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五十九章 归不归的疑心

第五十九章 归不归的疑心

  就在安道陵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的时候,对面又走过来一个老成不像样子的老家伙带着一个黑大个子和八九岁的白胖娃娃。吴勉已经到了,老道士不用想也知道这是归不归带着任叁和百无求到了。
  
  “看看你把这个小道士吓得,连话都不会说了。”归不归走到了二人身边之后,嘿嘿一笑,对着吴勉继续说道:“老人家我都说了,前天晚上是广孝和尚给小道士擦的屁股。你怎么还是不相信?
  
  小道士你自己说说看,你自己都不知道前天晚上那―关是怎么过的吧?”
  
  “贫道不知道几位大修士在说什么……”憋了半天之后,安道陵终于说了这么一句。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之后,继续说道:“贫道是陛下新封的奉天护国真人安道陵,你们说的什么事情,贫道一概不知道。”
  
  “这年头没有个真人得封号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修道的……”这时站在归不归身后的百无求走了出来,黑大个子上下打量了一番面前的老道士之后,继续说道:“老子神仙都揍过,别说你一个真人了。别以为在皇宫里就没人敢揍你了,信不信老子现在弄死你,一会小皇上出来还要夸老子几句?”
  
  “大侄子你先别吓唬他,小道士我们人参问你,前天晚上来行刺小皇帝的人到底是你的弟子,还是火山的徒弟?”看着安道陵的脸色有些发白,当下小任叁也凑了过来。小家伙窜到了百无求的肩膀上,坐在这个大个子的肩头,对着安道陵继续说道:“那小子是我们人参抓住的,他的魂魄亲口说是火山的弟子。老不死的说我们人参被你们骗了,你自己说,到底是不是你干的?”
  
  前天晚上吴勉、归不归回来之后,听了小任叁的诉说,二人都对魂魄说的话怀疑了起来。虽然魂魄本身不会说谎,不过如果事先做了准备,还是可以让魂魄说出来一些特定的话来。
  
  吴勉、归不归都想起来当年世间炼器第一人百里熙死在元昌手里的那次,就是用了浊脑才说出来了自以为是真话的假话。只不过浊脑早已经是传说当中的法器,除了吴勉、归不归这样的大修士手里还有一点存货之外。这么多年没听说过还有谁也用过浊脑。
  
  归不归查看过了刺客的尸骸,在死人的舌下突然看到一丝被浊脑香气熏出来的烟斑。这个只有死人身上才能显现出来,这样以来果然印证了他们二人的猜想。只是小任叁说什么也不相信自己亲耳听到魂魄说的话会是假的,这几天它一直在和归不归争辩,到底是自己亲耳听到的话是假的,还是老不死的你猜错了……好不容易等到了知道实情的人出现,当下他们几个等小皇帝处理完了大事之后,赶到了佛堂前堵住了这个老道士,要在他的嘴里听到实情。
  
  不过安道陵哪里敢说,当下他只能不停的后退。边退边说道:“贫道不知道各位大修士说的是什么?贫道这是跟随了燕王殿下前来,怎么可能派弟子来行刺皇帝?各位不要乱说,会给贫道带来杀身大祸的。”
  
  “依着老子说,干脆咱们就在这里弄死这个小道士得了,然后直接问他的魂魄。”看着老道士一直后退,百无求突然出手抓住了他的肩膀。一股钻心的疼痛让安道陵直接跪在了地上,原本他想看守佛堂的侍卫会过来阻拦。最不济也会去向小皇帝禀告,没有想到这几个侍卫竟然好像看不到他们一样。既不阻拦,更加没有进去向皇帝稟告的意思。
  
  安道陵试了几次,他使尽了全身的力气都没有从百无求的手里挣脱。这时候他才知道面前这几个人、妖都有不次于姚广孝的本事,自己这点修为在他们的眼里好像是个小孩子一样。
  
  眼看着安道陵疼痛的就要晕倒的时候,佛堂里面终于有人走了出来。来人正是守护在朱允文身边的锦衣卫千户杨军。杨千户看到老道士被百无求欺负的样子,当下急忙走过来说道:“这是陛下刚刚亲封的奉天护国真人,你们这样欺辱他,是让陛下难看吗?”
  
  “老子这是在弄死害你们家皇上的幕后黑手,你们家小皇上不谢谢老子,还想怎么样?姓杨的,别以为你是小皇上的人,老子就要给你个面子。”
  
  百无求还是没有松手的意思,反而手上使劲直接捏碎了安道陵的肩胛骨。一股剧痛让这位奉天护国真人一翻白眼,晕死在了皇宫的佛堂之前。
  
  “各位都是有头面的大修士,和一个晚辈计较合适吗? ”这个时候,朱允文和燕王朱棣也从佛堂里面走了出来。看到了安道陵晕倒在佛堂之前,燕王又惊又怒。当下仗着是在皇宫大内又守着小皇帝,便端起来藩王的架子,开始斥责起来面前几个相貌古怪的人。
  
  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的名头朱棣是听说过的,不过在这位燕王看来,这些人都是些言过其实的修士。他们真像传说那样有通天彻地的本事,当初又怎么会让姚广孝在眼皮底下逃走。而且这些人现在都被皇帝招募到了身边,那就是说这些人和姚广孝、安道陵投奔自己一样,被身外俗名所累,今天怎么也要给自己和小皇帝一个面子,放过这个倒霉的老道士。
  
  让朱棣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话一说出口,小皇帝朱允文先和自己划清了界限:“几位仙长,朕是朕,燕王是燕王。他说的话并非朕的意思……”说话的时候,朱允文已经走到了吴勉、归不归的面前,微微一笑之后,对着身后的太监说道:“刚才的圣旨发出去了吗?还没有发是吧?那就收回来,道人安道陵不守宫规,惊扰了朕与几位仙长。免了他奉天护国真人的封号。看在燕王的面子上,朕不在追究他其他的过失。”
  
  朱棣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朱允文这小畜生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君无戏言?你刚刚册封的奉天护国真人不到一个时辰就收回去了,这样的朝令夕改,以后还如何能下达政令?
  
  “老子就知道小皇上你心里明白是哪一头的。”
  
  百无求哈哈一笑之后,反而松了手。在这个二愣子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不重要,小皇上知道自己是哪一头的才最重要。现在看起来这个小皇帝是铁了心和他们走在一起了……这时候,杨军看了脸色铁青的燕王一眼。随后命人将晕倒在地的安道陵抬出皇宫,这也算是他给了燕王一个面子。
  
  看到了朱棣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归不归突然嘿嘿一笑,对着这位燕王殿下说道:“殿下,这次进京怎么没有带着广孝和尚来?不瞒殿下,我们几个都是广孝的故友,原本还想着借着这次机会和那和尚好好盘桓盘桓。”
  
  “老仙长说的是姚广孝吧? ”燕王脸色恢复了平常,他冲着归不归点了点头之后,继续说道:“实不相瞒,本王之前曾向姚广孝请教过佛法。不过那和尚的行踪不定,本王已经有数年没有见过这个和尚了。”
  
  “那贼和尚又不见了? ”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如果殿下再见广孝和尚的话,还请代老人家传句话,让他别打这个心思了。有些东西不管是不是方士,都是不能碰的……”
  
  朱棣点了点头,说道:“有缘再见姚广孝的话,本王一定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