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七十六章 六天

第七十六章 六天

  义庄位于城西一角,和其他州县不同,这里的义庄竟然建在了城中。因为避讳,周围的居民早已经搬走,只剩下十几座破败不堪的房屋。
  
  郁氏直接闯进了义庄,找了一圈之后在后院的一间仓库当中发现了自己丢失的那口棺椁。女人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棺椁并没有动过的痕迹。上面的棺材钉是自己亲手钉上去的,也没有撬动过的迹像。
  
  看样子是有人将棺材偷到了这里,还没有来得及撬动,便被自己找到了。不过是谁这么和自己作对?连她亡夫的尸骸都不肯放过。郁氏第一个想到的是归不归,不过很快她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那个老家伙滑头归滑头,不过他躲自己还来不及,应该不会自己送上门的。
  
  这个时候,管家也找到了义庄。两个人再次仔细的检查了一遍之后,确定了棺材没有被人动过之后,这才急急忙忙的将棺椁重新装上了马车。他们俩不敢继续在这里逗留,当下驾驶着马车继续前行。
  
  原本郁氏打算找个没人的地方,打开棺椁查看里面郢王的尸骸是否有人动过。
  
  不过她当年传承下来的巫术视开馆验尸为大不敬,犹豫了半天之后,女人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棺材外观绝对没有开过的痕迹,或许只是谁和自己恶作剧。也可能是归不归那个老家伙指使他儿子干的,那个老家伙不敢招惹自己,便派了他儿子来捉弄一下也是可能的。
  
  不过毕竟有了这一次的经历,郁氏再也不敢轻易让棺椁离开自己的视线。当下她和管家商量了一下,之后的路程不再进城过夜。他们每路过一个县城,便让管家去寻这里的车马市,买来新马来换掉已经劳累不堪的马匹。
  
  就这样,两个人昼夜兼程,终于在出京之后第五天的早上,赶到了位于南昌城外百余里的一座寺庙当中。此时庙门口已经有十几个和尚在这里等候,见到了马车到来之后,这些和尚都围拢了过去,七手八脚的帮着两个人将马车上的棺椁搬了下来。
  
  看着和尚将自己亡夫的棺椁抬下来之后,郁氏急忙找到了带头的和尚,说道:“师父,亡夫离世已经六日有余,还来得及吗?”
  
  “女施主,这个和尚不敢打包票,这个您要问问大师父……”说话的时候,和尚对着女人行了佛礼,随后指挥着小和尚将棺椁抬进了庙中后院当中。此时,后院这里已经用厚厚的黑布在半空中挡住了阳光,这里好像还停留在黑夜里一样。
  
  一个身穿黑色僧衣的和尚正在布置法坛,在法坛之上的中央摆放着一个小小的白色瓷瓶。看着有些不伦不类。见到小和尚将棺椁抬进来之后,他回头看了走进来的郁氏一眼,说道:“干里迢迢只用了五天便赶到了这里,真是难为王妃了……”
  
  说话的和尚竟然是跟随了燕王的姚广孝,此时郁氏已经顾不上客气了,她匆匆忙忙的到了姚广孝的身边,说道:“我只是将亡夫的尸骨带来而已,还要辛苦禅师您施法。不过已经耽误了六天,还来得及吗?”
  
  “那就要看郢王殿下的造化了”姚广孝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此事本身就有凶险,好在殿下有王妃的护佑。吉人自有天相应该无忧的……”
  
  说话的时候,和尚已经走到了棺材旁边。姚广孝先是检查了一下棺材上面的铜钉,见到自己当初给郁氏的棺材钉没有什么破损之后。在施法之前对着女人说道:“听说归不归已经在京城见过王妃了,他没有怀疑什么吧?”
  
  郁氏犹豫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那个老家伙认出了我,好在当年他也怕了我。没有如何纠缠……”
  
  女人原本想将在客栈当中的事情告知姚广孝,不过现在耽误不得时间。棺材只是消失了半晚,找到之后也没有发现什么动过的痕迹。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当年归不归和巫教女子的事情,姚广孝是亲眼见到的。那个老家伙认出来王妃的身份,也只有转头就跑的份。对这个和尚还是没有怀疑的,当下他命小和尚撬起来棺材盖,将里面的尸首取出来放在已经准备好的法坛上。
  
  趁着和尚们在撬动棺材的功夫,姚广孝再次对着郁氏说道:“王妃,和尚施法重生了郢王殿下之后,你们两位就要远遁深山,再也不可以出世了。如果被阴司发现的话,对你和郢王转世不利……”
  
  姚广孝的话还没有说完,小和尚那边已经起出了棺材上面的几颗铜钉。随后几个和尚已经用力,将棺材盖推到。就在他们要将里面的尸骸取出来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老成不像样子的老家伙直挺挺的从棺材里面坐了起来。
  
  几个和尚都没有防备这一手,当下吓得他们大叫了一声,诈尸了!”随后几个和尚连滚打爬的向着四外跑去。
  
  归不归笑眯咪的看了郁氏和姚广孝一眼,说道:“这一路颠簸的,老人家我这把老骨头都要散架了……这不是广孝和尚吗?
  
  怎么,你也来送郢王殿下最后一程?难得你燕王的门客,还有这份心思……”
  
  “归不归!你怎么在这里……我夫君的尸骸呢?你把它交出来……”这时候,郁氏已经跑到了棺材旁,看到里面只有归不归一个人,那里还有自己夫君的影子……郁氏立即明白了那天晚上是归不归搞的鬼。他将朱栋的尸身取了出去,自己则躺在了里面。
  
  让女人千里迢迢的将他带到了这里来。只是自己明明查验过了棺材盖上的钉子,没有撬动的痕迹。这个老家伙是怎么做到偷梁换柱的?
  
  “归不归……”看到了这个老家伙之后,和尚看着郁氏摇了摇头,说道:“王妃刚才亲口说的,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异事。还是说你和归不归商量好的,用郢王作饵来钓出和尚的……”
  
  “归不归!我夫君的尸骸呢?还给我……”郁氏已经顾不上和姚广孝解释了,当下她楸着棺材里面归不归的衣襟,有些歇斯底里的继续说道:“快点把他还给我……没时间了!他真会死的……快点把他的尸骸给我……”
  
  “朱夫人,你先别急……老人家我已经紧闭住了尊夫的七窍。他不会有事的,再说了,你去问问这和尚的还魂之法是谁教他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突然伸手对着和尚身后法台上的瓷瓶虚抓了一把。
  
  那白色的瓷瓶瞬间到了归不归的手里,老家伙冲着姚广孝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当初在朝堂上,老人家我已经觉得郢王殿下有些不对了。不过当时人来人往的,我老人家并没有仔细去看。现在终于明白了,和尚你留个郢王殿下的一魄做引,想要勾回他的魂魄。”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郁氏已经松开了他的衣襟。随后对着老家伙说道:“你能勾回我夫君的魂魄?那你快点动手……已经过了六天了,再不能耽搁了……你先救人,你们俩的恩怨救了人之后再说。归不归!你还不救人再等什么!”
  
  说到最后的时候,郁氏突然发作,冲着归不归大吼了一声。老家伙心里对这个女人十分忌惮,当下被这一嗓子吓得一哆嗦。随后苦笑了一声,说道:“老人家我也没说不救人啊……”说话的时候,寺庙门口响起来一个破锣嗓子的声音:“庙里面有和尚吗?没有和尚小尼姑也行啊……出来一个会喘气的,老子给你们送死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