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六十四章 皇宫内外

第六十四章 皇宫内外

  皇宫当中,朱允文正在向吴勉提亲的同时,南京城中赵王府的密室当中,赵王朱杞对着面前站在的一个黑衣人说道:“你不是亲口说的,今天一定可以将朱允文毒杀的吗?现在朱允文还活蹦乱跳的在皇宫当中,你就是这样毒杀的吗?本王花了十万宝钞,就换来这个结果?”
  
  “殿下你也亲眼看到的,如果不是天雷劈死了送菜的太监,皇宫这个时候已经在办白事了……”黑衣人说了一句之后,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此事天地已经有了警示,我也不能再对皇帝下手。殿下,您另请高明吧。”说话的时候,黑衣人从怀里摸出来厚厚的一摞宝砂,亲手放在了朱杞身边的桌子上。
  
  那天雷劈的又不是你,你这么慌张做什么? ”朱杞皱了皱眉头之后,继续说道:“最迟明天上朝就要说削藩的事情,本王当年勤勤苦苦去打蒙古鞑子换来的封地,不能说没有就没有了……”
  
  说到这里朱杞顿了一下,随后他打开了身边一口箱子。里面满满都是黄金,朱杞拿起来一锭黄金在手里掂了掂,随后继续对着黑衣人说道:“这里是一万两黄金,作为你的酬劳。还是那句话,替本王了结朱允文,这黄金便都是你的。”
  
  “殿下,这不是钱的事。”黑衣人只看了一眼黄金,便将目光转到了朱杞的脸上。
  
  随后继续说道:“原本我以为这次调开了吴勉和归不归,可以一击必杀的。想不到最后事情没有办成,反而惊动了他们。现在我逃都来不及,怎么还敢再次送上门?”
  
  说到这里,黑衣人顿了一下。再看朱杞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不过殿下可以放心,我这次离开之后,会找个人迹罕至的所在隐居起来。余生再不会出世,不会给殿下带来麻烦的……”
  
  说完之后,黑衣人转身向着身后密室大门走了过去。看着他的背影,赵王咬了咬牙,伸手握住了自己的佩剑剑柄。不过想起来黑衣人的本事,犹豫了一下之后,他还是没有敢轻易的将佩剑拔出来。看着黑衣人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密室门口……就在黑衣人推开密室大门的一瞬间,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了门口。这人手里一柄燃烧着大火的长剑顺势刺进了黑衣人的胸膛,黑衣人竟然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中剑之后最后一眼看到的是一头火红色的头发……这柄着着大火的长剑刺穿了黑衣人的胸膛之后,剑刃上面的大火立即蔓延到了黑衣人的全身。只是眨眼的功夫便将他烧成了一个火人,黑衣人连挣扎的反应都没有做出来,已经在朱杞的亲眼目睹之下,烧成了灰烬,散落在了地上。
  
  看到黑衣人被烧成了灰烬,赵王吓得哆嗦成了一团,他连喊救命的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一头红发的人影收起了长剑之后,慢慢的向着自己走了过来。
  
  “朱杞,你谋害皇帝的案子已经犯了……”走到了赵王的身边之后,红头发的男人继续说道:“原本我不打算管这件闲事的,不过你计划将谋害皇帝的事情推到两位大方师的身上。这个我就不能不管了……”
  
  “你是火山……火山大方师……”赵王缓过来这口气之后,认出来了这个红发男人的身份。当下他直接跪在了地上,对着这位火山大方师说道:“大方师饶命……本王、我并无冒犯大方师的意思。您说的事情都是下面的人在办,是他们偖用了您和广仁大方师的名号。我并不知道当中是怎么回事。”
  
  “说的真好,那赵王殿下你看看这个……”说话的时候,火山从怀里面摸出来一柄匕首,匕首的刀柄上刻着火山两个字。
  
  将匕首扔在了朱杞面前之后,他继续说道:“这是我在皇宫里面存放瓷器的地方找到的。可别说殿下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是朱杞为自己找的后路,他以为今天忙乎了一整天,朱允文回到皇宫见到了吃喝之后一定会狼吞虎咽,只要用了涂满了毒液餐具他便无药可救。等到朱允文死后,他便会将这口黑锅都推到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的头上。
  
  不过计划远远没有变化快,朱允文竟然连桌子上的吃喝碰都不碰。后来送菜的太监还被一道天雷活活打死,好在这个小皇帝并没有察觉自己才是幕后黑手。原本朱杞可以松口气的,现在看起来自己还是高兴的有点太早了……“这个也是手下的人办的。和我无关。”朱杞脸色苍白的继续对着火山大方师说道:“这都是他们想要讨我的欢心……并非朱杞的本意。”
  
  “剑已经在殿下的脖子上了,想不到你还是不肯说实话……”火山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哆哆嗦嗦的朱杞继续说道:“那这样也好,我便不要殿下的口供了……下去投胎的时候,说是我火山将殿下送下去的,那些阴司鬼差便不会让殿下受苦……说话的吋候,火山抬手在赵王的脸上抹了一下。赵王朱杞愣了一下,随后打了个哈欠,也不理会身边还有要自己性命的火山。
  
  倒在了地上便睡了起来,火山看着朱杞睡着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能在睡梦当中了结自己的性命,这是多难得的事情……”
  
  看着朱杞在睡梦当中停止了呼吸之后,火山便开始准备施展五行遁法准备离开这里。眼看着这位大方师术法将成的吋候,密室当中又出现了一个和尚的人影,正是那位许久没有音讯的广孝和尚了。
  
  火山见到了广孝和尚之后,冷笑了一声,他手里那柄已经消失了着火长剑。火山将剑尖对着广孝和尚,说道:“广孝,兆祥寺一别,广仁大方师还到处找进你呢……怎么打算为这二人报仇吗?”
  
  “二人……不止吧? ”广孝和尚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前几日那个在灵堂装神弄鬼的那个人,不是也是死在你的手里的吗?别人看不出来,不过和尚和施主本来就算得上是半个同门,和尚我一眼便认出来了……”
  
  那次的刺客正是死在了火山的手里,火山处死那二人的时候,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没有想到还是被这个和尚发现了。
  
  “是我杀死的又如何?”继然已经被广孝和尚认了出来,火山索性也没有什么瞒着的了。当下直接说道:“你让他们私用我和大方师的名号,想要再失败之后把黑锅扣在我们师徒的头上。可惜就差了那么一……”
  
  火山的话还没有说完,广孝微微一笑,打断了他的话,说道:“火山你还是错了……那个弟子并不是和尚我的弟子,他是安道陵道士的弟子。想要失败栽赃你们的是他,和尚保着燕王陛下不假,你和广仁大方师不一样还曾保过晋王殿下的吗?”
  
  “你和那老道士原本就是一丘之貉!”火山冷笑了一声,说道:“保晋王的是我火山,与广仁大方师没有关系。广孝你想要去徐福大方师那里挑拨是非的话,那火山只有现在得罪你了……”
  
  说话的时候,这位大方师手里的长剑突然出手,冒着大火向着广孝和尚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火山的身子鬼魅一样出现在了广孝的身后,趁着他闪避长剑的同时,身后向着他的后心抓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