姐换衣服之后,那位邵姑娘已经是大修士你变化的……那个时候不杀我,就是等着其他燕王暗藏的修士露头,是吧?”
  
  这时候,吴勉终于开了口:“你已经给他们做了坏榜样,你死活是小。一旦他们当中有人学你,明天再去邵家绑走一个,我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浪费在你们身上。还是一起走吧,黄泉路上也好有个作伴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勉收了幻术,那一那一女惊愕的当场叫了起来。这时候,白发男人已经走到了安道陵的身前,对着他说道:“看在你没有为难邵南华的份上,你自杀吧,我不难为你的魂魄……”
  
  吴勉说话的时候,安道陵已经感觉到外间屋自己同伴的气息正在快速的消失。一眨眼的功夫他已经感觉不到那里还有活人的气息了,看来归不归已经下手,了结了那些暗藏在京城的修士。现在自己这边的修士除了他之外,其余的都已经死绝了,燕王能依仗的只剩下姚广孝那一派的师徒了。
  
  “还在等什么?在不走的话,好的投胎机会便轮不到你了。”看着老道士不敢自己了断,吴勉的脸上露出来不屑的笑容。他看了一眼冷汗直流的安道陵说道:“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放弃的……”
  
  说话的时候,吴勉身体里面的长剑再次飞了出来。它消无声息的飞到了安道陵的面前,老道士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死在这柄长剑之下了。他杀人的时候眼睛眨都不眨,现在马上就要死在别人手上,却吓的冷汗直流,浑身上下哆嗦个不停。已经紧紧闭上了眼睛,等着自己马上死在这长剑之下。
  
  没有想到的是,长剑围着他飞了一圈之后,竟然垂着剑头飞回到了吴勉的身边。似乎它对安道陵不感兴趣,觉得这个老道士不配死在自己的剑刃之下。
  
  “法器当中,你也算是有性格的了。”天地之间看谁都不顺眼的吴勉,竟然冲着自己的长剑苦笑了一声。随后伸手将身后男人身上佩戴的一柄短刀拔了出来,看着安道陵说道:“再给你一次机会,自己来吗?”
  
  安道陵用力摇了摇已经僵硬的脖子,低声说道:“劳烦大修士送我一程,安道陵也就瞑目了……”
  
  “麻烦,还要弄的一身血腥气……”吴勉翻了翻白眼,手一松那柄短刀突然飞射进了安老道的心口。看着倒在地上抽搐了一阵便气绝身亡的老道士,吴勉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吓得移一动不敢动的一对男女,说道:“看在你们俩还算恭敬的份上,带着安道陵的尸体去北平吧……替我转告朱棣,再有下一次用这些女人来要挟我,这个老道士就是他的下场。”
  
  逃出生天的那一对男女急忙将安道陵的尸体用床席包裹上。他们俩没有五行遁法,当下等到明天一早,在带着这具尸骸出城。
  
  了断老道士之后,吴勉背着双手走出了厢房,看到外间房里的几个人已经都倒在了地上。白发男人对着坐在台阶上正在冲着自己笑的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不留个活口让杨军去审审吗?”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这样最好,小皇帝他爷爷最喜欢灭人家满门了。他们几个死有余辜,不过连累到别人就没什么意思了。”
  
  说到这里,老家伙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南华那丫头已经送回家了,不过你真的不打算把那母女俩送到皇宫避避吗? 一旦再有人打她们的主。”
  
  “皇宫?你打算把邵南华送到朱允文的嘴边吗? ”吴勉用他特有的眼神看了老家伙一眼,随后继续说道:“那个败家子正在打邵南华的主意,你让我送羊入虎口?老家伙,你是不是收了朱允文什么好处?”
  
  “天地良心,老人家我也不想让南华那孩子嫁入帝王家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既然该死的都死了,应该在不会有人对小皇帝下手了。你回去守着邵家的娘俩。皇宫的事情不用担心,交给老人家我了。”
  
  吴勉还没说话,便被这个老家伙看出来的心思。当下他也没有客气,点了点头说道:“现在总算是可以安静几天了,皇宫里面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天塌下来你自己顶着,别指望我……”说完之后,在一脸苦笑的归不归面前,吴勉施展了五行遁法消失在了老家伙的面前。
  
  看着吴勉消失之后,归不归苦笑了一声,随后也施展了五行遁法回到了皇宫之中。老家伙回来的时候,等候多时的杨军便直接说道:“怎么只有老仙长您自己一个人回来?你们找到那老道士和邵家小姐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