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十五章 现身

第四十五章 现身

  来人正是广仁、火山一直在寻找的姚广孝,兆祥寺的主持见到了姚广孝现身之后,当下跪在了地上,痛哭流涕的说道:“弟子对不起老禅师……是这位指挥使大人说的……不将那位皇太孙殿下交出来,便要处死我寺中僧侣与施主……弟子也是没有办法……”
  
  “起来吧,和尚又没有怪你。”姚广孝看了老方丈一眼之后,又将目光转到了站在毛骧身后的江右郎。和尚微微一笑之后,说道:“听说你今天成亲的,怎么不进洞房,反倒来了和尚庙?怎么,刚刚成亲一天就看破红尘了?”
  
  此时江右郎已经变了相貌,就算是陈映蓉在大街上见到也不一定能认得出来。现在只是被姚广孝看了一眼,便看穿了他的本相。
  
  江右郎从毛骧的身后走了出来,对着姚广孝行礼之后,说道:“晚辈也是想不通,上午明明还在举办婚礼,为什么突然就到了您的面前?朱允文殿下是晚辈婚礼请来的客人,还请前辈将殿下送回来吧……”
  
  “你是江右郎!殿下就是在你的婚礼当中失踪的……”这时候,那位锦衣卫指挥使毛骧明白了过来,上午已经有镩衣卫上报两个身穿红喜服的男女出现在了邵府当中。只是那二人已经逃遁,想不到其中一个人就是面前的这个‘细作’。
  
  “指挥使大人,我是谁无关紧要。平安的找回皇太孙殿下这才重要。”说完这一句话之后,江右郎继续对着姚广孝说道:“现在皇太孙殿下失踪,陛下已经下旨寻找。如果前辈肯将殿下交出来的话,指挥使大人会保前辈无忧的……”
  
  “江右郎,火山到底做下了什么天大的好事,才会得到你这样的好弟子。”姚广孝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皇太孙殿下并不在这里,你这样的攀咬,是想将和尚置于死地啊。这原本是和尚我的手段,你倒是青出于蓝。”
  
  说到这里,姚广孝再次微微一笑,对着那位锦衣卫指挥使说道:“大人,皇太孙殿下现在并不在庙中。这是吴勉、归不归和广仁的计策,他们将所有的矛头都指向和尚。想让和尚入万劫不复地狱,殿下那根玉带也不是锦衣卫找到的,那是有人带着玉带检举的兆祥寺,是吧?”
  
  “姚广孝禅师,当年我们也是有过几面之缘的。
  
  你也不要狡辩了,京城当中除了你这样有大神通的人,还有谁有这样的本事、胆量和禅师做对? ”虽然明知道自己这些人马不是这和尚的对手,不过朱元璋只给了毛骧一天的期限,他无论如何也要硬着头皮正面做对了。
  
  姚广孝摇了摇头之后,对着毛骧说道:“如果大人不信的话,和尚便跟着大人去沼狱坐几天,皇太孙不会一直失踪的,他早晚有出现的时候。到时候你便明白此事与和尚有没有关系了。”
  
  说完之后,姚广孝慢慢的向着毛骧这边走了过来。那位指挥使大人反倒是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这才反应过来,对着手下大喊:“快,拿下这个和尚,送到沼狱当中请陛下发落……”说到这里的时候,毛骧想起来有关姚广孝的种种传闻,当下对着已经拿出来锁链向着和尚走去的锦衣卫们说道:“他是有道高僧,你们不要难为他……”
  
  江右郎也没有想到姚广孝这样的身份,竟然甘愿束手就擒。现在这和尚被抓到,可是自己也有嫌疑。毛骧不会这样就会放过他的。果然,锦衣卫的指挥使指着江右郎,对着自己的手下说道:“将这个人也抓起来,他也有嫌疑。带回去之后请陛下圣裁……”
  
  看着几个拿着锁链的锦衣卫向着自己走了过来,江右郎顿了一下,现在自己逃遁易如反掌,只不过自己如果逃了的话,那什么话只能让姚广孝一个人说了,到时候连个和他对峙的人都没有。这和尚不把自己的师尊、师祖牵连进来,江右郎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时候,江右郎瞬间明白了过来。吴勉、归不归并不是单单想要对付一个姚广孝,他们俩是要挑起来姚广孝和广仁、火山双方的争斗,等到他们双方两败俱伤的时候再坐收渔翁之利。昨晚陪着自己吃喝的只有归不归和那两只妖物,从昨天傍晚到现在就没有见过那个白头发的方士。现在想起来,吴勉就是做了这个布局……看了一眼已经上了枷锁,正在冲着自己微笑的姚广孝。江右郎只能让锦衣卫们给自己戴上了枷锁,随后和姚广孝一起被压着走到了毛骧的身边。指挥使看了这二人一眼之后,说道:“你们二人当中,必定有人知道皇太孙殿下的下落。只要能说出来……”
  
  指挥使大人的话刚刚说到这里,从寺庙的后院突然传来了有人叫喊的声音:“找到了!找到皇太孙殿下了……毛大人快来!我们找到皇太孙殿下了……”这声音喊出来的同时,原本还气定神闲的姚广孝脸色大变。如果真的在这间寺庙当中发现了朱允文,那么自己怎么辩解都没用了。那样的话自己的计划便没用了……听到了后院有人大喊的声音之后,毛骧急忙带着几名手下快速的跑到了后院。半晌之后,就见那位锦衣卫指挥使大人亲自扶着脸色有些苍白的朱允文到了大殿之前。毛骧再次出现之后,指着姚广孝的位置喊道:“殿下已经讲明白了!就是这个恶僧所做!锦衣卫,将恶僧砍了给殿下出气……”
  
  听到了自己上司的话,又看到毛骧亲自将皇太孙扶了出来。当下这些锦衣卫不再犹豫,直接抽出来自己的绣春刀对着姚广孝的脑袋砍了下去。
  
  虽然姚广孝是长生不老之身,不过他也不能当着庙里众多和尚的面被砍的满身是血。当下他直接拽断了自己身上的铁链,只是轻轻的挥了挥手,他身边的锦衣卫便向着四外飞了出去。
  
  “皇太孙殿下,你真要这样陷害和尚吗? ”此时已经完全明白过来的姚广孝向着朱允文的位置走了过去,边走边说道:“是不是身边有人要挟你?
  
  不要怕!和尚来救你……”
  
  此时姚广孝的脑海当中想到了几个应对的办法,想来想去他决定破釜沉舟。这次他要亲自抓住朱允文,既然现在水已经混了,那索性再让水更混一点,那样自己或许还有办法搬回来一成。或许现在了结这位皇太孙也不是坏主意,起码可以让皇帝重新考虑一下立储的大事。太子、皇太孙都不在人世了,皇帝或许可以在其他的儿子当中在挑选一个了。
  
  “广孝,你还想要谋逆储君吗?”这时候,又有两个人影一前一后的出现在了姚广孝和尚的身前身后。两个人的发色一白一红正是大方师广仁和火山,这二人看到和尚要对皇太孙不利,虽然他们俩对朱允文也没安什么好心。不过现在可不能让这位皇太孙出什么意外。
  
  看到了这两个人之后,姚广孝大叫了一声,说道:“你们俩还看不明白吗?这是吴勉、归不归设下的套圈,就是为了让我们自相残杀的!广仁,你以为吴勉真的忘了他夫人是怎么死的了吗?他用朱允文作饵……”
  
  这时候,火山大喊了一句:“广孝!你私通妖族总是真的吧,现在你还想要纵横捭阖吗?服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