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六十七章 小瘟咒

第六十七章 小瘟咒

  老家伙当着皇帝的面,翻了翻手里的尸格。这尸格是应天府的仵作所写,详细的记录了案发密室的格局,以及赵王尸体的样子。归不归看了一遍之后,很快发现了尸格当中有这样的一条记录,室内门前少许灰烬,疑祭奠先帝所用……“这就对了……”归不归嘿嘿一笑,想要将手里的尸格交给吴勉。不过那个白发男人却没有伸手去接的意思。当下老家伙将尸格收了回来,继续对着小皇帝说道:“陛下,根据尸格所写,在现场发现了少许的灰烬。怀疑是赵王殿下在祭拜先帝时所留,不过老人家我这就不明白了。办白事要正对西方,还要选在开阔之地。还没有听说过谁祭拜先袓,会这样偷偷摸摸在密室当中祭拜的。儿子给死了的父亲烧点纸钱,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
  
  朱允文不比吴勉、归不归这样的修士,他两天两夜都没有合眼。脑中一片混沌,刚才看到了尸格之后,隐约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劲。不过极度的劳乏之下,他也没有看出来什么名堂。现在听到了老家伙的话,这才恍然大悟。当下叫过来杨军说道:“千户,你去拦住你们指挥使,让他去查密室当中灰烬的来历。还有,查赵王府中的下人。有失踪者立即报上来……”
  
  看到了杨军快步追赶毛骧,小皇帝打了个哈欠之后,笑着对吴勉、归不归二人说道:“这几天这是怎么了?自打藩王们进京之后,朕就没有消停过……还连累了两位仙长不得休息……”
  
  说到最后的时候,朱允文再次打了个哈欠。接过来太监递上来的热毛巾擦了擦脸之后,继续对着二人说道:“昨天晚上有人想要毒杀朕,半夜的时候赵王又亡故了。后面还不知道会出什么样的事情……”
  
  看着小皇帝困的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归不归嘿嘿一笑,掏出来一枚丹药。亲手交到了朱允文的手里,说道:“这是老人家我前些年闲来无事炼制的清凉丸,服下一枚之后陛下会清醒一些的。不过这样的丹药用多了没有好处,该休息的时候陛下还是安心休息的好……”
  
  “多谢老仙长”朱允文苦笑了一声之后,将丹药外层包裹着的蜡皮捏碎,随后就着一口热茶将丹药服了下去。这时候,刚刚交代完毛骧的杨千户回到了皇帝的身边。
  
  见到朱允文连试都不试,直接服下了丹药。杨军的眉头微微皱了皱,见到丹药已经下喉,这才有些无奈的站在了皇帝的身后。小心翼翼的查看会不会有什么不良的反应。
  
  片刻之后,原本哈欠连天的小皇帝眼睛突然明亮了起来。再想事情的时候脑袋也清爽了许多,再次看了一边手里的案格和尸格之后,朱允文微微一笑,对着杨军说道:“千户,你再去找一下毛骧,让他查看暗室当中私藏的东西……算了,直接搜查赵王府邸,发现有什么违禁的东西一并送到宫中。另外,你亲自将赵王亡故的消息传于诸藩王,看看他们的反应如何。尤其是燕王、宁王二人……”
  
  杨军领命之后,带着自己的两个手下出宫。临走之前将护卫皇帝的重责暂时交到了归不归的手上,看着他离开之后,归不归笑了一笑,对着小皇帝说道:“陛下说的对,轮起来对陛下忠心耿耿来,这姓杨的娃娃人认第二,就没有人敢认第一了。”
  
  “只是朕与杨军的君臣缘分到了,朕可不想一直拿杨军当个小小的锦衣卫千户用。”小皇帝微微一笑之后,看到窗户外面的天色已经彻底亮了起来。当下吩咐太监端来早饭,就在这乾清宫享用了。
  
  片刻之后,三分一模一样的早饭送了上来。归不归虽然辟谷不再饮食,不过还是在一边相陪。看着小皇帝和吴勉有滋有味的享用着早餐,老家伙笑了一下之后,说道:“可惜老人家我辟谷这么多年了,要不然的话真想解开口舌之欲。也尝尝现在这饭食的味道。”
  
  归不归辟谷的时候,还是战国时期。
  
  当时饮食无非只有烤、煮两个方式,那个时候也没谁讲究过饮食了,辟谷也就辟了。不过小两千年过去,饮食一道早已经日新月异。煎炒烹炸蒸煮烤之下美食已经不是当年可比的。
  
  朱允文微微一笑,说道:“朕虽然不解辟谷一道,不过美食当前不吃岂不可惜?
  
  如果归老仙长不再辟谷的话,朕招来天下名厨,每日为老仙长烹制天下美食佳肴……”
  
  “老人家我就是说说而已”归不归笑着摆了摆手,随后继续说道:“这么多年没有饮食,我老人家的内脏早已经退化。现在真吃下了什么美味佳肴,也够让老人家我难受几天的。还是算了吧……”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完,司礼监的太监走了过来,在小皇帝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不过这名太监刚刚开口,便被朱允文斥责了起来,朕这里没有背着几位仙长的话!有什么事情直说就好,不要这样鬼鬼祟祟……”
  
  太监吓了一跳,当下马上跪在地上请皇帝恕罪。最后这才哆哆嗦嗦的爬了起来,说道:“早上送进皇宫的菜蔬里面,发现了一张藏在菜里面的符咒。找了钦天监的人看过了,上面写着是五鬼搬运的符咒……”
  
  说话的时候,太监从身边的提盒当中将一张发黄的符纸取了出来。正想要将它交给小皇帝观看的时候,冷不丁被归不归一巴掌打的太监将手缩了回去。
  
  “这是五鬼搬运之法?钦天监那些人都是师娘交出来的手艺。”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少有的板起来面孔,对着太监说道:“你回忆一下,除了你自己之外,还有谁接触过这张符纸?要仔细想想,都说对的话,老人家我请陛下封你的官职。”
  
  太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当下便回忆边说道:“这张符纸一开始就是我发现的,当时御膳监的太监都在忙乎着卸菜,我发现菜堆当中埋着这张符纸。便亲自拿着去找了钦天监去看,还是孙副监正说的,这张符纸是五鬼搬运大法。孙副监正也是摸过这张纸的。只有我和孙副监接触过这张符纸……”
  
  太监的话刚刚说完,就见归不归突然站了起来,将桌上一碗羹汤端了起来,将碗里面的羹汤泼在了太监的双手上。就见眨眼的功夫,它的手上已经变成了黑炭一样的颜色。
  
  小皇帝看到了太监手里的变化之后,心里马上明白了过来。当下朱允文马上名人将那位副监正带来,不过却被归不归拦住,太晚了,陛下,此时去找那个人,恐怕他已经早死多时了。”
  
  果不其然,半响之后,宫里又传来了消息。那位钦天监副监正大人突然暴亡。
  
  他死的时候全身漆黑,看着好像是中了毒一样……“这张符咒叫做小瘟咒,接触到符咒的人都必死无疑。”归不归看了一眼脸色苍白,双手如黑炭的太监一样之后,继续说道:“你的运气好,中了这样的咒法还能遇到老人家我。忍着点疼,咬咬牙就过去了……”说话的时候,他突然伸手在太监的手心上划了一下。
  
  归不归这个动作做出来的同时,这个太监的手心里便流出墨汁一样的鲜血。这黑血还散发出来一股恶臭的气味,随着鲜血流淌出来,太监的手一点一点变回到了正常的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