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十九章 大树与枝叶

第四十九章 大树与枝叶

  “知道映蓉没有几天了,就想时时刻刻能看见她……”江右郎将女人安顿好之后,出了寝室才开口书继续说道:“可是师尊那边又离不开我,也是没有办法,才带着她一起出来……”说话的时候,江右郎看了一眼天上的月亮,此时他的眼眶里面已经充满了泪水。男人想要用力将泪水瞪回去,此时悲伤之气哪里还控制得住?两行泪水顺着江右郎的眼角流淌了下来。
  
  看着江右郎的样子,吴勉说了一句:“你看出来她活不过今晚……是吧?”
  
  “是我害了她……”江右郎擦了一把眼泪之后,继续说道:“如果不是我强带着映蓉施展遁法回来,又把她自己孤孤单单的扔在那里半天。她原本还可以多活几天的……”
  
  原本陈映蓉的身体还能再撑一段日子的,不过昨晚到现在一顿折腾之后,她是真正到了油尽灯枯之像。满打满算只有一晚的寿数,怎么样也见不到明早的太阳了。
  
  江右郎将眼泪擦干之后,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对着吴勉、归不归二人说道:“如果你们信得过我的话,我想留在这里陪映蓉最后一晚。你们想要问什么,送她走之后我再和你们说。”
  
  听了江右郎想要单独和陈映蓉待在一起,归不归的眼睛马上眯缝了起来。不过老家伙刚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一直少言寡语的吴勉却开口说道:“那我们明早来接你……”
  
  说话的吋候,吴勉已经向着外面的中堂走了过去。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只得跟在白发男人的身后,一起向着外面走了下去。看着两个人说走就走,江右郎反而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他看着吴勉、归不归的背影说道:“你们真的留我在这里吗?不担心我施展遁法逃走吗?”
  
  江右郎以为怎么样也要封住了他的术法,让自己没有可以施展五行遁法的能力之后再把他和陈映蓉关在一起。说不定还要那两只妖物看守寝室的大门,可是现在自己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禁锢。连术法都没有封印,他想走的话随时可以施展五行遁法离开。
  
  “想走就走,不过这次你走了。让你女人保佑你以后不要遇到我……”吴勉说话的时候,看都不看身后愣住的江右郎。一句话说完,他已经转过了门廊,消失在了江右郎的面前。
  
  不过归不归在消失之前,冲着江右郎笑了一下,说道:“娃娃,有本事你就走。这笔账老人家我会算在广仁、火山的头上……”说完之后,他也跟着转过了门廊,在江右郎的面前消失……看着两个人的身影一起消失之后,江右郎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回到了寝室当中,陪在了陈映蓉的身边。陪着她走完这一世当中最后的一段时光……于此同时,在京城另外一边的皇宫当中,皇帝朱元璋正在听皇太孙朱允文诉说他在兆祥寺听到看到的事情。当朱允文说出广孝的身后是燕王朱棣,广仁、火山身后是晋王朱榈的时候,朱元璋脸上没有露出来一丝诧异的表情。
  
  “原来陛下您已经什么都知道了。”看着朱元璋的反应,朱允文马上明白了过来,自己的皇祖父虽然深处皇宫大内,不过他几个儿子做的好事,统统瞒不过皇祖父的眼睛。
  
  “我自己生的儿子,还不知道他们都是什么人吗? ”朱元璋有些苦涩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允文,你回来之后,朕已经派人送你三叔先走一步了……你不用慌,朕是一颗大树,你的叔叔们是分出来的树枝。朕不修修剪剪的话,那些不争气的树枝早晚会累死朕这棵大树的……”
  
  说到这里,朱元璋顿了一下,走到脸色已经发白的朱允文身边。拍了拍自己孙子的肩膀之后,说道:“允文啊,朕这棵大树差不多也到了该枯萎的时候了。朕这棵大树倒了,你就是撑起来大明的良材了……”
  
  听到了自己皇祖父的话之后,朱允文吓得急忙跪倒,说道:“陛下您长命百岁的,当年刘伯温相公给陛下看过相的。说您寿数一百四十二岁,陛下才活了一半的年纪……”
  
  “你不要信刘基(刘伯温)的话,人过七十古来稀,朕活了七十一岁,早就知足了。”朱元璋摸了摸朱允文的脑袋,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他们算命的都喜欢加上日月翻番的算。一百四十二的一半不正是朕的年纪吗?朕从来没有想过做什么万世帝王,能活七十年便很知足了。”
  
  这几句话说出来,朱允文不敢再接话。
  
  他低头看着面前的地砖,听着自己的皇祖父继续说道:“朕这一辈子也算值了,朕农民出身,放过牛、要过饭还做过几年的和尚。
  
  后来跟着郭子兴造反,想不到最后竟然做了皇帝。天下能有朕这样遭遇的皇帝又能有几个……”
  
  说到这里的时候,朱元璋犯了痰气,开始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一旁的太监看到之后,急忙过去轻轻的拍打着皇帝的后背。朱允文也端来了茶水,服侍着皇帝喝下了茶水之后,朱元璋的咳嗽这才算平复了下来。
  
  皇帝摆了摆手,散了一旁服饰的太监、宫女之后,继续对着朱允文说道:“这些年有人说朕嗜杀功臣,将当年一起造反的老兄弟们都杀的差不多了。可是谁又知道如果朕不下手杀了他们,等到天下传到你手上的时候,周围都是一群虎视眈眈的狼崽子,盯着你这口大肥羊……”
  
  说到这里的时候,朱元璋有些上不来气。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他继续说道:“别说那些当年跟着朕一起打天下的老兄弟们了。就连自己的儿子们又怎么样?当年你父亲是怎么死的……”
  
  “不是恶僧姚广孝做法害死的吗? ”听到皇祖父说到了自己的父亲,朱允文忍不住说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允文还派锦衣卫查过,不过恶僧的手段狡猾,到现在还是没有抓住他的把柄……”
  
  “姚广孝这和尚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允文你这次是冤枉他了……”说话的时候,朱元璋从身边的桌子上拿过一道密折。
  
  亲手递给了自己的孙子之后,继续说道:“你看了就知道,为什么朕今晚要让朱桐走了……”
  
  此时朱允文已经猜到了几分,当下他看了一遍密折上面的内容之后。先是沉默了片刻,随后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皇帝说道:“是晋王朱桐买通了宫中的太监,在父亲的饮食当中下了毒……”
  
  朱元璋叹了口气之后,站起来脸色有些涨红的说道:“朕会造反、会打天下。却不会教自己的儿子……连手足相残的事情都能做出来,真是一群畜生!”
  
  说到这里,皇帝突然仰面向下栽了下去。朱允文没有扶住,朱元璋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他现在是个七十一岁的老人,哪里还能经得住这一下。当下吓得朱允文大叫了起来:“来人!陛下摔倒了!传御医……”
  
  就在朱允文大喊着让人来救皇帝的时候,冷不防被倒在地上朱元璋一把拽倒了地上。将自己的孙子拖到自己的耳边之后,断断续续的说道:“允文、好孩子……你记住……你做了皇帝之后,第一要撤藩……第二送你四叔下来见朕……”
  
  最后一句话说完,朱元璋最后一口气也吐了出来,眼睛轻轻的合上,好像睡着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