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十七章 替我一战

第四十七章 替我一战

  这时候,被众锦衣卫簇拥着的朱允文走到了吴勉和归不归的身边。这位皇太孙微微一笑之后,说道:“面前这两位就是广仁、火山大方师吧?允文也听说过一些几位仙长和两位大方师之间的恩怨。几位都是神仙一般的人物,能不能看在允文的份上,化干戈……”
  
  “殿下,你以为广仁师徒还有这个江右郎真是为了搭救你才找到这寺庙的吗?”归不归回头看了皇太孙一眼之后。继续说道:“那么老人家我再说点殿下不知道的事情。广孝保了你的四叔燕王朱棣,而广仁大方师则做了你三叔晋王朱榈的门客……所以说广孝也好、广仁也好都想拉下殿下,只不过广仁想借着广孝的手除了殿下,而广孝也是一样的心思,妖王便是他找来背黑锅的。
  
  可惜现在广孝和妖王结盟的事情已经败漏,现在那和尚成了过街老鼠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冲着皇太孙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现在殿下还想放过他们吗?”
  
  让归不归没有想到的是这位皇太孙听了他的话之后,微微一笑,说道:“姚广孝和尚和燕王走得近,这个允文早就知道了。晋王请了两位大方师做门客,这个允文有些始料不及。不过今天之后,想必晋王也再不会和两位大方师有什么瓜葛了。既然这样,允文还是在做一次好人……看在允文的薄面上,两位仙长还是放过两位大方师一次吧……”
  
  “皇他孙子,你是不是傻?”这个时候,连百无求都看不下去了。二愣子直接拉着朱允文的胳膊,对着他继续说道:“我们家老家伙的话你听到没有?广仁、火山他们爷俩想要你的命……你可真是急死老子了……老家伙、小爷叔,咱们也别听这个皇太孙子的。咱们一起弄死他们爷俩就算完了……”
  
  此时,江右郎看到广仁、火山师徒二人被妖王用古怪的妖法暂时封住了施展五行遁法的能力。眼看着二人就要冲破封印,此时万万不能让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人、妖过来。当下江右郎冲着归不归说道:“归老前辈,这当中有误会。晚辈奉师命是来守护皇太孙殿下的。如果不是这样,我们也不会这样着急寻找殿下了。一切矛头都指向姚广孝,真想借刀杀人的话,我们师徒自管坐山观虎斗就好,何苦把自己也搅了进来……”
  
  “说得好……”归不归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广仁、火山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你们来是为了确定皇太孙是死在了广孝的手上,今天殿下死后,明天晋王便会向陛下上奏,说明此事都是燕王殿下派遣姚广孝和尚所做。这样一来,皇太孙死了、燕王倒了……而晋王立了大功,太子的大位不给晋王殿下还能给谁……”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到这里,就见一直在半空中盘旋的斩鲲突然从火山的前胸穿了过去。长剑破胸而出之后,上半身都是鲜血的红发大方师倒在了地上,张口喷出来好大一滩鲜血。
  
  吴勉指示斩鲲伤了火山之后,看了正在看向自己的归不归一眼,慢悠悠的说道:“抓到了一个摆弄小动作的虫子,老家伙你继续……”
  
  白发男人说话的时候,火山的手里掉出来一个圆滚滚的金色小球。归不归看清了金球的样子之后,冲着火山的方向揺了摇头,说道:“这就不怪吴勉了,刚才对付妖王的时候,可没看你动过这样的法器……失传这么久的法器,你们爷俩是在哪里找到的。”
  
  火山手里掉落的金球是方士一门当年比较歹毒的法器万发针,金球里面装着无数细如牛毛的金针。这些金针用特殊的工艺炼制而成,刺进一般的修士身上,会瞬间锁住对方身上的术法。道行低一点的人要害被金针刺到也会瞬间毙命,就算是吴勉、归不归这样的人物刺到金针,也会有一瞬间术法被完全封住。这一瞬间广仁、火山二人出手,吴勉、归不归二人就算仗着长生不死的身体撑住不死,也难免身受重伤……金球打出去之后会自己爆开,到时候方圆两三丈的位置谁也躲不开。如果不是吴勉发现的早,后果如何还是在未知之间。
  
  “这是……我留着防身的,怎么说……就是针对你们的……”刚才被斩鲲伤到了肺,火山一边说话一边剧烈的咳嗽着。
  
  “那是我的错了,冤柱你了……”吴勉看了一眼已经被广仁扶起来的火山,用他特有的表情笑了一下之后,对着万发针的位置挥了挥手。一道劲风扑了过来,将万发针高高的吹了起来之后,又摔落在了地上。
  
  这次万发针落地的时候,发出来一阵巨响。无数的金针向着四外飞了出去,其中大半向着广仁、火山和江右郎的位置射了过去。见到了金球给劲风吹起来的同时,火山已经明白过来吴勉想要做什么了。当下这位红发大方师大叫了一声,随后翻身跳了起来,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广仁的身前。
  
  十余枚金针打在了火山的身上,这个红头发的大方师再次倒在地上。这次他连说话的能力都没有了,只能一动不动的倒在地上。
  
  和火山一起倒下的还有江右郎,他身上也中了十几枚的金针。原本他的术法就远不及火山,这一下被金针刺中之后,他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抽搐了起来。好在这些金针的射程有限,飞出去两三丈之后便轻飘飘的掉落在了地上。
  
  广仁看了一眼火山和自己的徒孙之后,身后飞出来自己的法器一一罪、罚两柄短剑。看了吴勉、归不归一眼之后,白发大方师对着白发男人说道:“既然你说我们还有旧账未清,那么我们就来算算旧账吧……吴勉,可否与我一战?”
  
  “大方师你客气了,你从徐福那里得了克制我的手段。这样还怎么算旧账?”吴勉嘲弄着笑了一下之后,看了一眼身后的百无求之后,对着二愣子说道:“你替我和大方师一战,怎么样?”
  
  “老子就等你这句话了! ”听到了吴勉的话之后,百无求大叫了一声,随后向着广仁师、徒、孙三人扑了过去。
  
  看到二愣子向着自己冲了过来,广仁的心便凉了半截。自己原想引诱吴勉过来,用自己克制他的本事将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彻底制住。然后用吴勉作为筹码要挟归不归放了自己师徒和江右郎离开,想不到吴勉看穿了自己的计策,让百无求前来和自己争斗。
  
  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妖当中,广仁最怵头的就是这位前任妖王了。此时的百无求不再是昔日见到广仁,转身就要逃的小妖物了。百无求的妖法在广仁之上,白发大方师克制吴勉的本事,在它身上可没有一点作用。
  
  此时的广仁早已经冲破了封印,原本他可以随时离开,不过广仁舍不得火山和江右郎,只能咬着牙和百无求打在了一起。仗着两柄短剑法器来回在百无求的眼前飞来飞去,扰乱了这妖物的心神。广仁竟然和百无求打了一个平手。不过明眼如吴勉、归不归者都看到明白,白发大方师支撑不了多久了……眼看着百无求适应了两柄短剑,开始将广仁一点一点压下去的时候。那位皇太孙殿下突然叹了口气,对着吴勉、归不归说道:“两位仙长,冤家宜解不宜结……看在那位还在海外的大方师面子上,留他们一条性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