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十四章 六分之一

第四十四章 六分之一

  “冤枉?锦衣卫什么时候冤枉过人?”毛骧狞笑了一声之后,对着手下说道:“你们去招呼这个和尚,直到他能说实话为止!”
  
  看着自己的手下如狼似虎的冲到了和尚身边,将他捆绑了起来之后一阵拳打脚踢。可惜这里不是锦衣卫的沼狱,没有什么拷问的刑具,不过就是这样老和尚也吃不消,当下被打得连声惨叫。
  
  这时,毛骧这才转头看了江右郎一眼,说道:“你又是什么人?这个时候来庙里找主持有什么事情吗?是不是在商议如何将皇太孙殿下藏到别的什么地方?你看看那个老和尚现在成了什么样子,你不说实话便和他一个下场……”
  
  江右郎看了一眼已经鼻青脸肿的老和尚,怯生生的说道:“草民是来庙里还愿的……大人不要误会,我和庙里的和尚没有一点关系。草民家里还有病妻,您放了我走吧……草民以后再也不进庙了……”
  
  “你的鬼话我能信吗?”毛骧冷笑了一下之后,指着江右郎对着身后其他的锦衣卫说道:“你们也来招呼招呼他,不说皇太孙的下落就打到他们死。”
  
  当下,几个锦衣卫冲了过来,对着江右郎一阵拳打脚踢。江右郎装作吃痛的样子,连声惨叫在地上打起滚来,被打了半响之后,他突然大声喊道:“我说!我是姚广孝禅师派到这里与方丈大师接头的……方丈大师将皇太孙朱允文藏在了庙中,我此次前来商议如何将殿下运出城外……”
  
  那边连声惨叫的老和尚听到之后,急忙大喊道:“冤枉!和尚不认识这个人……姚广孝禅师是来挂单过不假,不过他老人家已经两年没有来过兆祥寺了……”
  
  “说得好……”毛骧冷笑了一声,说道:“这边已经有人认了,你个秃驴还在死扛。等到我在这庙里找到了皇太孙殿下,送你上刑场的时候,看你嘴硬吗?你们继续招呼他……你,带我去请皇太孙殿下出来。”
  
  看着毛骧指着自己,江右郎又些惊恐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也是来请皇太孙殿下,不过他被藏在什么地方我就真的不知道了……像皇太孙这样的大人物,未必会藏在庙里。也可能被和尚藏在了庙外的其他地方……”
  
  江右郎这几句话说的毛骧愣了一下,这个有些文弱的年轻人到底是哪一头的?
  
  刚才只挨了两个嘴巴就把姚广孝要他来接皇太孙殿下的事情都说了出来,现在又在暗示皇太孙可能被和尚藏在了庙外?这个人是不是陛下暗藏在姚广孝身边的细作?
  
  那要对他好点,起码不能再打骂了……当下,毛骧一边下令搜寺,一边走到了老和尚的面前。掏出来丝帕擦了擦老方丈脸上的鲜血,说道:“实不相瞒,陛下给了我一天的时间寻找皇太孙殿下。一天的时间之内我没有找到的话,便人头不保,不过在我死之前一定要拉上你们这些和尚做垫背的。到时候你们这些秃脑袋一个一个都要切下来给我陪葬……来人,将寺中所有大小和尚,还有香客都抓起来。把他们分成六个等份,每过一个时辰就杀六分之一。这样算起来,明天天亮的时候这些和尚一个都剩不下来……”
  
  门口的锦衣卫答应了一声之后,出去按着这位锦衣卫指挥使大人的命令办事去了。
  
  看着老和尚已经惊愕的说不出话来,毛骧对着刚才暴打了方丈的锦衣卫说道:“你们给这个和尚整理一下,一会带着他出去看看第一批和尚是怎么去的西方极乐世界。”
  
  说完之后,毛骧又回身走到了江右郎的身边。亲手将他扶了起来之后,说道:“这次只要能安然请回皇太孙殿下,我便上奏陛下招你到锦衣卫来。保你做个镇抚使,如果过了一天还是找不到殿下的话,咱们哥俩一起命丧黄泉……”
  
  江右郎急忙跪在地上对毛骧行礼,说道:“小的一定想尽办法也要找回皇太孙殿下……镇抚使什么的不敢想,能保住命便心满意足了。”
  
  毛骧只当这人是皇帝亲自派到姚广孝身边的细作,看不上这个从四品的镇抚使。当下干笑了一声之后,命人将和尚和江右郎一起带出了禅房。等到他们出来之后,看到了大殿的空地当中已经跪满了和尚和前来参加法会的香客。
  
  这些和尚和香客已经分成六份,几十个锦衣卫手握绣春刀在当中来回的走来走去。看到了指挥使大人带着满身是血的老方丈从里面走了出来,当下纷纷对着自己的上司行礼。
  
  “不用这些虚礼了,明天如果还没有找到那位贵人,还不知道谁来替我做你们的指挥使……”毛骧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转头对着下面跪着的和尚和香客们说道:“你们都听着!有一位贵人被你们家的主持方丈藏匿了起来。如果你们有谁知道那位贵人的下落,我便放了你们这些和尚。还要上奏皇帝陛下重重的给你们封赏……”
  
  说道这里的时候。毛骧顿了一下,目光慢慢的在这些和尚、香客脸上转了一圈,随后继续说道:“如果你们不说话的话,每过一个时辰就要砍掉你们当中六分之一人的脑袋。六个时辰之后还是找不到那位贵人的话,你们在场的和尚和香客一个都活不了……方丈,你是最后一个,看你能咬牙到什么时候。”
  
  说完之后,他的手一挥,对着正在下面的锦衣卫手下说道:“第一批和尚现在就送他们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吧!准备……”
  
  几十个锦衣卫马上到了最左边的和尚身边,纷纷举起来手里的绣春刀。只等着指挥使大人一声令下,将这些和尚的人头砍下。
  
  这时,毛骧转头看着已经嘴唇开始哆嗦起来的老和尚,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这些和尚皆是因你而死,你还不说是吗?动手吧,送这些和尚去见他们的佛袓……”
  
  眼看着锦衣卫就要手起刀落的时候,老和尚一声大喊,不要动手!我说……你先把众僧和施主们都放了……”
  
  “你说了,他们自然就放了……”说话的时候,毛骧自己都能感到自己说话的声音有些微微的颤抖。当下他努力的平复了一下心态,继续说道:“看来方丈你刚才没有没有说实话。不过没关系……只要你现在说了,你和这些和尚还能保住性命……”
  
  老和尚默默的念了一声佛号之后,对着毛骧说道:“和尚的确不知您说的那位皇太孙殿下在什么地方……”他的话说了一半,毛骧的脸色已经再次沉了下来。老和尚见状之后,继续说道:“不过姚广孝禅师就在兆祥寺的别院,从后山门出去,一直往前走出二里就能看到别院的所在。你们去问他吧……”
  
  虽然没有得到朱允文的下落,不过还是知道了姚广孝和尚的下落。那为皇帝的细作已经挑明了此事和这和尚有关,毛骧知道姚广孝的底细,这样的和尚不是自己这些人能对付了的。
  
  不过现在皇太孙就在这和尚的手里,明知道不敌无论如何也要试试了。当下,毛骧对着手下的锦衣卫说道:“韩千户你带人看守这些和尚,剩下的人跟着我去找姚广孝和……”
  
  “不用麻烦,和尚我自己来了……”这时候,空气当中传来了一个轻飘飘的声音,随后一个人影凭空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