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六十二章 鹤蓉

第六十二章 鹤蓉

  在先帝的出殡之日,天雷劈死了宫中的太监这可不是好兆头。朱允文皱了皱眉头之后,对着杨军说道:“让钦天监的监正去查,这算不算是异象示警?再查查死了的太监,异象如果出在他的身上,多半是他的行为有了亏损。这个也要详查。”
  
  杨军答应了一声之后,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低声说道:“吴勉、归不归就在宫中,要不要请他们几位也来看看?”
  
  朱允文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摇了摇头,说道:“还是先让钦天监来查吧,如果他们也说不清楚的话,再请那几位仙长前来也不迟……”
  
  杨军遵旨离开之后,朱允文笑着对下面的藩王说道:“外面一道天雷劈死了个太监,多半是这太监的行为有亏。老天借天雷惩罚于他,叔叔们尽管吃喝,有先帝在天上庇佑我等朱姓宗室,总是无碍的。”
  
  听说是宫外的太监被天雷劈死了,虽然小皇帝说的轻描淡写,不过在座的藩王们还是有些心虚的向着宫外张望了几眼。
  
  外面月朗星稀的怎么像是下雨打雷的样子?这些藩王们多少都做过一点亏心的事情,当下几乎人人心中都在嘀咕:是不是刚才那道天雷是冲着自己来的?幸亏这皇宫的皇气保住了自己。
  
  当下,众藩王各怀心思,当下在吃喝起来也没有刚才那么香甜了。
  
  半响之后,脸色有些发白的杨军急急忙忙跑回到了皇帝的身边。这位锦衣卫千户看了皇帝面前的素食并没有怎么动之后,这才长出了口气,随后又看了下面的众藩王一眼,最后掏出来一根变黑的银针放在了皇帝的面前,低声说道:“被天雷劈死太监送来的菜肴当中验出了毒……”
  
  一句话说出来,宫中立即变得静悄悄的,已经有藩王打算去抠自己的嗓子眼。
  
  这时,听到了杨军继续说道:“这太监送的菜是陛下您的……有人要谋逆陛下,我已经命人将宫门紧闭,御膳监的厨子、太监都看管了起来。听候陛下的发落。”
  
  朱允文一天劳累,早已经没有了胃口。刚才他只是动了动筷子,却没有吃喝。
  
  听到有人要毒害自己,小皇帝却没有什么惊慌失措的表情。看了一眼杨军之后,他起身对着下面的众藩王们说道:“叔叔们放心,是冲着朕来的。你们的饭菜无恙,刚才吃喝不会出事的。”
  
  “陛下说的什么话!臣下宁可是自己被毒杀,陛下也不能受到一点伤害!”宁王朱权第一个站了起来,他'忠心耿耿'的到了朱允文的面前,看了一眼有些错愕的兄弟们之后,继续说道:“本王不走了,幕后凶徒一日不伏法,本王便一日守在陛下身边做个侍卫!想要动陛下一根毫毛,那就先杀了本王吧!”
  
  这时候,其他的藩王这才反应了过来,大家伙都围栊了过来。将小皇帝团团围住,大有和那大逆不道的凶徒同归于尽的气势。
  
  “好热闹啊,老人家我远远就听到这里在表忠心,不知道的还以为天塌下来了,诸位藩王正在替陛下顶着……”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宫门外响了起来,随后那个老成不像样子的老家伙归不归背着手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时,杨军这才在皇帝的耳边说道:“事关天雷示警,我还是将几位仙长请来了。”
  
  “这么小的事情,怎么好意思麻烦几位仙长?”皇帝苦笑了一声之后,分开了众藩王,亲自走到了归不归的面前,搀扶着他走到了宫中。小皇上的举动让这些藩王都莫名其妙,这是什么糟老头子,能让一国之君这样的俯首帖耳。
  
  朱允文也不向藩王们介绍归不归的来历,带着老家伙走到了自己的座位前。归不归端起来桌子上面的菜肴一一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随后指着三道菜肴和一碗羹汤说道:“陛下有先帝的福荫保护,这点旁门左道是害不了陛下的。这三菜一汤当中都下了毒,不过陛下放心,这点毒药还不能将陛下如何,就算毒入口,老人家我也有办法把毒拔出来……”
  
  “宫中有老仙长守护,朕自然是高枕无忧的。”朱允文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怎么没看到吴勉仙长和百、任二位?
  
  朕还想着一会送各位王叔们出宫之后,去找几位……”
  
  “邵家出了点事,吴勉过去看看马上就回来。人参和傻小子被老人家我打发到御膳监了,这就回来。”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老人家进来之前,已经拘了死太监的魂魄。不过他什么都不知道,源头应该是在御膳监……”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端起来有毒的那盘子菜肴,将里面的菜肴倒掉之后,把空盘子再次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随后再次说道:“菜没有问题,毒是涂抹在盘子上面的。看来御膳监那里也查不出来什么了……”
  
  这时,杨军开口说道:“那御膳监也脱不了干系,这些餐具送到了御膳监。在那里还要再刷洗一番的,就算涂了毒也早就被刷洗干净了。还是有人在御膳监下的毒。”
  
  “老人家我就喜欢和人抬杠……”归不归冲着杨军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毒并非是市面上的砒霜、耗子药,是修士之间流传出来的鹤蓉。这还是当年方士一门炼丹之时无意当中炼制出来的毒药,这毒药无色无味,就连一般的修士也提防不了。不过它却有个古怪的特性,鹤蓉不溶于水,如果有人将它涂抹在茶杯上,就算喝了一年的茶水也不会中毒。它只溶于油,这些瓷器送到了御膳监,有谁会用油来清洗?不过烹制菜肴的时候,只要加入了油,鹤蓉便会溶于当中。看到了吗?陛下之前是喝过茶水的,都是一套餐具,上面都涂抹了毒。陛下却没有丝毫的中毒之像。其他几道菜肴烹煮的时候没有用油,也是可以放心食用的。”
  
  听了归不归的话,在场的众人这才恍然大悟。杨军急忙派人去捉拿存放瓷器的太监,今天晚宴所用的瓷器都是为了今天先帝大殡专用的,如果源头在瓷器上的话,那名太监是逃脱不了干系的。
  
  半响之后,杨军派出去的侍卫回来禀告,他们去晚了一步,太监已经七窍流血而亡。
  
  这时,朱允文微微一笑,对着众藩王们说道:“今天王叔们也累了,宫中还出了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就不劳叔叔们护卫了,王叔们回府休息,明天在府中好好休息一天。等到宫中的事情处理完了,朕再请叔叔们进宫,一起商议先帝的遗愿……”
  
  听到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这位小皇帝竟然还没忘了削藩的事情。当下众藩王的脸上也没有了刚才忠心耿耿的表情,他们心里都在盼着那么下毒的幕后之人再使把劲。朱允文没有留下子嗣,他现在驾崩的话,下一位皇帝还要在自己兄弟当中选出来一人。大家伙不管谁做了新皇帝,总比这个朱允文好说话。
  
  杨军原本想要把这些藩王们都留在宫中,等到抓到幕后下毒之人的话,再把这些藩王放出去。毕竟他们也是有弑君嫌疑的,不过朱允文既然下了旨意,那杨军便不能再开口,当下他只能派人将众藩王送出了皇宫。
  
  看着众藩王都离开了西华宫,杨军这才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仙长既然知道鹤蓉,那一定也知道是谁下的毒。”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这次娃娃你冤枉老人家我了,谁下的毒我老人家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