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六十五章 四分之三

第六十五章 四分之三

  眼见着火山的手就要捅进广孝的后背,将他的心脏挖出来的时候,红发男人面前的和尚突然消失,随后他的后颈被人掐住。广孝的声音在火山身后响了起来:“当年和尚还是方士的时候,就这样制住过你。想不到一千多年了,你还是那么没有记性……”
  
  制住了这位红发大方师之后,广孝和尚微微一笑,他并没有马上出口了结火山。而是继续说道:“晋王已经离世,你们师徒俩还是认输的好。替和尚我向你师尊传个话,局面已经定了,还是认了的好……”
  
  “既然局面已经定了,那和尚你为什么还赖在京城?”广孝的话刚刚说完,他的身后突然响起来第三个人说话的声音。随后一个白发男人从黑暗当中现身出来,站在了广孝身后,继续说道:“现在朱允文已经登基,你再动他就算是操控国运了。广孝,我认输了,你还要死撑吗?”
  
  不用回头,广孝和尚已经听出来说话的正是另外一位大方师广仁。现在出现了一个尴尬的局面,广孝制住了火山,而火山的师尊就在他的身后。如果他想要偷袭和尚的话易如反掌……听到了广仁的话之后,和尚的额头上顿时出现了密密麻麻饿冷汗。广仁什么时候到的自己身后,他竟然一点察觉都没有。如果这位大方师刚才想要自己性命的话,那他就算有长生不老的身体,也活不到现在的。
  
  不过广孝和尚还是强撑着笑了一下,说道:“原来大方师早就到了,刚才和尚还在想,广仁师兄哪去了?原来师兄一直在和尚的身后……”
  
  “广孝你早已经不再是方士了,师兄二字还是免开尊口的好。”广仁看着和尚的秃脑袋,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让灌无名在谋害皇帝的刺客嘴里,留下来我和火山的名字。那个时候为什么不念当年的同门之谊?”
  
  “广仁大方师不是也一样吗?”事情已经如此,广孝反而无所谓了,他盯着火山脑后嘴里对着身后的大方师说道:“之前你几次用计想要和尚替你去了结当时的皇太孙,还不是一样的借刀杀人吗?你我都不想背上操控国运之名,那只有借别人的手,来完成自己的事情了……”
  
  广孝说话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手中的火山似乎想要挣脱。他冷笑了一声之后,手里加了力道:“嘎吧”一声,已经捏断了火山后颈的几根骨头。一般人的话这样就算不死也会落下终身残废,不过火山只是闷哼了一声,除了身体有些倾斜之外,在看不出来其他异常的情况。
  
  “火山,你和广仁大方师二人系于一命。你死了的话他也活不了的……”广孝一边说话,一边掐着火山的后颈,慢慢的在密室当中转了半圈。这时,他才看到哪位白发大方师已经坐在了刚刚赵王所在的位置,正在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广仁终于不在自己的身后,广孝和尚这才长出了口气,随后继续对着面前的两位大方师说道:“既然两位大方师都不打算操控国运,那么这个黑锅还是和尚我来背的好。和尚也应该下这个决心……不过和尚也要提醒一下两位大方师,现在姚广孝已经投在了大术士席应真的门下。和尚出事大术士不会看着不管的……徐福大方师还在海上,陆地上没有人能和大术士一战……”
  
  这时候,广仁大方师突然从广孝和尚的话里听明白了什么。他皱了皱眉头之后,打断了和尚的话,说道:“广孝,你真的想好了吗?这一步走出去……那就真的收不回来了。”
  
  广孝和尚笑了一下,说道:“这一步和尚早就应该走出去的,只是之前顾虑的太多。当年归不归说的对,天底下最怕死的就是我们这样长生不老的人……如果能像广悌那样看穿生死的话,或许和尚一早就超脱了。”
  
  说话的时候,广孝松开了掐住火山的手。就在红发大方师猛的回身,想要回击的时候,却被广仁大方师拦住:“别动他……让这个和尚走吧。”
  
  火山愣了一下,不过他还是听了广仁的话,皱着眉头看广孝施展五行遁法离开了密室。
  
  看着广孝和尚彻底消失之后,火山这才一脸不解的对着自己的师尊说道:“刚才您有机会了结这个和尚的……是弟子无能,害师尊错失这么好的机会……”
  
  “与你无关……”广仁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看着广孝刚才站着的位置,喃喃的说道:“广义和广悌都走了,你也要走……当年的四个人只剩下我一个了……”说完之后,这位白发大方师也不和自己的弟子说话,他直接施展遁法在火山的面前消失,只留下红发大方师呆呆的站在了原地。
  
  皇宫当中,归不归护送着小皇帝回到了自己的寝宫之后,也回到了自己休息的地方。看了一眼已经蒙蒙亮的天空,老人家推开了房门,迈腿进去的同时正看到白发男人已经坐在了寝室外间的椅子上,手里拿着那本除了他自己之外,谁也看不到字的冥人志正在一页一页的翻着。
  
  看到了吴勉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天都亮了,你还有兴致来我老人家这里看书。真是好雅兴啊,当年老人家我如果能有你一半的好学,大方师的位置还能轮到广仁吗?”
  
  “大方师?白给你,你会要吗?”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随后合上了冥人志。看着老家伙继续说道:“再说徐福的眼睛也没瞎,方士一门给了你,他一走你就能把宗门打包卖了出去。”
  
  “打包卖可不行,那老人家我就太亏了。”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这个自然是要分散了卖啊,广字辈的四个人带着他们的门下弟子分散卖的话,能卖出来三个方士一门的价钱。”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冲着吴勉做了个鬼脸之后,继续说道:“说点正经的吧,天还没亮你就过来,不是想和老人家我说这个的吧?”
  
  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沉默了片刻之后他才开口说道:“说说广孝是怎么回事吧,这么出风头可不像以前的那个和尚了……现在他什么事情都要出头,就算火山那个愣头青都不会做出那么出风头的事情。”
  
  听到吴勉说到了广孝,归不归脸上的笑容收敛了几分。他难得的叹了口气,看着白发男人说道:“你什么都看出来了,又何苦来找老人家我呢……”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再次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广孝的本事是纵横捭阖、操控国运的,可是方士一门的门规偏偏不允许他这样。当初徐福那个老家伙说他早晚会另投他教,便是给了他出离方士一门之后,操控国运的机会……方士虽然不可以操控国运,不过其他人却管不了。但是广孝这些年来胆子越来越小,虽然已经不是方士了,他也还是不敢去操控国运。担心被广仁、你我阻拦之后,再要了他的性命。他是越来越怕死了……天下没有几个人能像程晈金、广悌那样看淡生死的,活得越久就越怕死对谁都一样。不过这个和尚这次打算破釜沉舟了……他要操控国运,送朱棣登上皇位。哪怕是交出长生不老的身体,他也要继续做下去。”
  
  “你说徐福许他操控国运?”吴勉微微皱了皱眉头,随后继续说道:“你们这位大方师还真是有趣,说是方士不得操控国运,不过他私下做的操控国运的事情还少了吗?”
  
  “这个你真的误会那个老家伙了。”归不归恢复了脸上的笑容,嘿嘿一笑之后,他继续说道:“严格说起来,徐福从来没有做过操控国运的事情。一次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