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八十一章 算计

第八十一章 算计

  听了郁氏的诉说之后,归不归的心里再次冒出了酸水。老家伙嘿嘿一笑,对着郁氏说道:“恭喜夫人找到了几世的姻缘,不过郢王的王爵已经被免,理论上他已经是个死人了。以后的日子夫人打算如何?
  
  有需要老人家我帮忙的,尽管开口……”
  
  “不劳你费心了,他不做藩王,还是我的夫君。我自然不会亏待他……”自己的丈夫死后复生,让郁氏的心情大好。再看归不归也没有那么不顺眼了,顿了一下之后,她继续说道:“我们夫妇会游历天下,等到有朝一日我们走不动了就找个地方安度晚年。等着死后轮回之后,再续七世之缘……”
  
  “那样挺好……挺好的。”伶牙俐齿的归不归此时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老家伙干笑了几声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在洛阳、太原还有些房产。稍后我老人家将地址告诉夫人,里面家仆和日常用品一应俱全。你们游历的累了,不妨去那里住上几年……”
  
  “老家伙,你什么时候偷偷摸摸的弄了这么多的房产?”没等归不归说完,百无求已经瞪起来了眼睛,对着老家伙继续说道:“你的产业不是应该留给老子的吗?女人你拱手送出去了,现在还要搭上房子?
  
  你别拿给老子的产业瞎大方啊……”
  
  “等着老人家我死了,那才是你的产业。”归不归在郁氏的面前觉得有些没面子,当下少有的板起了面孔。说话的声音也凌厉了起来:“在外人面前这么没大没小,我老人家平时对你疏于管教。这才让你这么放肆的……”
  
  听了百无求的话,郁氏的脸色有些微红。当下她借口还要去照顾自己的夫君,起身告辞回到了禅房当中。看着女人的背影,归不归心里多少有些恍惚,心里对着自己说道:“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她短发的模样也很是俊俏……女人走了,这父子俩还不算完。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吵了起来:“老家伙!老子还以为你大老远的让老子来干什么?原本是给小寡妇送男人来了。丢人啊……原本老子都打算认娘了……幸亏老子机灵这娘还没认,要不然的话我娘她男人老子管他叫什么?你送了媳妇还想搭上房子……呸!出门别说你认识老子,老子丢不起那个人……呸呸呸!”
  
  看着走到禅房门口的郁氏脸红的跟块红布似的,归不归更加挂不住了。当下也跳了起来对着百无求骂道:“你这个混账!
  
  老人家这么多年没舍得动你一手指头。你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你这是要骑着老人家我的脖子拉痢疾啊……今天我老人家就要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三纲五常……”
  
  “今天你谁不教训老子,谁就是老子的儿子……”
  
  “你等着!老人家我现在就让你去投胎去!还反了你,你这是要飞……”
  
  看着这父子俩吵的都挽起了袖子,一幅随时随地就要拼命的架势。本来在看热闹的姚广孝也坐不住了,他们俩真要是在自己这庙里动手,还不把这里拆了?这座小庙姚广孝还有大用途,当下他只能起来装好人劝架,这里是佛堂,是清净之所。都看我佛的面子了……和尚听明白了,这都是误会……听到了姚广孝的话,归不归和百无求马上冲着他去了。黑大个子瞪着眼睛一把楸住了和尚的僧抱,说道:“误会个屁……老子一个没注意,和尚你从那个茅坑里窜出来了?老子和这个老家伙说话声音大了点,你就起来看笑话了是吧?这件事根就在你身上,你不说话装死人也就罢了,现在还敢出来说风凉话。想要挑拨我们爷俩动手,然后你出来占便宜是吧?呸!今天第一个死的就是你……”
  
  姚广孝被百无求的架势吓了一跳,怎么他们爷俩要动手,结果第一个挨打的是自己?这一人一妖单个自己都不是对手,要是一起过来恐怕瞬间他就要去轮回了。当下和尚急忙解释道:“和尚我说什么了?我什么都没说啊……”
  
  “你还想怎么说!”这时候,归不归也冲着和尚去了,他凑到了姚广孝的身边。一脸冷笑着说道:“广孝,我老人家和傻小子说点家务事。你还想趁着这个机会纵横捭阖,挑拨我们父子俩之间的关系吗?什么叫做送了媳妇还想搭上房子,你和老人家我解释一下。解释不出来我们新账旧账一起算算……”
  
  “说的对!”百无求在一旁帮腔继续说道:“死贼秃你倒是说啊?什么叫做三纲五常?刚才你不是想要教训老子吗?今天老子就送你去西方极乐世界……”
  
  原本聪明之极的广孝此时有些晕了,他看着面前的一人一妖说道:“和尚我没说……这不都是你们俩刚才说的话吗?”
  
  “你还敢挑拨离间!”归不归和百无求几乎同时大喊了一声,随后二愣子就要下手把和尚的脑袋从脖子上拽下来。姚广孝这时候也清醒了过来这是这对父子俩在算计自己,正想要从百无求手里挣脱出来的时候。突然自己腰后的命门被归不归抓住,眼看聪明一世的姚广孝就要窝窝嚢嚢死在百无求手里的时候。寺庙大门口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好热闹啊,想不到术士爷爷我晚到了一会,就差点要了我弟子的性命……”
  
  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归不归和百无求同时停手,看到那位大术士席应真已经站在了寺庙门口。正一脸冷笑的看着这边,当下归不归马上松了手。冲着大术士说道:“大术士您老人家来了就好,您来评评理,刚才老人家您这位高足挑拨我们父子之间的关系。差一点我就和百无求骨肉相残了……”
  
  “归不归,大术士已经到了,你还在胡说八道吗? ”逃出生天的姚广孝退到了席应真的身边,整理了自己凌乱的僧抱之后,继续说道:“原来你们这次相助郢王殿下复生是假,想要了结和尚才是真的。这场戏演的好啊,和尚还真以为你们俩要动手了……”
  
  “和尚你还敢挑拨我们和大术士吗?”归不归陪着笑脸看了席应真一眼之后,马上拉下了脸对着姚广孝说道:“还有,你请大术士晚来一步是怎么意思?还不是想着让他老人家误会,以为我们俩要如何你吗?
  
  真要动手了结你的话,和尚你会等到大术士出现吗?”
  
  归不归原本也没有想要了结这个和尚,不过是想让他睡上三两个月。说起来还是老家伙想要保全这个昔日的同门师弟,归不归看出来和尚想要拼出一死,也要保着燕王上位。从他这次破釜沉舟的路数上看,姚广孝已经想出了计策可以确保燕王登基。不过要花费他极大的代价……“任叁呢?怎么就你们俩?”席应真确定了只有归不归和百无求二人之后,继续说道:“术士爷爷我不管你们之前有什么恩怨,这次你们谁算计谁我都不管。不过术士爷爷的弟子就是术士爷爷的弟子,就算徐福从海上回来,想要了结我的弟子,那先要了结术士爷爷我……”
  
  说道这里的时候,大术士又看了归不归和百无求一眼。随后目光转移到了姚广孝的身上,继续说道:“术士爷爷我的弟子,只能由我亲自了结……你要是做了什么该死的事情,那就不要怪我这个当师尊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