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九十四章 骨肉之刑

第九十四章 骨肉之刑

  燕王作乱,给袓庭提供了可以接近皇帝的机会。他在身上暗藏了磷火虫,只要吴勉、归不归的二人被那个叫做安道陵的老道士调走,自己便将磷火虫传到其他人的身上,在操控这种异虫引燃那个人,既然爆炸烧死小皇帝。
  
  袓庭自以为自己是朝中大员,谁也不会相信他这样的人会施展术法行刺皇帝。
  
  到时候趁乱将自己身上那些装着磷火虫的容器销毁,就算吴勉、归不归回来也查不到他这个户部侍郎的身上。
  
  只不过袓庭自己没有想到一向畏火的妖物竟然会保着小皇帝逃出了火海,而且他也不知道小任叁和席应真的关系。直到后来从归不归的嘴里,才隐约的听到一点有关大术士和那只人参娃娃的父子关系。
  
  这样一来,袓庭便不敢再贸然出手。直到看到安道陵再次出手,将这个老家伙也调走之后,他才将磷火虫引到了小太监的身上。想不到自己刚刚开始催动这些异虫,那个老家伙便杀了自己一个回马枪。直到现在他都想不通自己的破绽在哪里,归不归是怎么怀疑到自己身上的。
  
  袓庭刚刚说到这里的时候,就见眼前突然有人影闪过。随后就见刚才消失的白发男人带着一个年轻男子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那年轻男人正是袓庭的儿子袓元方。他没有术法的根基,被吴勉强行施展五行遁法带来。刚刚落地便倒在了地上,一边剧烈的抽搐着,一边大口大口将肚子里面的东西一股脑的都吐了出来。
  
  “你竟然敢骗我……”吴勉出现之后,冷冷看着焦尸一样的袓庭。随后用他特有的语调继续说道:“看起来你打算就这样一直熬下……”
  
  “不关我儿子的事,看在大术士的份上不要连坐!”看到了自己独子在面前痛苦的样子,袓庭挣扎着爬了起来,对着吴勉继续说道:“该说的我都说了,安道陵的确是住在元方的外宅……”
  
  吴勉已经没有了继续和他说话的心思,他用脚尖轻轻踢了踢好像在发羊癫疯一样的袓元方,说道:“起来,你自己和他说。”
  
  被白发男人踢了一下之后,袓元方停止了抽搐。这时候,归不归取出来一枚丹药,用清水化开之后给他灌了进去。片刻之后,袓元方也不再呕吐。他喘着粗气爬了起来之后,哭着对着眼前的这些人说道:“我父亲是当朝三品侍郎……你们要什么我都给你们……放了我吧……你说的那个老道士就住了一晚……他早就走了……”
  
  袓元方以为自己是被绑票了,被遁法带过来他眼睛花的几乎看不到什么东西,耳朵也是一片嗡嗡之声,刚刚他们几个人的对话这个年轻人一个字都没有听到。不过就算看到了,也不敢相信那个焦炭一样的人会是他三品侍郎的父亲。
  
  “听到你儿子说的什么吗?”吴勉看了袓庭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他那外宅除了几个廝混的妓女之外,再找不到什么其他的人了……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安道陵来的时候的确住在那里……”祖庭呆楞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他一定是还有其他藏身之所,这个我就真不知道了……你先放了元方,我一定想办法把他找出来,你先放了我儿子,他什么都不知道。”
  
  “两位仙长,还是我来问他们父子吧。”这时候,已经安置好众官员的杨军回来。他先是对着皇帝行礼,随后继续说道:“拷问的活,锦衣卫要比两位仙长在行。”
  
  吴勉和归不归对了一下眼神,随后两个人同时向后退了一步。将这一对父子俩让给了杨军,杨总旗动手拷问之前,先回身对着小皇帝说道:“请陛下移驾,这里稍后会有些血腥气,冲撞了陛下臣承担不起。”
  
  “今天的血腥之气朕见到的还少了吗?”朱允文微微一笑,继续说道:“连点血都不敢见,你也太小看朕这个皇帝了。把你的手段都拿出来,一定要问出来邵家小姐的下落……”
  
  “那臣下就不恭了……”杨军说完之后,转身走到了袓庭的身边。说道:“袓大人,洪武三十二年,你因为李善长的案子牵连进过几天沼狱。那时候我便奇怪你怎么能熬过沼狱的大刑,现在才明白原来你是有术法傍身的修士。不过不知道你熬刑的术法教没教过给你的儿子?沼狱有一百零八套刑具,虽然皇宫大内不便施展。不过杨军还是有办法凑出来三五十刑具,用在你家公子身上的……锦衣卫来,将袓公子的衣衫除去,准备动刑了……”
  
  杨军说话的时候,一直跟着他的几名锦衣卫小旗走到了袓元方的身边。三下两下扒光了他身上的衣服,随后用笔墨在袓元方身上几个要害的部位画圈。这位袓公子不知道他们想要干什么,当下吓得哇哇大叫,却不敢挣扎逃走。
  
  看着手下已经准备动手,杨军当下对着袓庭说道:“袓庭,我问你,那名刺客的下落在哪里?”
  
  “我真不知道那道人的下落……你们冲着我来,不要伤他……”看着几个锦衣卫已经拔出来自己身上的匕首,袓庭大叫了几声之后,跪在了皇帝的面前,继续说道:“行刺陛下的人是我,不关袓元方的事情。请陛下饶了他……”
  
  “袓庭,当年李善长、胡惟庸的案子你也是参与其中的。他们两家都是灭九族的,朕还记得当年你是鼓动太袓皇帝灭他们九族的官员。”皇帝看了焦炭一样的袓庭一眼,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不过太袓皇帝遗命当中,要朕款待下臣。只要你说出来邵家小姐的下落,朕就给你恩旨,免了你全族的死罪。”
  
  袓庭倒在地上磕头说道:“那道士根本不信我,臣下属实不知道他将邵家小姐掳到哪里去了……”
  
  听了袓庭的话,杨军对着手下的小旗说道,动刑,手下留分寸,不要伤了他的性命。”
  
  这句话刚刚说完,一名小旗已经用匕首削掉了袓元方的右手小指。随后另外一名锦衣卫小旗用准备好的盐巴按在了他的伤口上,随着一阵撕心裂肺的叫声,袓元方疼的在自己父亲的面前打滚。他从小娇生惯养,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罪?
  
  随后动手的小旗将袓元方的小指捡起来,摆放在了袓庭的面前。这时候杨军对着袓庭再次说道:“袓庭,我问你,那名刺客的下落在哪里?
  
  这时候袓庭看着自己面前的断指,喃喃的说道:“沼狱一百零八道大刑没有断指这一说,杨大人,你这是什么刑法?”
  
  “这是骨肉之刑,当年李善长的几个儿子,就是熬刑不过死在了逆臣李善长的面前。”杨军将断指捡了起来,放在袓庭的手中,随后继续说道:“行刑之人每问一句,如果没有得到答案的话,受刑之人便会断身上的一处骨肉,然后重新拼起来人型。
  
  当年李善长的幼子被断了半个身子,李善长才认的罪。袓大人,你要看令郎另外一个全身拼凑起来的样子吗?袓庭,我问你,那名刺客的下落在哪里?”
  
  这次袓庭还没有回答,杨军已经下令在次动刑,将袓元方另外一只手的小指也斩了下来。吴勉、归不归二人看到之后微微皱了皱眉头,不过这是知道邵南华下落的唯一办法,不以为然也要等着袓庭说出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