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八十二章 吃药

第八十二章 吃药

  姚广孝微微一笑之后,对着席应真说道:“如果弟子做了什么该死的事情,不用师尊动手,弟子会自己了断的。”
  
  大术士点了点头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姚广孝的话你都听到了吧?
  
  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没等归不归说话,一边的百无求已经忍不住抢先说道:“老子有话要说!老子就不明白了,什么叫做自己做了该死的事情,自己了断的?那什么叫做该死的事儿?该不该死谁来定?姚广孝弄死了皇帝,让他们家燕王登基。这个算该死呢?还是顺应天意,找个有道明君来治理天下?老子觉得他该死,他自己觉得不该死这是不是笔糊涂账?”
  
  二愣子的话让席应真有些意想不到,原以为这几句话是归不归暗中传音给它的。不过想要在大术士面前装神弄鬼谈何容易?席应真并没有发现归不归有施展传音之法的迹象,难道这些话都是这个二愣子自己想出来的吗?
  
  “如果和尚真的做了妖王陛下你说的那件事,那和尚也自己了断。”没等大术士说话,姚广孝已经说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和尚继续说道:“只要你们认为和尚做了什么该死的事情,和尚马上自己了断。归老施主,你看这样可以吗?”
  
  “等一下!你先让老子捋捋……”百无求刚才说到该死不该死的时候,已经快差不多把自己绕晕了。现在听到了姚广孝的话,二愣子的脑筋已经不够用了。当下它掰着手指头继续说道:“和尚你说只要老子认定你做了该死的事情,那你就自己了断,是吧?
  
  你真想好了?”
  
  和尚微微一笑,说道:“姚广孝在佛祖和师尊的面起誓,只要妖王陛下百无求和大修士归不归认定和尚做了该死的事情,那和尚马上自己了断。”
  
  百无求嘎嘎一笑,对着姚广孝说道:“那行了……省事了,老子就说你长了―副该死的样子。你这就可以死去了……”
  
  “傻小子不要胡说八道。”这时候,归不归急忙拦住了黑大个子。冲着席应真和姚广孝苦笑了一声,说道:“这孩子玩笑话,你们不要当真。广孝你何苦这样想不开……”
  
  “归老施主你又怎么知道和尚是不是想开了? ”姚广孝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如果和尚早一点想开的话,也不会好像现在这样一事无成。妖王陛下,您刚才所说到底是玩笑呢?还是实言?是实言的话和尚现在便自己了断。”
  
  百无求原本想说实话来着?不过看着归不归一个劲的冲着自己使眼色,当下黑大个子只能有些无奈的说道:“当然是玩笑了,谁还能真长一副该死的脸?没意思了……你们几个慢慢聊吧。老子回去找任老三喝酒去了,任老三它爸爸,你儿子问你的话,老子怎么回答?”
  
  听到百无求说到了小任叁,席应真原本板起来的脸上突然出现了笑容:“就说术士爷爷忙完了手头的事情就去找它,你让它再等几天……这次术士爷爷兴许就不走了,也要享享天伦之乐了……”
  
  “行吧……”说话的时候,百无求已经施展了自己的妖术遁法。就在它消失前一刻,二愣子最后说道:“那老子就不说你埋伏在这里,想要弄死老子和老家伙这件事了……”
  
  看着百无求消失的无影无踪之后,席应真看了归不归一眼,说道:“不管什么人只要跟着你久了,都开始滑头了。现在只要你没有回去,任叁便认定是术士爷爷我留下了你这个老家伙。”
  
  “老人家我也没有想到那傻小子变得这么会说话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又将目光转到了姚广孝的身上。老家伙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说道:“该说的老人家我都说了,后面的路怎么走就看你自己的了……希望你所求的那一天不会到来吧。”
  
  说完之后,归不归又对着席应真客气了几句之后,也施展了五行遁法在席应真和姚广孝的面前消失。看着老家伙遁走之后,大术士回头看了姚广孝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你想做什么,术士爷爷我不管。不过不要伤害到任叁,如果因为你它受到了一点点的伤害,那就是你做了该死的事情了……”
  
  姚广孝应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是,弟子就算是粉身碎骨也不会伤害到任叁师弟分毫的。这个您老人家放心。”
  
  就在姚广孝将席应真让进了寺庙当中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回到了皇宫当中。此时百无求正在向小任叁诉说它在寺庙当中看到的事情,说到席应真出现之后,小任叁“啊!”的一声,打断了它的话,说道:“我们家老头儿也出现了?怎么样,你们没让他给广孝那个死贼秃俩嘴巴吗?”
  
  “你们家老头儿不给我们俩嘴巴已经算是不错了,任老三,不是老子背后说你这爸爸。他也不咋样……”百无求看了小任叁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护椟子护的厉害,不是老子挑拨你们爷俩的关系啊……现在他对广孝和尚,可是比对你还亲。张嘴就是术士爷爷我的弟子,只能由我亲自了结。要不是看在任老三你的面子上,老子早就上去教训教训这个老头子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正好出现。老家伙苦笑了一声之后,发现吴勉并不在任叁的身边:“怎么只有人参你自己?吴勉呢?
  
  不是邵家又出了什么事情吧?”
  
  “刚才高如柏来过一次,把他叫走了。”小任叁回答了一句之后,继续对着老家伙说道:“好像是咱们家里出了什么事情,不过应该不是什么大事。要不然的话吴勉早就留话了……”
  
  “家里出事了?我们都在这里,家里能出什么事情?”归不归皱了皱眉头之后,继续说道:“你们留在皇宫守着小皇帝,老人家我回家看看。人参……别听傻小子胡说,大术士让老人家我带话,稍后他就回来看你。你准备一下……”
  
  说完之后,老家伙再次施展了五行遁法消失在了两只妖物的面前。瞬间回到了自己的府邸之后,见到家里的下人都远远的围拢在了中堂附近。他们伸长了脖子,正在向着里面张望。中堂里面隐约能看到吴勉和高如柏的身影,里面好像还有另外一个人。只是那个人的身影都被下人们挡住,老家伙也看不清这个人是谁……这时候,中堂里面的吴勉好像感觉到了归不归已经到了。他对着高如柏说了一句之后,高管家便从中堂当中走了出来。看着围在周围的下人们,这位大管家的眉头便皱了起来,对着下人们训斥了起来:“有什么好看的!你们鬼鬼祟崇的像什么样子?还把主人挡在了外面……”
  
  这时候,下人们才看到站在他们身后的归不归。被高如柏训斥了几句之后,迅速的将通往中堂的路让了出来,随后一哄而散各忙各的去了。归不归这才走进了中堂当中,就见里面的桌子上躺着一个老人,正是另外一位管家焦大郎……此时的焦管家满头的虚汗,躺在在中堂当中的桌子之上。无力的看了归不归一眼,想要说几句话,嘴巴动了半天之后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此事,中堂里面正在熬药,见到熬的差不多了。高如柏倒出来了半碗汤药端到了焦大郎的身边,说道:“大郎,该吃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