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十三章 兆祥寺

第四十三章 兆祥寺

  看着外面的锦衣卫开始向着兆祥寺移动,江右郎的心开始动摇了起来。现在的形势越来越古怪了,朱允文失踪看来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原本他以为皇太孙只是引诱自己露出破绽的一颗棋子,现在看起来自己才是棋盘上的棋子,目标是隐藏在兆祥寺里面的广孝和尚。
  
  如果现在就让这些人抓住了广孝的话,那边会坏了自己师袓、师尊的大事。
  
  当下江右郎不再犹豫,回到了陈映蓉的身边,说道:“朱允文落在广孝手里了,我去向师尊禀告。你在这里等我,如果有官军进来搜查,你只管跟着他们去,我会把你救出来的。”
  
  “不用管我,你自己小心。”陈映蓉点了点头之后,继续说道:“你也要小心归不归的奸计,他比广孝还要难对付。”
  
  江右郎点了点头之后,当着陈映蓉的面施展了五行遁法消失。转眼之间他便出现在了城中一家客栈的客房当中,他出现的时候,房间里面的几个人都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看清了来人是江右郎之后,几个人这才松了口气。其中一个年纪稍长的男人对着江右郎说道:“你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锦衣卫和禁军把吴勉的房子都围了起来?”
  
  这几个人都是江右郎的师兄弟,原本广仁、火山指派他们在吴勉、归不归的府外接应江右郎的。昨晚给陈映蓉传递消息的裁缝便是这个向江右郎问话的方士假扮的,他们都隐藏在了府外,一大清早还看到不停的有宾客进入了府邸道喜。不过眼看着就要到吉时的时候,里面突然冷清了下来。不久之后便看到了身穿大红喜服的江右郎和陈映蓉从里面跑了出来。
  
  当时这几个人也猜不通里面出了什么事情,想要向江右郎二人询问,又怕中了归不归的奸计。无奈之下他们只能先回来向广仁、火山禀告,两位大方师听说之后,将在京城所有的弟子们都招了回来守在这客栈当中。他们师徒俩亲自出门打探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听到了广仁、火山并不在这里之后,江右郎皱起了眉头。他看了一眼面前的师兄弟们之后,简短将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说道:“现在锦衣卫已经查到了朱允文在兆祥寺当中,我现在赶过去查探一下,劳烦几位师兄找到师尊、师袓两位老人家,也请他们赶过去……此事或许是归不归用朱允文钓出来了广孝和尚。”
  
  说完之后,江右郎将自己身上的喜服脱了下来,换上了一件普通的青色长抱,又施展术法改变了自己的相貌之后,从客栈当中离开,向着兆祥寺的位置走了过去。担心吴勉、归不归都在兆祥寺附近,江右郎没敢施展遁法。他混迹在京城的百姓当中,向着兆祥寺的方向走了过去。
  
  兆祥寺距离客栈并不远,此时,大队锦衣卫和禁军虽然尚未赶到。不过寺庙的周围已经遍布了数十个密探,他们都打扮成了香客的模样,但是现在早已经过了进庙上香的时辰,他们还在磨磨蹭蹭的向着寺庙里面走。江右郎看了一眼便知道这些香客们的真正身份。
  
  江右郎从这些密探的身边走过的时候,这些人都警惕的看着这个清瘦的年轻人。因为事关重大,这些人也不敢轻易的闹出事端,只是暗中跟着江右郎,等着大队人马赶到之后,再拿下此人回去严刑拷问。
  
  江右郎没有理会这些坐探,他直接的走进了庙门。上午这里开了水陆道场,现在法会刚刚结束,若干的善男信女正从里面走了出来。
  
  “施主,您是来上香的吗?”这时候,一名小沙弥走到了江右郎的身前,看了他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今天庙里召开了一场水陆法会,现在里面还在收拾。再说过了午时不易上香,您还是明早在来,佛前头一柱香最灵了。”
  
  “小师傅你误会了,我不是上香是还愿。”说话的时候,江右郎向着正在大殿收拾法器的和尚们看了一眼,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看见的和尚之后,他继续说道:“拙荆前些日子得了一场大病,我在佛前许愿,如果拙荆病好,我愿将全部的家财捐给庙里。今天是想和主持大师商量一下如何捐出家产的。”
  
  听到面前这个人是要捐出家产,小沙弥当下又变了一副嘴脸。他高颂了一声佛号之后,笑着说道:“原本施主是来还善果的,那请跟着和尚去见方丈大师。种善因得善果,您还了这样的善果,一定会庇佑子孙后代的……”
  
  此时庙里也有不少假扮成香客的锦衣卫密探,看到了小和尚将一个陌生人带到了方丈的禅房之后,这些人都开始警惕了起来。想方设法的向着方丈的禅房凑了过去,想要偷听这个人找方丈要说些什么。
  
  听到了有人要捐出自己的全部家产,方丈和尚也不敢怠慢。虽然上午主持了水陆法会有些疲乏,不过他还是强打着精接见了这位信徒。
  
  看到了江右郎之后,老和尚先是高颂了一声法号,随后直接说到了正题:“南无阿弥陀佛……施主您是来还善果的。请问您之前是在哪座寺庙当中许下的佛愿?尊夫人又是何时病愈的?当时您是对我佛如来许下来的佛愿,还是对着药师琉璃光王如来许下的佛愿?许下的佛愿不同,您还的善果也是不同。”
  
  江右郎看着老和尚啰啰嗦嗦的样子,不像庙中藏了皇太孙的样子。如果那位皇储殿下真的藏在这庙里,老和尚那里还有闲心和自己啰嗦这个?不过锦衣卫能查到朱允文在兆祥寺当中,未必就是空穴来风。没有证据的话,谁敢造这个谣?
  
  当下,江右郎编了一个瞎话,说自己的夫人不久之前梦到了一位菩萨。在菩萨的点化之下,他在梦中许愿如果自己的夫人病好,便来这兆祥寺当中,捐出来自己的全部身家。只要把全部家产都捐出去,她的病症自然痊愈。
  
  “原来施主是得了菩萨的托梦,那自然是不会错的。”老和尚听到这里,再次高颂了一声佛号。随后他继续说道:“那施主您看如何捐出……”和尚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听到了外面一阵嘈杂的声音。随后一队锦衣卫直接踹开了房门,看着禅房当中的两个人说道:“你们谁是这里的主持和尚……”
  
  “还用问吗?这里面就一个和尚!”没等刚才的锦衣卫说完,锦衣卫指挥使毛骧走了进来。他一脚踹翻了刚才问话的锦衣卫,看了一眼面露怯色的江右郎之后,对着被吓得有些哆嗦的老方丈说道:“老和尚,你把那位贵人藏在什么地方了?只要那位贵人平安,说出来本官便保你的性命……”
  
  “贵人?”老方丈有些莫名其妙的说道:“不知道大人您说的是哪位贵人,当朝的工部侍郎赵大人,还是宫中服侍陛下的刘公公?实不相瞒,当今国母马娘娘去年还来庙里上过香……”
  
  “事到如今,你竟然还敢装糊涂……”毛骧狞笑了一声之后,从怀里面摸出来一条镶着黄边的红色腰带,扔在了老和尚的面前,说道:“这是在你庙中找到的,我要找的就是这腰带的主人!说!皇太孙朱允文殿下被你藏在了哪里?”
  
  老和尚被最后一句话吓了个哆嗦,随后站了起来,对着毛骧说道:“冤枉,皇太孙殿下从来没有来过庙里,这是其他寺庙的和尚陷害……他们去年还诬陷和尚暗藏妻妾,私藏善款,他们一计不成,又来一计。
  
  冤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