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六十章 法器

第六十章 法器

  距离京城千里之外的一座山洞之中,广孝和尚正在对着一个手脚都被锁链拴着的男人说道:“我要的法器呢?说好了三个月就可以炼制出来,现在已经过了四个月了,东西呢?”
  
  “要不是你中间让我炼制浊脑,你要的法器我早已经炼成了。”男人的头发已经长的拖到了地上,胡子也不知道多久没有刮过了,脸上毛毛茸茸的,几乎都看不清脸上的相貌了。
  
  “我让你炼制浊脑,可没有让你炼制其他的东西……”广孝冷笑了一身个之后,突然伸手探进了男人的头发当中,在里面摸出来一个小小的,好像锯条一样的东西。
  
  将'锯条'拿在手中,和尚看到上面竟然还雕刻着密密麻麻的咒文,当下叹了口气,说道:“到底是百里熙之后的炼器第一人,竟然凭着那么一点点边角余料,就炼制出来这样的法器……”
  
  说话的时候,广孝的掌心一探,一柄长剑从他的掌心当中窜了出来。和尚用手里的‘锯条’在剑刃上轻轻的抹了一下,就在锯齿接触到剑刃的一瞬间,广孝甚至都没有伸手拉扯‘锯条’他手中的长剑竟然悄无声息的一分为二断成了两截。
  
  “好法器……”广孝发自内心的赞叹了一声之后,看着有些丧气的男人继续说道:“当初我给你多少天才地宝,几乎是足斤足两将剩余的边角余料收走的。公孙屠你又是怎么炼制出来这样一件宝贝的?”
  
  这个头发、胡子长的已经都拖在地上的男人正是失踪许久的公孙屠,当年他被童戚振掳走之后便一直都没有音讯,想不到最后会被广孝囚禁在这个山洞当中。
  
  看到自己私藏的法器被广孝找到,为了避免这和尚的报复,公孙屠叹了口气,说道:“你收走的是我散落在四处的残渣,不过你却没有留意那些散在空气当中的天才地宝粉末。等你离开之后,我将这些粉末都收集了起来。这么多年过去也只够炼制这样的一件法器,这次你只要再晚回来片刻,我已经打开这锁链,从这里出去了……”
  
  “到底是百里熙之后的炼器第一人,竟然连散在空气当中的粉末都能收集起来。”广孝不可思议的看了公孙屠一眼之后,继续说道:“那么我以后连这些粉末也要收集回去了……其实你只要快点炼制出来我需要的法器,便可以早一点从这里出去的……“你真当公孙屠炼器炼成了白痴吗?”大胡子男人冷冷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当初你说的,替你炼制出来十二件法器就让我出去。结果呢?到现在我替你炼制了不下二百件法器吧?你什么时候打算过放我出去?我一出去,你私自囚禁方士的事情便会败露。广孝,你自己敢说到时候不会杀我灭口吗?”
  
  广孝和尚微微一笑,说道:“其实你误会了,当初和尚原本想着有两百件法器便足够了,没有想到计划没有变化快。和尚遇到的事情越来越多,收到的弟子也越来越多,这才需要更多的法器。不过你还是可以放心的,和尚现在已经不收弟子了,身边也没有了那么多的事情。只要你最后炼制出来那件法器,和尚马上便送你出去。”
  
  虽然这和尚之前骗过公孙屠多次,不过炼器第一人私藏的法器被广孝和尚找到,他再没有其他的办法离开这里。当下只能再信和尚一次,犹豫了一下之后,说道:“好,我就再信你一次,一个月之后再来,我保证把法器炼制出来。”
  
  广孝和尚笑了一下之后,却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将散落在公孙屠脚下各处的天才地宝残渣都收集了起来,这还不算,和尚又伸手在公孙图身前身后的空气当中抓了几把。等到他缩回来手臂之后,看到掌心当中出现了一层薄薄好像灰尘一样的粉末。如果不是特别用心的仔细观察,谁也看不到和尚的掌心当中,还会有这样的东西。
  
  确定了再没有任何残渣留下来之后,广孝当着公孙屠的面,施展了五行遁法消失在了男人的面前。
  
  就在和尚消失的一瞬间,公孙屠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怪异的笑容。确定了广孝和尚已经彻底消失之后,他开始在自己的胡子、头发上轻轻捋了起来。半响之后,他的手指上出现了一层薄薄的粉末。
  
  看了一眼这一层薄薄的粉末,公孙屠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他将自己嘴里的假牙拔了下来,将粉末收集在了假牙的空槽里面之后。又将假牙重新装好,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广孝,我怎么还敢再信你……”
  
  广孝离开了山洞之后,出现在了距离京城五十里外的一座寺庙当中。这时候,白头发的灌无名已经等候在了禅房里。见到了师尊回来之后,他恭恭敬敬的行礼,看着广孝空着的手,灌无名皱了皱眉头,对着自己的师尊说道:“公孙屠还是没有炼制出来那件法器吗?”
  
  “我又给了他一个月的时间,如果还是炼制不出来的话,那也没有必要再留着他了。”广孝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一下。随后他自己岔开了话题,说道:“殿下那里怎么样了?小皇帝没有难为他吧?”
  
  自打燕王带着人进了京城,灌无名便一直跟着。直到后来进了皇宫,担心遇到住在这里的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灌无名这才没有跟着进去。不过就是这样,也还是从他留在皇宫里面的内应,知道了里面发生的一切事情。
  
  听灌无名诉说之后,广孝微微一笑,说道:“和尚就知道那次的事情瞒不过吴勉和归不归,可怜那个安道陵了,现在他也应该知道这世上有很多他惹不起的人了。”
  
  看着师尊心满意足的样子,灌无名再次说道:“现在晋王已经死了,湘王的封地就势也要收回来。这场削藩的风暴马上就要席卷到燕王和其他诸王了,要不要弟子走一趟,想办法将燕王带出京城?”
  
  “你这样一来,不正好给了朱允文一个对付燕王殿下的好借口吗?”姚广孝轻轻的笑了一下,随后他继续对着自己的弟子说道:“现在让小皇帝去裁撤藩王封地吧,出事的又不止燕王殿下一人。到时候诸王皆乱,燕王殿下正好借势图谋大事……”
  
  “那么我们一直都要待在这里吗?”灌无名说了一句之后,看着师尊没有马上回答的意思,当下他继续说道:“除了燕王和晋王之外,还是有其他几位藩王也招募了修士。其中几位藩王还带着修士一起进了京城,如果吴勉、归不归想要他们自己人打自己人的话。弟子担心一个安道陵不是其他修士联手的对手。”
  
  “一个安道陵足够了……”提到了这个老道士,广孝和尚笑了一声之后,继续对着灌无名说道:“你不要小看这个道士的本事,他的实力虽然和你我相差很远。不过在近百年出来的后起之秀当中,已经算是个了不得的修士了。只不过最近遇到的都是他招惹不起的大人物……”
  
  广孝的话说完之后,灌无名还是有件事想不明白。当下说道:“那么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名正言顺的出现在燕王的身边?他身后的人虽多,不过真正有用的却没有几个……和尚微微一笑,说道:“快了,和尚我等到的那个人快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