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十章 破绽

第四十章 破绽

  离开了新房之后,归不归这才笑眯眯的来到了前院。此时,高如柏已经将离开府邸的几个裁缝都拦了回来,他亲自挨个搜了所有裁缝的身,只不过高如柏什么都没有找到。
  
  就在他准备重新搜查的时候,归不归背着手走了进来。老家伙笑眯眯的说道:“如柏你这是做什么?这几位都是裁缝,皮料都是他们来准备,我们又没有准备什么金丝银线的。你还怕他们偷走吗?明天的婚礼还要依仗他们……”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掏出来一大把金裸子。每个裁缝手里分了几个之后,这才继续说道:“几位师傅不要怪罪,家里丢了点东西,如柏这孩子有些慌乱了……明天一早两件喜服可一定要带来。”
  
  原本这些裁缝脸上都带着怒气,只不过现在身在人家的地盘,他们几个敢怒不敢言。心里已经想好了晚一点才将喜服送来,明天让新郎、新娘出不了门。现在看到了这个老家伙这么大方,当下裁缝们看在了金子的份上,也不觉得如何生气了。
  
  当下,归不归亲自将几个裁缝送出了大门。等到裁缝们都走远之后,高如柏这才在老家伙的耳边说道:“如果有传递消息的话,这几个裁缝便是唯一的渠道。江右郎那里有您几位看着,陈映蓉那里我安排了眼线,那就只剩下这几个裁缝了。”
  
  “无所谓了……”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对着高如柏说道:“老人家我知道江右郎想要做什么了,明天的婚礼不变。府中大门打开,谁想要进来看热闹就进来吧。”
  
  高如柏虽然不明白归不归想要做什么,不过这个老家伙说的话,自有他的道理。当下,高管家继续忙碌明天的婚礼。归不归则背着手回到了花园的酒桌前,此时江右郎已经被百无求灌的倒在了桌子底下。他满脸通红的抱着桌子腿,任凭二愣子如何叫喊,江右郎都不出来。
  
  “老人家我让你们好好陪着江右郎,谁说让你们把他灌成这个样子的? ”归不归看了一眼江右郎之后,继续说道:“一会如柏还要带着他走走过场,现在他这样子,别说一会能不能走过场了,明天他能不能进行婚礼还两说……”
  
  “让老前辈见笑了……”听到了归不归的声音之后,江右郎摇摇晃晃的从桌子下面爬了出来。当下对着归不归说道:“我……没事,妖王陛下也是替我高兴。这才多喝了几杯……我去洗洗脸,一会还要去走过场……”
  
  “算了吧,你还是过去休息吧……”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一把捧住了江右郎。随后对着百无求再次说道:“傻小子,你扶着他去老人家我的房间休息。一会和如柏说一声,让他准备点醒酒汤……”
  
  这时候,百无求凑了过来。一边扶着他向着归不归的房间走去,一边说道:“老家伙,咱们话说在前面,真不是老子灌的他。
  
  你问问任老三,你刚刚走了没一会,他就自己灌自己。说好了猜拳行令的,结果不管谁赢了他第一个喝……当年任老三最馋酒的时候,都没这么喝过。”
  
  “人逢喜事嘛,他明天就是小登科,多喝就多喝一点吧。”说话的时候,归不归顿了一下,随后对着百无求继续说道:“傻小子,你把他送到我老人家的寝室。老人家我去和如柏说一声,让他不要准备走过场了……”
  
  说完之后,归不归转身向着前院的方向走了过去。此时小任叁已经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了起来,百无求只能自己将江右郎扛在了肩头,向着归不归的寝室走了过去。它边走边对着江右郎说道:”你可别吐在老子的身上,老子明天还打算穿这一身去喝你的喜酒……别吐啊,你忍一下,到了老家伙的房子里你爱怎么吐就怎么吐……”
  
  百无求的话还没有说完,被它杠在肩上的江右郎突然“哇!”的一声大吐了起来。
  
  将他刚才吃的酒肉一股脑的都吐在了二愣子的身上,气的百无求哇哇大叫。最后二愣子忍着恶心,总算将这个人扔在了归不归的床榻上之后,骂骂咧咧的从房间里面走了出去,回到自己的房间要去换一身干净点的衣服。
  
  就在百无求离开寝室的一刹那,原本酒劲上来已经人事不知的江右郎突然睁开了眼睛。此时的方士哪里还有一点喝醉的样子,他睁开了眼睛之后却并没有下一步动作,只躺在床榻上一动不动。
  
  就这样过了小半个时辰,确定了并没有人在监视自己之后,江右郎轻飘飘的站了起来。他在房间当中来回走了几步,随后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到底是归不归……”
  
  说完之后,江右郎闭上了嘴巴,他将自己过府之后发生所有的事情都在心里过了一遍,确定了自己除了裁缝的事情之外,再没有露出什么破绽之后,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嘴里喃喃的说道:“这次要看天意了……”
  
  差不多快天亮的时候,开始有人送来菜蔬、鲜肉和鲜鱼等物。随后不久,高如柏昨天联系好的厨子也到了府上。厨房改在了后宅,厨子准备酒宴的时候声响太大,不一会两只眼睛通红的江右郎从寝室当中走了出来……他刚刚走出来不久,便遇到了高如柏和几个下人。看到了江右郎之后,高管家急忙说道:“刚才宫里传递了消息,皇太孙殿下已经出了皇宫,马上就要过府了。您和您夫人的喜服刚刚到了,江先生您试试看,不行现改还来得及……“皇太孙殿下马上就要到? ”江右郎听到之后,急忙将后面下人手里捧着的喜服抢了过来。随后他再次回到了归不归的寝室当中,在里面换好了喜服之后,这才从里面走了出来……这时候,天色已经开始微亮。随后府邸外面响起来一阵礼乐之声,听到了声音之后,高如柏急忙带着江右郎一起向着大门口快步走了过去……等着他们俩到了大门口的时候,正看到老家伙归不归的带着一个年轻人从门外走了进来。年轻人出现之后,大门口两位泗水号的管事和下人们纷纷跪在了地上,对着年轻人称呼皇太孙殿下。
  
  朱允文笑了一下之后,说道:“这是干什么?我又不是第一次来,老仙长您让他们起来。我是来喝喜酒的,这样我还怎么好意思喝下去?”
  
  “殿下让你们都起来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原本不打算麻烦殿下的,不过这次大婚的人是老人家我的一个晚辈。请殿下来也想给他装装声势。右郎你醒了?快来见过皇太孙殿下……”
  
  老家伙说话的时候,江右郎已经快步走到了皇太孙的面前,当下跪在了他的面前,正要行大礼的时候,却被朱允文一把拦住:“我是来喝你喜酒来的,今天你是新郎官你最大。今天没有君臣,你不要行礼……”
  
  “如柏,新娘子呢? ”看着皇太孙把江右郎搀扶起来之后,归不归对着高管家继续说道:“去把新娘子请出来,让殿下看看这对新人……”
  
  这时候,已经被惊动的陈映蓉在下人的带领之下,来到了朱允文的面前。正在行礼的时候,照旧皇太孙拦住:“不要行礼,我是客人,你们才是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