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十一章 两个人的婚礼

第四十一章 两个人的婚礼

  “听殿下的,今天你们俩最大。都起来吧……”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一眼朱允文之后,亲自在前面带领着向里面的喜堂走了过去。
  
  此时的府邸一派喜气洋洋,哪里还有一点之前织染局鬼屋的影子。带着皇太孙去喜堂看了一眼之后,归不归又将他带到了后宅的书房休息。这时才对朱允文说了这一对新人的来历:“今天的小两口是老人家我的以前的师门晚辈,看着这一对苦命鸳鸯可怜,我老人家才把他们俩带回家,成全这一对小夫妻。”
  
  “我就知道老仙长您心慈,这次出来的匆忙,也没有准备什么礼物。一个小小的玩意儿送给两位新人当个玩物……”朱允文说话的时候,站在他身后的杨军将他手里拿着的礼盒放在了桌子上。
  
  当着众人的面,杨军打开了礼盒从里面拿出来一柄包金的玉如意,随后恭恭敬敬的双手递给了朱允文。皇太孙转手交到了江右郎的手里,随后笑着说道:“这柄玉如意并不在皇物档籍当中,你们留在手边玩耍也好,卖了换钱使也好。不受明律的束约……”
  
  江右郎接过了玉如意之后,拉着陈映蓉一起再次跪在地上向皇太孙行礼。朱允文亲自将他们俩拉了起来,笑着说道:“你们是归老仙长的晚辈,那也是修道的化外高人。咱们不拘俗世间的礼仪,今天我就是来给你们两位道贺的。现在倒是让我有些暄宾夺主了。”
  
  归不归看了一眼这一对小夫妇之后,也跟着笑眯眯的说道:“行了,今天一天都有你们忙的。如柏你带着他们回去休息,外面的宾客陆陆续续也要到了,别人都不用禀告,邵家的女人到了之后把她们带过来。”
  
  高如柏答应了一声之后,带着两位新人走了出去。书房当中只留下了归不归和朱允文二人,临出门的时候,陈映蓉不经意的回头看了朱允文一眼。江右郎拉了她一下之后,女人这才加快了脚步跟着一起离开。
  
  将江右郎和陈映蓉带到了客房休息之后,高如柏便急急忙忙的出去迎接客人了。看着高管家离开之后,陈映蓉转头要对马上就要成为自己夫君的男人说话。却看到他微微摇了摇头,当下,女人点了点头,闭上了嘴巴不再言语。两个人干坐在客房的两边,场面显得有些尴尬。
  
  慢慢的,前院嘈杂的声音传了过来。
  
  今天来贺礼的宾客逐渐到了,吴勉、归不归虽然是‘初来乍到’,不过能居住在织染局里面那就不是一般的凡人。现在南京城对这几个人、妖已经传开了,平时正愁没有结交的机会,现在人家把喜帖送上了门,这么好的机会一定要把握住。趁机和这几个人结交一番,谁知道日后能不能用到这样的高人。
  
  眼看着就要到了吉时,屋子里的两个人都在等着高如柏带着喜婆将他们俩带出去行礼。就在这个时候,原本热闹无比的前院突然变得安静了起来。外面变得静悄悄的除了偶尔能听到一阵风声之外,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了。
  
  听到外面的声音突然消失,两个人都是一愣。不过就是这样他们俩也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这一对小夫妻还是一样的端坐着,等着一会有人将他们俩带出去行礼。不过一直等到吉时,也还是不见有什么人进来。外面也是依旧的无声无息。陈映蓉几次看向江右郎,男人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眼看着吉时已经过去,屋子里的两个人终于坐不住了。江右郎站了起来,走动了门口,贴着门缝向外张望了一眼。在吴勉、归不归的地头上他不敢轻易的使用术法,看了一眼之后,江右郎回头对着女人说道:“外面没人了……”
  
  陈映蓉也跟着走到了门口,对着江右郎说道:“是不是……”
  
  “什么都不是”江右郎直接打断了女人的话,随后他打开了房门,拉着陈映蓉的手走了出去。他一边走一边用手指在女人的手心里写着字,江右郎只写了两个字……幻术,女人当下也不再言语,跟着自己的男人一路向着前院走去。
  
  这一路走下来竟然一个人都没有见到,走到了喜堂之后,原本应该宾客满门的喜堂冷冷清清,看不到一个人的踪影。
  
  一直都能沉得住气的江右郎这时脸色也开始有些发白,他不明白这样是什么意思?如果看穿了自己的计划,直接说穿就好。当时候或杀或打自己二人也没有还手之力,这样装神弄鬼的算是什么意思?
  
  当下,两个人又来到了之前归不归和朱允文所在的书房。这里也是人去楼空,江右郎摸了一下桌子上留下来的茶杯,里面的茶水还有些烫手,看来这里的人刚刚离开没有多久。他们俩又去了其他的房间,里面都有刚刚住人的痕迹,只是人不知道哪里去了。
  
  最后两个人推开了府邸的大门,外面倒是能见到几个路人行走。当年西织染局的恶名传遍了整个金陵城,虽然现在这里已经住了人,不过当地人轻易还是不会从附近行走,这里一直显得有些冷清。
  
  两个人从里面出来之后,一直拐过了街角才看到大街上的人多了起来。此时,路上的行人也在用怪异的眼神看着这两个身穿大红喜服的‘年轻人’。不明白穿着这样的喜服出来拋头露面是什么意思?
  
  看到了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江右郎和陈映蓉这才稳住了心神。当下两个人一路来到了邵家,敲了一阵门一直等不到里面的人应门。最后江右郎施展了术法,断了里面的门栓,打开门之后又喊了几声,始终没有听到里面的人回答,他们俩手牵着手走进了邵府。
  
  从前门一路走到了后门,始终不见有一个人影。江右郎曾经不止一次的潜进邵府,他连府中的密室都去了,之前送的奇珍异宝还在,只是这里的人不知道哪里去了……两个人曾经预想过今天会发生什么事情,他们俩什么都想到了,就是没有想到这样。女人多少有些慌乱,她看着自己的男人,说道:“现在怎们办?我们要不要离开金陵?”
  
  江右郎低头想了片刻之后,说道:“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你现在这样的身体离开金陵之后,恐怕也不容易再回来。今天是你我的吉时,喜服都穿上了就不要浪费。虽然过了吉时,现在也不是凶时。我们索性借着邵家之地,就在这里成亲吧……”
  
  陈映蓉虽然还有别的目地,不过她的确寿数将至。当下江右郎在邵府找到了三根清香,点着了清香之后,他们俩拜天地结为了夫妇……被江右郎搀扶起来之后,陈映蓉叹了口气,说道:“你我虽然已经结成了夫妇,不过大事……”
  
  “还有比这个更大的事吗?”江右郎打断了自己夫人的话,随后拉着她的手说道:“我们沾不到几位前辈的光,后面的日子也还要过。我们就在南京住下来……”
  
  “你们俩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座府上?”就在这时,几个身穿飞鱼服,手握绣春刀的锦衣卫从大门的方向走了过来。看到了两个人身上穿着的大红喜服之后,带队的一人继续说道:“你们俩是不是城西织染局结婚的新人?说,皇太孙殿下到哪里去了?为什么里面的人一个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