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五十七章 宫殿之上

第五十七章 宫殿之上

  去了灵堂祭拜了先帝之后,小皇帝又带着燕王去看望其他到京的十几位藩王。
  
  朱棣自己也没有想到会受到如此规模的接待,被朱允文亲自引领进了奉先殿之后,其他的几位藩王已经在殿门口等着自己了。
  
  除了死在路上的晋王之外,剩下的十几个藩王都已经坐在这里了。朱棣虽然是最后一个抵京,不过在这里他的辈分最大,十几个藩王齐聚奉先殿的殿外恭候着他们的四哥。
  
  寒暄了一番之后,众人簇拥着小皇帝朱允文进了大殿。分宾主落座,燕王被安排在上首,位于小皇帝最近的位置坐下。
  
  “既然叔叔们都到了,明天正是先帝下葬的日子。还要劳烦叔叔们早起,送先帝最后一程。”朱允文说了一句之后,接过来太监送上来的茶水,喝了一口之后,继续说道:“还有一件事情,先帝驾崩之前曾经瞩咐朕,说叔叔们的封地还需要调整。只是先帝还没有着手办理便驾鹤西游了,这件事便落到了朕的手上。还望叔叔们可以帮衬着朕,早些完成先帝的遗愿……”
  
  听了朱允文这几句话,原本有说有笑的众藩王们都闭上了嘴巴。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了燕王的身上,说到藩王的势力燕王最大,现在众人就等着他说话了。
  
  没有想到的是,燕王好像没有听到一样,坐在座位上自顾自地把玩着自己手上的戒指。看到燕王默不作声,对面的藩王当中站起来一人,对着皇帝行礼之后,说道:“陛下,先帝所说要调整藩王封地,不知道是要如何调整?是对掉藩王的封地,还是要削减封地,或者是裁撤掉藩王的护军?”
  
  站起来这人是朱元璋的十二子湘王朱柏,他的封地在荆州。虽然不及燕王、宁王等藩王的势大,不过从小受先帝的宠爰,心里有什么不如意的地方,就算面对朱元璋也要当场说出来。
  
  朱允文微微一笑,说道:“这个先帝是有过考量的,考虑到叔叔们在封地已经久了。便不折腾叔叔们的封地对调了,不过现在天下已定,各地的藩王也不需要那么多的护军。而且朕为天下之主,各地封官也应该由朝廷商议任命,叔叔们插手或引起朝廷政令下达不便,封地上官员的任免还是由朝廷直接负责的好。叔叔们有什么更好的建议也可以提出来,大家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也可以商量着办。”
  
  朱允文的话刚刚说完,下面坐着的藩王们顿时炸了起来。脾气最暴的楚王朱桢直接跳了起来,冲着小皇帝说道:“这不就是削藩吗?本王怎么从来没有听先帝说起过?各位王兄王弟,你们听说父皇有削藩的打算吗?”
  
  楚王身边的辽王朱植也跟着站了起来,对着其他的兄弟说道:“没有啊本王上个月和先帝通信往来的时候,先帝还亲手书写了要我们兄弟一起护卫大明江山。
  
  现在说要削藩那还护卫个屁啊!”
  
  有了这两位藩王起头,其余的藩王就好像开了锅一样。除了燕王朱棣之外都跳了起来,都在嚷嚷着从来没有听先帝说起来过削藩这件事。看着他们张牙舞爪的样子,吓得附近侍候的太监、宫女连连后退,都担心这些藩王会把气撒在自己的身上。
  
  整个大殿当中,只有小皇帝朱允文和朱棣两个人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燕王一直在把玩着自己手里的翡翠戒指,而小皇帝则拿出来一个蛐蛐罐,用细柳在引诱两只蛐蛐相互争斗。朱允文看的津津有味,好像下面那十几个脸红脖子粗的藩王和自己没有关系一样。
  
  这些藩王自顾自的叫喊了一阵之后,看到皇帝完全不理会自己。这些藩王都是一人之下,百万人之上的主。上面坐着是自己的侄子,平素进京都是叔叔长叔叔短的。现在下面已经吵翻了天,你怎么就敢这样端然稳坐在龙椅上?
  
  当下第一个跳起来的湘王朱柏几步走到了朱允文的身边,盛怒之下一把将他手里的蛐蛐罐夺了过去。说道:“我等藩王都觉得削藩之事并非先帝本意!陛下你这样玩物丧志,岂不让让我等宗亲寒心?我们亲手打下来的大明江山交到你的手里……”
  
  朱柏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感觉到身后嘈杂的声音突然消失。回头看了一眼才发现众藩王都闭上了嘴巴,用一种诧异的目光在看自己。这时候朱柏才明白过来自己犯下了大错,这是在京城的奉先殿中,不是自己的王府……朱柏想要将手里的蛐蛐罐还给朱允文,却见这位小皇帝缩回了手。湘王手里拿着蛐蛐罐不知道如何是好,尴尬的看着自己。
  
  “湘王,你刚才说了什么?朕没有听清……”此时,朱允文脸上的笑容已经彻底消失。再不用长辈的称呼来叫各位藩王,小皇帝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湘王,冷冷的继续说道:“现在你来抢夺朕手中之物,如果朕手里的是玉玺,湘王是不是还要抢夺?”
  
  “本王……臣下不敢。”听到了小皇帝的话,湘王顿时冷汗直流。当下他急忙跪在了朱允文的脚下,两只手擎着蛐蛐罐,继续说道:“臣下一时糊涂,冲撞了陛下。看在臣下和先太子朱标兄弟的情分上,还请陛下不要和臣下一般见识……”
  
  朱允文完全不理会跪在自己面前的湘王,他抬起眼皮看了一眼下面的众藩王,冷冷一笑之后,说道:“刚才朕在思绪如何将蒙古鞑子赶出漠北,没有听清诸王的话。现在你们可以说说了,先帝调整众藩王的封地,有什么问题吗?”
  
  看着跪在地上,一动不敢动的湘王,众藩王没人敢再胡乱说话,纷纷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不发一言。
  
  这个时候,朱棣总算是玩完了他手上的戒指。从座位上站起来之后,对着小皇帝施礼,说道:“陛下,我等藩王以为既然是先帝生前遗愿。那还是按着先帝的遗愿办的好,至于如何调整藩地,还请陛下下旨让六部官员们斟酌。我等藩王避嫌不应参与其中。”
  
  还是燕王深明大义。”朱允文微微一笑之后,抬头看了一眼放在窗台上的日晷。
  
  随后继续说道:“不早了,耽误了这么久,叔叔们都留在宫中用了晚饭之后再回王府休息。杨军,你代朕请各位王叔去外殿用饭。不用等朕了,朕还有军国大事要办……”
  
  朱允文说到这里的时候,奉先殿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众藩王就见一个身穿锦衣卫千户服饰的男人带着数千禁军站在了大殿门外,他们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这些藩王竟然一点察觉都没有。
  
  这时候,众藩王心里暗叫侥幸,如果刚才大家一拥而上找皇帝理论的话,现在应该已经被这些官军们制住,送到天牢里等死了。那样小皇帝也不用削藩了,自己的封地直接收回,也没人敢说什么。
  
  当下,众藩王跪下向朱允文谢恩。看了一眼还跪在小皇帝面前的湘王,也没人敢向他请求,当下大家低着头跟着杨军向着外殿走了过去。等到众藩王走得差不多的时候,站在最后的燕王朱棣突然回身跪在了朱允文的面前,说道:“朱棣还有件事,要想陛下言讲……”
  
  朱允文看了一眼自己的四叔,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湘王。微微一笑之后,说道:“燕王是想要为朱柏求情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