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六十七章 归不归的手段

第六十七章 归不归的手段

  听到了外面的声音之后,郁氏急忙从寺庙当中跑了出去。就见几天之前把自己打晕的黑大个子赶着一架马车停在了寺庙门口,马车的车厢里面停放着一个被竹席包裹着的尸体。郁氏将竹席打开之后,里面真是自己死在了小瘟咒之下的夫君----郢王朱栋。
  
  这时候的朱栋还是刚刚丧命之时的样子,他的身体好像被涂了墨汁一样一团漆黑。不过死了六天尸身却没有一点点腐败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刚刚咽气……“归不归!他不能暴露三光的……”见到了自己亡夫的尸骸无恙之后,郁氏马上又对着归不归去了。她冲着老家伙喊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没有铭文护身……身体也没有擦上灵油。归不归!你还我夫君的命来!”
  
  说话的时候,郁氏在次拔出来了宝剑要和归不归拼命。不过她身边的百无求怎么能让她就这样过去?在女人回身扑向老家伙的同时,二愣子一把拽住了她的头发,随后向后一拉。说道:“小寡妇!老子千里迢迢的送来了你死鬼男人的尸首,你不说声谢谢也就算了。怎么还敢对老子的爹动家伙?”
  
  郁氏实在不是这妖物的对手,头发被百无求抓住之后,她一咬牙用手里的宝剑将自己的长发割断。随后继续向着归不归扑了过去。在郁氏的心里,没有了防护的朱栋已经和真正死掉的人没有区别了……“老子不是说了吗?不许对这个老家伙动手。”在郁氏冲进寺庙的前一刻,百无求再次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二愣子这次直接攥住了女人手里宝剑的剑刃,原本吹毛断发的宝剑在二愣子手里连点油皮都没有割破。
  
  任凭女人如何挣扎,那柄宝剑都好像长在了黑大个子手上一样,丝毫不能撼动。这时,百无求冲着郁氏嘎嘎一笑,说道:“小寡妇,你和老家伙不是老相好吗?
  
  怎么说动手就动手了?不是老子说你们俩,他一大把的年纪了,你也是投胎几十次的人。难得你刚死了老头,那个老家伙也千八百年的没人疼。这样,你们都看老子一个面子。一个老光棍一个小寡妇正好一起搭伴过日子,你要是答应了,老子现在就管你叫妈……”
  
  郁氏听了百无求的话,气的浑身上下直打哆嗦。当下她也不要拿柄宝剑了,鬼魅一样的从二愣子身边饶了过去。向着正在苦笑的归不归冲了过去:“归不归你还敢毁我的清誉!我掐死你……”
  
  “你掐死了我老人家,谁让你夫君复生?”看着已经冲到了身边的郁氏,归不归躲了几下,随后继续说道:“广孝和尚那点手段当年还是我老人家教他的,运回尸体的当天晚上。我老人家看你在棺材里面誊写铭文,又在尸体上涂了灵油。自然就明白你想要做什么了……还动手?你真的想要做寡妇吗?”
  
  这时候,郁氏这才停了手,她看着已经退到了庙门口的归不归说道,你真有办法救活我的夫君吗?”
  
  看着眼泪汪汪的郁氏,归不归心里多少有点冒酸水。不过他还是嘿嘿一笑,对着自己身边的百无求说道:“傻小子,你把宝剑还给王妃娘娘。如果老人家我不能把郢王殿下救回来的话,就让她用这柄宝剑了断了我老人家……”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施法招来了一团乌云。看着乌云遮住了阳光。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一片,这时归不归才走到了马车旁边,伸手将盖在死尸身上的竹席撤掉。看了一眼一动不动的尸骸之后,对着已经到了他身后的郁氏说道:“你仔细看看郢王殿下有什么不同……”
  
  郁氏这才再次看了一遍自己夫君的尸骸,这一次仔仔细细的看过去,就见尸体身上用墨汁密密麻麻的写满了铭文。这些铭文她再熟悉不过,正是六天前的那个晚上,自己趴在棺材里面,在棺椁内衬上面写下的锁魂铭文。
  
  除了这些铭文之外,尸体上面还油亮亮的一层。郁氏伸手在尸骸上蹭了一下,就见自己手上沾满了油脂,这油脂的气味正是自己曾经倒在棺材里,让朱栋尸身浸泡在里面的灵油。
  
  这时候郁氏才明白过来,这个老家伙是将自己写在棺材内衬里面的铭文,直接写在了尸体身上。然后又将灵油涂抹在了上面,他做的和自己差不多,不过看着却是高明得多。
  
  看到郁氏默不作声,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广孝和尚是不是还和你说,虽然你能将郢王的尸体运到这里来,不过他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不能将你夫君的魂魄救回来,就要看他的造化了?那都是当年老人家我教给他的江湖手段,他学的本来就不精,万里有个一再失了手,那不是砸了方士一门的招牌吗?早知道我老人家有一天会离开宗门的话,那就让他去折腾,反正打得是他师尊徐福的脸……”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伸手将尸骸身上的衣服脱掉,将郢王的尸骸扒了个赤身裸体之后。老家伙将手里瓷瓶的瓶塞拔去,随后将瓶口扣在了尸骸的脑门上。就在瓶口扣上去的一瞬间,原本一动不动的尸体突然颤抖了一下。将旁边聚精会神看热闹的和尚们齐刷刷的吓了一哆嗦……”
  
  归不归眼睛盯着尸体的变化,嘴里卖弄着说道:“小瘟咒是下八十一路的邪术,不过中了这种咒法而死的人,魂魄不会外泄,一直要等到尸身彻底腐烂之后魂魄才会离体。当年就是有人借了这个漏洞,这才创出了还魂之法。”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将扣在尸体脑门上的瓷瓶挪开。随后突然伸出来手指头在尸体的咽喉位置刺了进去,郁氏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就见归不归整根手指头都刺进了郢王尸体当中,这一下子就算自己的夫君假死要也变成真死了……“你想干什么!”郁氏怒不可遏的再次举着宝剑对着老家伙砍了下去,不过剑刃还没有落下,便听到归不归已经拔出了手指。随后一股带着恶臭的黑色鲜血从郢王脖子上的伤口上喷了出来见到了这恶臭的鲜血之后,郁氏便明白了归不归的用意,这是在给自己的夫君放血。当下宝剑在半空中急忙停下,在晚半分已经砍在归不归的老脸上。
  
  看到宝剑停在了半空中,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冲着郁氏做了个鬼脸,说道:“刚才这一剑如果真砍中了老人家我的话,你夫君的性命便一起了断。幸好你收手的及时……”
  
  归不归嘴里一边说着,一边再次伸出手指对着朱栋的心口刺了进去。等到放出了黑色的臭血之后,他继续伸出手指对着尸体的小腹刺了下去。郁氏眼看着三处伤口里面的黑血慢慢变得鲜红了起来,差不多一盏茶的功夫,三个伤口已经不见有黑血流出,而且流出的鲜血也收缓。不再像刚才那样喷涌而出。而朱栋浑身上下漆黑的颜色也跟着黑血一起慢慢消失,再看他身上已经是正常死人身上的灰白之色。
  
  这时候,归不归伸出手掌按着朱栋的胸口。随后老家伙有规律的上下按动着郢王的心口,这个过程就比较长了一点。差不多一炷香的时间过去,就见躺在马车上的郢王突然“啊……”的一声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