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五十八章 重礼

第五十八章 重礼

  朱棣看了一眼还跪在地上的湘王,说道:“朱柏冲撞了陛下,他犯了国家的法度,不是朱棣请求就能饶过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朱棣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朱棣这次进京,还为陛下带来了一件礼物。请陛下恩准让人将礼物呈上来。”
  
  “燕王为朕带来了礼物?”朱允文看了朱棣一眼之后,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那好,朕就看看燕王带来了什么礼物。杨军,你让人去外面让燕王的随从将礼物呈上来。”
  
  杨军答应了一声之后,吩咐了身边其他的护卫传令。命燕王的随从将礼物呈上来。他自己则留在皇帝的身边,一步都不曾离开。半响之后,在传令护卫的引领之下,一个白发苍苍的老道士手里捧着一个锦盒走了进来。
  
  看到了锦盒之后,杨军皱了皱眉头,对着刚刚进了宫殿的老道士说道:“停下!
  
  盒子里装的是什么?检查了没有?”最后五个字是对着刚才领人的护卫说的,护卫愣了一下,他以为这是皇帝亲口所要的礼物,并没有开箱检查。听了杨军的话之后,才明白过来是自己想错了。当下急忙走过去想要检查锦盒里面的东西。
  
  “不用检查了,燕王就在这里,里面真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一样会波及到他的。”说道这里的时候,小皇帝对着侍卫摆了摆手,继续说道:“直接拿过来,朕要看看燕王准备了什么样的礼物。”
  
  当下,老道士将锦盒捧到了小皇帝的身边,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锦盒之后,露出来里面一颗呲牙咧嘴的人头……朱允文没有提防之下,被这颗人头吓了一跳。他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之后,回头看着朱棣说道:“这就是燕王给朕的礼物?这是谁的人头,是蒙古废帝吗?”
  
  “陛下,这虽然不是元帝的人头,不过在陛下的眼中,这颗人头要比元帝还要贵重。”说话的时候,朱棣从怀里又掏出来一封信函。双手交到了朱允文的手中之后,继续说道:“锦盒里面的人头是谁,陛下一看便知……”
  
  朱允文皱了皱眉头之后,还是拿过来了信函看了起来。只看了几个字,小皇帝的笑容便凝固在了脸上。沉着脸看完了信函上面所写的口供之后,朱允文沉默了良久,终于再次对着朱棣说道:“燕王的礼真是太大了……朕原本想要回礼的,却不知道应该回些什么。”
  
  信函上面正是害死先太子朱标的番僧杰格口供,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他是如何被晋王收买。然后又是如何一步一步施法将朱标害死,伪装成了病死的样子。口供上面写的十分清楚,从朱标第一天身中术法之后的症状,一步一步身体如何变得越来越虚弱,上面都写的一清二楚。当年朱标'病'倒之后,朱允文在膝前服侍,这个自然瞒不过他。
  
  “陛下,就是这位安道陵道长在西域抓到的番僧杰格,当时他喝醉了酒,酒后说出来当年谋害先太子的事情。”说话的时候,朱棣将身后的安道陵让了出来,随后继续说道:“安道长,你来和陛下说这件事的经过……”
  
  来到京城的路上,朱棣已经按着姚广孝叫的,和安道陵对好了口供。当下老道士按着燕王教的,将当年发生在姚广孝身上的事情搬到了自己的身上。还将时间推迟到了半个月之前。
  
  之前朱元璋、朱允文爷孙俩一直以为朱标是死在了姚广孝之手。只是这个和尚的术法神鬼莫测,就算朱元璋是皇帝也不能对他做什么。现在知道了真正的杀父仇人是面前的人头主人……番僧杰格,是受了晋王的收买才害死了先太子朱标。这么多年的仇总算是报了……“道长替朕报了杀父大仇,这让朕如何感谢你……”朱允文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叫过来在一旁侍候的太监。随后继续说道:“传朕的旨意,册封安道陵道长为奉天护国真人,在华山为道长建造一座道观。
  
  奉天护国真人总管天下道门,位同公爵。
  
  受藩王禄……”
  
  安道陵听了之后急忙跪下谢恩,一旁的朱棣却皱起了眉头。小皇帝封了老道士奉天护国真人,却不许他在京城开观。反而是将安道陵打发到了陕西去,华山是全真教的圣地,他一个初来乍到的老道士就算有奉天护国真人的招牌也什么都做不了。而且这样一来这老道士还无法回到北平自己的身边。安道陵是朱棣招募的修士当中,修为仅次于姚广孝的人。这个人不在身边,他便少了许多的助力。燕王心里也没有完全信任姚广孝,手里多一个能用的人总是好的。
  
  这个小皇帝轻描淡写之下,一座道观便卸了自己的一条臂膀,朱棣再看面前的朱允文,再也不是当年那个脸上写满了稚气二字的皇太孙了。
  
  册封完了安道陵之后,朱允文再次下旨,说道:“晋王主谋行刺太子,犯下了十恶不赦之罪。念他已死,又是朕的族叔。
  
  此事涉及宗室子弟不易深究,就免了他的封地,撤销子孙晋王的世袭之位。”
  
  杀父大仇最后竟然这样轻飘飘的化解掉,这样的事情朱棣都做不出来。当下,燕王的心里一寒,知道面前的年轻皇帝或许要比自己想象难对付的多……接连下了两道圣旨之后,朱允文将盒子连同里面的人头一并交到了杨军的手上,说道:“这个番僧罪大恶极,你将他的人头杵成肉酱去喂猪狗。可惜他已经死了,要不然朕必将此番僧干刀万剐!”
  
  手边的事情办完之后,朱允文冲着朱棣笑了一下,说道:“朕今日终于报了杀父大仇,多谢王叔指点迷津,要不然的话朕现在还以为当年是姚广孝害死了先太子……燕王,你同朕一起去拜望先太子的灵位。
  
  父亲在天有灵,知道是燕王的门人抓住了害死他的凶徒,心里一定是欢喜的。”
  
  说完之后,小皇帝起驾带着燕王一起向着后宫的佛堂走了过去。安道陵当下跟在后面一起走到了佛堂门口,因为僧道不同门的缘故,老道士只能待在佛堂门口,等着小皇帝一行人祭拜先太子。
  
  小皇帝和燕王一行人进了佛堂之后不久,从远处走来了一个一头白发,从头白到脚的男人。这人身上并没有穿着官服,看着也不像是太监、侍卫。不过一路走来遇到的侍卫和太监都将头低下,似乎不敢正眼去看这个白发男人。
  
  没过多久,白发男人走到了安道陵的身边。看了老道士一眼之后,说道:“你是燕王带进来的?广孝和尚不敢进来,却打发你这个道人进了皇宫……”
  
  此时,安道陵的脑海当中已经闪现了一个名字。他犹豫了一下之后,开口说道:“阁下就是修士吴勉?贫道久闻大修士之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人。”自从在姚广孝的手下吃了大亏之后,安道陵便改了脾气,不敢再小巧这些传说当中的人物。
  
  “你知道我……”吴勉用他特有的眼神看了看安道陵之后,继续说道:“既然你知道我,那还敢派弟子前来行刺皇帝?还冒用了火山的名号,这也是广孝和尚教你的吧?我来问你……浊脑你们是从哪里弄来的?”
  
  白发男人两句话,已经吓得安道陵大惊失色。他想不到那么隐秘的事情,怎么会被吴勉发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