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十九章 贺礼

第三十九章 贺礼

  “没事……”高如柏冲着百无求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刚才我想到明天婚礼的几样菜式还没有着落,这可不是小事,别明天客人们都到了,桌子上却摆不满菜肴。如柏我要去忙这个去了。”
  
  说完之后,他对着归不归行礼,随后快步的离开了几个人、妖的视线。向着外面走去,这时候几个人、妖隐隐约约听到已经走到外宅的高如柏对着下人们喊道:“刚才那几个裁缝呢? 一个都不许走……”
  
  高如柏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盯着江右郎。不过他面前的方士好像还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不停的给两只妖物斟酒、布菜。这时候,老家伙脸上的笑容更盛,陪了一会之后,他站了起来对着两只妖物说道:“你们俩在这里陪着右郎,老人家我去前院看看,家里好久没有办喜事了,明天可别有什么乱子……你们几个不用跟着,傻小子,你陪右郎多喝几杯。明天就是大喜的日子,现在喝的就算是喜酒了……”
  
  看着江右郎再次被百无求按回了原位,归不归笑眯眯的向着前院走了过去。
  
  走出去之后,老家伙自言自语的低声说道:“终于漏出马脚了……听到如柏要留下裁缝。就算不关他的事情也要开口问一下吧?怎么说刚才他自己刚刚量体,问一句总是不过分的……”
  
  老家伙说完之后,他脑海里传来了吴勉的声音:“是陈映蓉,刚才裁缝给她量体的时候,在这个女人的耳边说了一句什么。当时她以为高如柏在后院找江右郎,没人看到……”
  
  “没人看到”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自言自语的说道:“陪了这个小家伙一晚上,终于才等到他露出了破绽。火山这些年积了什么德,这么好的弟子怎么就让他碰到了……可惜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顿了一下,随后他继续说道:“话说回来,已经这样了明天的婚礼怎么办?”
  
  “照常……”吴勉回答了两个字之后,用一种怪异的语调继续说道:“这还有什么说的吗?”
  
  “那老人家我的心里就有底了。”归不归嘿嘿一笑,最后说了一句:“这么说起来的话,老人家我八成猜到广仁、火山想要做什么了……”
  
  说完之后,归不归没有去前院。老家伙转了一圈之后,先是去库房取出来一副金首饰,随后来到了后宅当中的一间张灯结彩的房前,这里就是明天的新房了。现在窗棱上都贴上了喜字,门前还挂上了两只大红灯笼。
  
  归不归走到了门前之后,先是咳嗽了一声,随后开口说道:“江夫人还在打扮吗?老人家我有句话要进来说说,不知道方不方便?”
  
  原本这时候,新娘子的房间已经不能再让男人进出了。不过归不归即是本宅的主人,年纪又老迈的不像样子。谁也不信他能做出来什么轻浮的事情,当下里面的老妈子开门将归不归让进了房中。
  
  这时,几个从邵家借来的老妈子正在绐陈映蓉绞脸。看到了归不归进来,女人急忙起来对着老家伙万福,说道:“什么事情还劳您老人家亲自跑一趟?差个人来说一声,原本应该我去看您的……”
  
  “老人家我当年也有你这么大的一个小孙女,她嫁人的前一天晚上也好像今天这样……哎,她小孩子不懂事,和定亲的男娃娃有了骨肉。三个月内就那一天是宜婚嫁的吉日。等到下个吉日就要显怀了……”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将怀里的金首饰掏了出来,塞在了女人的手里。随后继续说道:“前一晚也是老人家我去看她,就好像现在这样,几个婆子正在给她做脸……原本老人家我早就忘了的事情,刚才突然想了起啦……”
  
  “老人家,我和右郎已经这么麻烦您了,怎么好意思再收您的金饰?”陈映蓉等到归不归说完之后,这才将手里的金饰塞了回去。
  
  “给你的就拿着,明天你大婚。新娘子身上怎么能不带点金饰?”归不归笑眯眯的将金饰又放回在陈映蓉的手中,看到老家伙执意要送。女人不敢再推辞只能收下之后,起身向着归不归行礼道谢。
  
  “这有什么好谢的?”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好好养养身子,寿数这东西不是定数,还是有办法再增加一些的。你和右郎都是好孩子,老天爷不会看着你们俩受苦的。”
  
  听归不归说到了自己,陈映蓉叹了口气,说道:“我是广仁大方师定下了生死的,能撑着活了这么久已经是赚到的。能在轮回之前又个名分我已经很知足了,其余的事情不敢再多想……”
  
  该想还是要想想的。”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看在你和右郎那孩子两情相悦的份上,老人家我好人做到底,把你的命格挂在大福大贵之人身上。到时候我老人家再给你一些滋养寿数的天才地宝,到时候炼制成延年益寿的丹药。你服下丹药保住身体,自己的命格挂在大富大贵之人的身上,只要那个人不死,你便能一直活下去。”
  
  听到这个的时候,女人的眼前一亮。
  
  能多陪江右郎几年,她当然是求之不得。
  
  现在知道自己还有活命的办法,陈映蓉直接跪在了归不归的面前,说道:“老前辈能救我……”
  
  “老人家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归不归笑了摇了摇头,随后看了面前的几个婆子一眼,施展了禁法封住了她们的耳朵。随后继续对着女人说道:“现在有个难题,那个大富大贵的人不好找。你别看咱们现在深处京城,周围都是达官显贵。可是他们并非是大富大贵之人。今天是一品大员,明天可能就要成为阶下囚。听说过胡惟庸吗?他可是当朝的宰相,说一刀砍了也就砍了……”
  
  此时,陈映蓉也不敢插话,事关自己的生死。她只能眼巴巴的等着面前的老家伙说出来可以挂住自己命格的大富大贵之人是谁……这时候,归不归继续说道:“既然官员们都靠不住,那咱们就只能从皇亲国戚当中寻找了。最合适的人选本来是当今皇帝朱元璋的,天下谁能富贵过他吗?不过可惜朱元璋的年纪老迈,他也没有几年的寿数。说不定还能死在你的前面,既然当今皇帝不合适的话,那就只能指望下一位皇帝一一当今的储君皇太孙朱允文了……”
  
  原本女人满怀希望的等着归不归说出那个大富大贵之人是谁,不过当她听说那个人竟然是朱允文的时候,一瞬间,陈映蓉脸上的表情失望之极。好像这位皇太孙根本挂不住自己的命格一样,不过女人的反应极快,她马上又恢复到了之前满怀希望的神情……虽然只是一瞬间的表情变化,还是没有逃过归不归的表情。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明天皇太孙陛下前来观礼,老人家我便想办法把你们俩的命格挂在一起,到时候你托皇太孙的福气,还能再和右郎一起几十年,生几个孩子多好……”
  
  陈映蓉欣喜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什么都听您老人家的,我本就是一个将死之人,能再苟延残喘几年,我也知足了。”
  
  “好,那样的话,这件事交给老人家我就好。”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客气了几句便起身离开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