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七十五章 义庄

第七十五章 义庄

  见到了归不归之后,郁氏便将眉头皱了起来。
  
  看着老家伙拉了张椅子坐在了自己的对面,她这才对着归不归开口说道:“以为你再也不敢见我了……怎么?是来拿我问罪的吗?不错,那小瘟咒是我亲手给的太监……”
  
  “谁说老人家我是为了那个来的?”没等郁氏说完,归不归已经笑眯眯的打断了他的话。看了一眼郁氏桌子上的粗茶淡饭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难为你一个吃惯了山珍海味的王妃娘娘,竟然也要吃这样的饭食。”
  
  “这还不是拜你所赐吗? ”女人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对着管家说道:“来了不相干的人……没胃口了,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还要赶路。”
  
  “老人家我一来你们就要回去,这样不大好吧。”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管家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散尽了王府的家人,只把这位管家留下了。
  
  我老人家多一句嘴……这位管家是当年跟着王妃娘娘你一起进的王府吧?”
  
  “管你什么事?”郁氏看也不看归不归,随后头也不回的向着自己的房间走了过去。眼看着就要离开大堂的时候,女人突然停下来脚步,对着老家伙说道:“归不归,如果你想拿我回去伏法,那就动手。如果想要和我闲扯什么其他的事情,看在亡夫得份上,请你自重……”
  
  说完之后,女人带着管家头也不回的从归不归的视线当中离开。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看不看你亡夫的份上,老人家我都会自重的……”
  
  说完之后,归不归起身溜溜达达的走到了停放着棺椁的后院。原本客栈老板看着棺椁碍眼,并不打算让郁氏和管家投栈。不过管家给了两倍的店钱,客栈老板见财眼开这才允许棺椁暂时存放在后院。
  
  只是客栈当中多了棺材,谁看到都觉得晦气。当下没什么事情的话,也没人敢去后院转悠。
  
  归不归走到了后院之后,围着棺椁转了两圈。
  
  随后伸手在棺材上面轻轻的敲打了两下,就在老家伙准备继续动作的时候,突然听到自己身后传来了郁氏王妃的声音:“归不归!你想要做什么?当年你毁了我的清誉,累了我十六世苦苦寻你。现在又看我找到了归宿……怎么,你又要来折磨我吗?”
  
  “话不能这么说吧……当年老人家我以为只是和你一世情缘,谁能想到你不算完,生生世世都要来找我老人家再续前缘。其中还有一世你就是个男人……你是老人家我的话,会怎么办? ”对着这个女人,归不归还是心虚的。他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我老人家只是看你一个寡妇,带着棺材行路多有不便。看在你我相熟的份上,准备搭把手……”
  
  “住口!你说谁和你相熟?你还要占我的便宜吗?”听了归不归的话,郁氏突然好想发了狂一样,伸手从空气当中抓出来自己的宝剑,对着面前的老家伙一剑劈了过去。
  
  归不归可不敢向百无求那样,用拳风震晕这个女人。当下他急忙闪开,口中说道:“你误会的话,老人家我浑身上下都是嘴也说不清楚了……算了,既然你不需要,那我老人家走了便是……”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急忙催动五行遁法,在郁氏王妃的眼皮子底下消失的无影无踪……看到了归不归消失之后,女人这才算松了口气。她看了一眼装在车厢里面的棺椁,随后有些疲惫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时,她的那位管家已经等候在房间当中了。
  
  管家看着郁氏王妃,说道:“想不到这个老家伙还会缠上我们,这样一来会不会耽误了大事?”
  
  “归不归不会再纠缠我们了。”女人长长的出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明天晚上不要投栈了,连夜赶路五天之内便能赶到。算着时间应该有富余,等到大事完成之后,我便教授你夺舍之法。虽然这样麻烦一些,不过也算是一种长生不老了……”
  
  “多谢小姐。”管家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那归不归便麻烦小姐了,我还是感觉他的贼心不死。不亲眼看到棺椁里面是什么,那个老家伙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他如果还敢来,那还是交给我。”郁氏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往年这个老家伙见到我就好想见到了活鬼一样,想不到这么多年不见,他的胆子倒是大起来。不说这个了,天色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明天一大早我们还要赶路……”
  
  当夜无话,第二天一早,郁氏王妃结了房钱之后,和管家一起急急忙忙将马车牵了出来。顺着官道一直跑了下去。从客栈出来的时候,管家买了不少大饼当作干粮。当下这一主一仆吃喝都在马车上,连续不停的沿着官道一直行驶了过去。
  
  原本想着一路上不用休息,便可以早一步赶到自己要去的地方。不过他们二人都没有什么驾驶马车外出的经验,忘了就算人不需要休息,马车上的马匹也是要休息的。
  
  到了傍晚的时候,牵着马车的那匹高头大马已经累的气喘吁吁。看它实在跑不动了,女人无奈之下,只能让管家在附近找到了一座县城,在关城门之前他们赶到了城中。找了当地一家不起眼的小店住下。
  
  这家客栈也不收棺椁,最后还是管家又给了几倍的房钱,这才勉强同意他们暂时将这棺椁既存在客栈当中。趁着天色还没有完全黑下去,管家外出又买了一匹高头大马,当作明天替换下来跑了整整一天自己的那匹马。
  
  郁氏和管家跑了一天也没有见到归不归的影子,这二人也是乏了,吃完了晚饭之后便回到各自的房间。两个人事先已经安排好了,他们俩每人各睡两个时辰。没睡的那个人要打起精神,听着存放棺椁的位置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声响。
  
  一夜过去,两个人都没有听到后院当中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天色刚刚亮起来郁氏王妃便带着自己的管家结账,准备趁着早上开城门的时候,第一波从这里离开。
  
  不过等到他们俩结清了店钱,准备离开的时候。才发现停放在后院的那口棺材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当下女人和管家都被吓出来了一身的冷汗,他们俩将马车周围仔仔细细的都找了一遍,也还是没有一点棺材的影子。
  
  当下女人好想发了疯一样的,冲到了客栈大堂,郁氏王妃抓住了客栈老板,嘴里不停的询问她昨晚停靠这里的棺材到底去了那里。怎么会无影无辜的失踪了?
  
  客栈老板也想不到会出这样的事情,当下在女人和管家的一再逼问之下,他也说不清楚棺材到那里去了。最后,这位客栈掌柜的在女人和管家的一再逼问之下,只能随便先给个答案之后再说……“昨晚您二人住店的时候,我就说过棺椁最好不要搬进来。这还是您二人一再坚持,我这才勉强同意的。”客栈老板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如果说着城里还有什么地方能藏匿棺椁的话,依我来看就剩下城西的义庄了。不过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打你们棺材的注意。”
  
  “义庄是吧?”女人详细打听了一下路线之后,也顾不得避讳什么时候。向老板打听了义庄的所在之后,便直接施展术法,在张口结舌的老板、伙计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