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五十五章 不解

第五十五章 不解

  跟着归不归在山谷里面久了,小任叁也学会了不少的术法。人参娃娃原本就和人有许多相像之处,可以修炼许多其他妖物无法触及的术法。当下小任叁借用了灵堂里面的黄裱纸和香烛,在之上画好了符咒之后,当着朱允文、杨军等众人的面,开始施法要招出刺客的魂魄。
  
  随着小家伙将手里的符文用火引燃,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从刺客的身体里面分离了出来。小任叁看到了人影之后,转头对着朱允文和杨军说道:“出来了,你们要问什么尽管去问,这小鬼在我们人参手里,不敢不说的……”
  
  此时,听说了皇太孙在灵堂遇险。大队的禁军和侍卫都赶了过来。因为担心阳气太重,会冲撞了魂魄。在小任叁的授意之下,杨军将前来护驾的侍卫和禁军都赶到了远处。
  
  虽然看着面前模模糊糊的魂魄,朱允文多少有些心慌。不过他乍着胆子,在侍卫们簇拥之下,对着魂魄说道:“是谁让你来刺杀我的?知道剌杀我是什么后果吗?我现在虽然还不是皇帝,不过刺杀储君的罪名也足够给你带来灭族罪过了……你说出来幕后的主使之人,我保不会牵连到你的九族……”
  
  “听到小皇帝的话了吗?有什么就说什么,别以为我们人参不知道魂魄不能说假话,小心再死一次变成饗……”小任叁冲着魂魄做了个鬼脸,随后再次引燃了—张符纸,打在了魂魄身上。接触到符纸的一刹那,魂魄惨叫了起来,看它的样子这—下子带来了不小的痛苦……“我说……”魂魄被打的蜷缩在了地上,—边抽泣着说道:“我是大方师火山的弟子梅稠,我家师尊保了晋王殿下。得知晋王被皇太孙害死、我家师尊便派我前来报复皇太孙……”
  
  “原来你是火山的弟子,难怪我们人叁看你那么不顺眼。”小任叁看了面前的魂魄―眼之后,转头对着朱允文说道:“小皇帝,听到了吧?这是火山派人做的。他们方士这几年越来越不像话了,动不动就说不得干预国运,你明天就要坐龙椅了。他们方士现在就敢对你下手?这不是干预国运还是什么?可惜吴勉、老不死的带着百无求去邵家了……要不然的话,让我们人参的大侄子去骂方士的祖宗十八代……”
  
  今晚是邵家年纪最大的邵燕离世的日子,不管怎么说她也是吴勉的血脉。傍晚的时候,白发男人便带着归不归去了邵家送自己后人最后一程。百无求在皇宫待得逆烦了,当下也跟着一起出去散心,只留下人参娃娃在这里守护皇太孙。原本以为明日朱允文就要登基称帝,广孝也好,广仁、火山也好都应该任命,不应该再动什么心思。想不到那么巧,他们几个都不在的时候出了事。
  
  “你是火山的弟子……”听到了魂魄的话之后,朱允文的眉头反而皱了起来。他有些怀疑的看了瑟瑟发抖的魂魄一眼,随后对着小任叁说道:“小仙长,魂魄真的说不了假话吗?”
  
  小任叁歪着脑袋想了想之后,回答道:“是吧……我们人参之前看老不死的经常吓唬人,说什么魂魄不能说假话,人死之后说什么就是什么。等着看到了老不死的,你再去问问他……”
  
  “既然是归老仙长说的,那就错不了。”朱允文微微一笑之后,他又请小任叁招出了太监崔文的魂魄。询问了一番之后,得知他也是被晋王收买,一直在朱元璋身边收集消息卖给了晋王换钱。
  
  傍晚的时候,他接到之前一直和自己联络的梅稠消息。要他无论如何也要将朱允文带到灵堂上去,只是梅稠当时并没有说想要趁机谋害皇太孙。他只说是调虎离山调走朱允文,然后梅稠好下手去偷盗传国玉玺。用玉玺来祭拜晋王的魂魄,如果崔文不从的话,就要将他之前暗通晋王的证据交到朱允文的手上。这才逼的崔文没有办法,编了一个登基之前要在先帝灵柩前守灵的话。
  
  崔文的魂魄也证实和晋王、火山有关,当下朱允文便不再怀疑。皇宫大内存在两个魂魄不像话,既然都问明白了,他便让小任叁将两个魂魄都放掉,让它们自己去寻投胎的机会。
  
  就在小任叁将两个魂魄放走之后,吴勉、归不归带着百无求回到了皇宫。听说了这里的事情之后,他们三个马上赶到了朱允文的身边。
  
  “有我们人参在,你们三个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当下,小任叁卖弄着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对着他们三个说了一遍。最后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广仁、火山他们抽的什么风?明天就是小皇帝登基的大日子,就算他现在还没有登基,不过老皇帝死了天下他最大。这不是操控国运还能是什么?”
  
  归不归的心思却不在广仁、火山身上,他听了小任叁的诉说之后,眯缝着眼睛看着小家伙说道:“你说两只魂魄都已经认了是晋王、火山派他们来的,是吧?那么你有没有问什么细节?比如说火山命梅稠来害殿下的时候,话是怎么说的,是不是明说要躲在灵堂的?”
  
  “说了就是说了,问的那么仔细干什么?我们人参哪有那么多的话和一个魂魄去说?”白了一眼归不归之后,小任叁继续说道:“再说了,老不死的你不是常说魂魄说不了假话的。这个规矩又改了?魂魄可以胡说八道了?”
  
  “魂魄死后的确不能说假话”归不归没有理会小任叁的嘲讽,他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看样子是和广仁、火山脱不了干系了,等着下次再见徐福那个老家伙时候,老人家我要问问他不得操控国运还算不算话了?”
  
  看到吴勉、归不归和百无求回来,朱允文悬着的一颗心才算回到了肚子里。看着天色马上就要大亮,一群太监宫女进来服侍着他换上了龙抱。随后簇拥着这位大明王朝的第二位皇帝赶往奉天殿,开始了今天的登基典礼。
  
  就在朱允文登基,开始接受百官朝拜的时候。燕王朱棣一行人也从馆驿离开,继续向着南京城进发。这一队人马当中,那位老道士安道陵的脸色有些灰白,好像有什么事情想不通似的,一路上皱起来眉头就没见舒展过。
  
  昨晚安道陵派了弟子去行刺皇帝,根据其他弟子传回来的消息。刺杀失败,弟子死在了吴勉、归不归身边的人参娃娃手中。不过后来听说朱允文已经查到了幕后主使之人是晋王身边的火山大方师,这就奇怪了?人明明是自己派去的,为什么出了事是死了的晋王背上了黑锅?
  
  中午,一行人打尖吃饭的时候,姚广孝凑到了安道陵的身边。微笑着说道:“安道长,听说你又为燕王殿下分忧了?”
  
  经过了昨晚之后,安道陵再也不敢小看这个和尚。当下他急忙站了起来,陪着笑脸说道:“都是道陵份内的事情,说起来我也是殿下的门客。食君禄、报君恩而已,都是道陵应该做的……不过这几天我做的事情太多,不知禅师说的是哪一件?”
  
  姚广孝笑了一声之后,用传音之法在老道士的脑海当中说道:“就是昨晚你派人去皇宫刺杀储君,险些连累到了殿下这件事安道陵,你以为真是老天有眼,让殿下躲过了这一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