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十八章 婚礼前夜

第三十八章 婚礼前夜

  回到了府邸之后,归不归马上叫来了高如柏:“如柏啊,明天家里要办喜事。你快去……把城里会做凤冠霞帔的裁缝多找几个来,明天一早一定要赶出来一件喜服。今天晚上让人把家里都布置起来,弄出来个喜堂。还有鞭炮什么的也要准备好,去皇宫请皇太孙也来热闹热闹……”
  
  只有一晚上准备婚礼的时间,就算是高如柏这样的人物也忙到半死。当下他急忙派人请了泗水号在南京城的两位管事帮忙,听到是吴勉、归不归府上办喜事,两位管事将商铺所有的伙计都带来帮忙。
  
  外宅忙的热火朝天的时候,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将江右郎带到了内宅花园的凉亭当中。此时,这里已经摆下了一桌酒宴,老家伙笑眯眯的将准新郎官按的了主位,说道:“明天你就是新郎官了,新婚三天无大小。今天这里你最大,老人家我给你准备下一桌酒菜,酒微菜薄你可不要嫌弃。”
  
  江右郎有些惶恐的站了起来,对着归不归说道:“前辈能为我和映蓉主婚,晚辈已经感激不尽了……”
  
  “坐下说……”归不归笑眯眯的看着面前方士,看着百无求起身将江右郎按回到座位上之后,这才继续说道:“从广仁那里论,娃娃你还要叫我老人家一声师叔祖。我们原本就是一家人,说别的那就见外了。老人家我请了邵家的婆子来给你夫人梳头、做脸,明天准保给你一个漂漂亮亮的新媳妇。”
  
  听了归不归的话,江右郎再次站起来向老家伙道谢。又被百无求将他按回到了座位上:“说两句话你就站起来行礼,老子看你起起落落的眼睛都要花了。姓江的能坐好,有什么事情坐着说。”
  
  “大家自己人,右郎你也不要这么麻烦。”归不归笑眯眯的冲着江右郎点了点头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还有件事老人家我要和你说清楚,你夫人是金陵人,你就是金陵城的姑爷。金陵城有个不成文的风俗,新婚之后一个月不能踏出家门半步。明天你们既然在这里拜堂成亲,那这里就是你们俩的新家。一个月之内你们小两口都要留在家里,需要说什么告诉老人家我。我老人家让高如柏替你们去办……”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的眼睛一眨不眨盯着江右郎,等着看他的反应。
  
  江右郎习惯性的再次站了起来,对着归不归说道:“真是麻烦您老人家了,促成我和映蓉的喜事不说,还让出这么好的房子借给我们成亲。这一个月我们小两口就厚着脸皮在您这里蹭吃蹭喝了,等到日后老前辈您有什么需要江右郎做的事情,就算赔上我的一条性命,江右郎也在所不辞……”
  
  “你的小命还要留着陪映蓉姑娘,老人家我可没有兴趣。”看着江右郎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破绽,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开始亲自给江右郎斟酒、布菜。让这个准新郎诚惶诚恐的几次站起来答谢……酒宴刚刚开始,满头大汗的高如柏从外宅走了进来。看了一眼江右郎之后,高管家凑到了归不归的身边,说道:“我把城里几家有名的裁缝都请过来了,现在要请江先生和江夫人去量体裁衣。”
  
  “那就去吧,这个比喝酒重要。”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江右郎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去吧,酒菜都给你留着。等到量好了尺寸再回来继续吃喝,今完你也别想睡了。
  
  估计着如柏还要带着你们小夫妻走一遍明天婚礼的过场,明天府中要来贵客,不能在贵客的面前失礼……”
  
  江右郎再次道谢之后,跟着高如柏离开了外宅。看着这个方士的背影,归不归嘿嘿一笑,自言自语的说道:“滴水不漏……火山在哪找到这样的弟子?弟子是好弟子,可惜师尊担不起来……”
  
  听到了归不归在夸江右郎,百无求撇了撇嘴,说道:“老家伙,老子看这个江右郎也没有什么嘛,你说一句他就起来行礼,你看看那些有本事的,有谁像他这样的瞎客气的?”
  
  “瞎客气?”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傻小子你太小看这个江右郎了,广仁、火山派他前来京城,除了给广孝、灌无名师徒俩挑拨离间之外,一定还有其他的大事。只是老人家我也想不到出了对付广孝师徒之外,他还有什么样的大事……”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高如柏已经将江右郎带到了外宅。这时候几个裁缝正在给陈映蓉量体,看到了高管家将明天的新郎官带出来之后,一个上了几岁年纪的老裁缝亲自拿着牛皮尺给江右郎量体。高如柏在一边看着,嘴里催促几个裁缝的手脚快点:“几位老师傅辛苦了,无论如何明天一早也要把新人的礼服做出来……”
  
  “管家大人,我们几个给人做了一辈子的衣服,还是第一次听说喜服要一个晚上就要做好的。”给江右郎量体的老裁缝一边给新郎官量身体,一遍继续说道:“咱们实话实说,先做一套喜服一定是来不及的。幸好我们几个最近都接下了其他大户人家缝制喜服的活,只能先用人家的顶上,有什么不合身的我们改改也就凑合了。耽误不了明天的喜事……不过咱们说好的,十倍酬金这个可不能少。”
  
  看着有些话贫的老裁缝,高如柏说道:“一个子也少不了你们的,我也告诉你们一句实话。明天皇太孙殿下会来观礼,喜服做得好是给你们扬名,做的不好我也给你们扬名……”
  
  一听说明天皇太孙殿下要来观礼,几个裁缝立即打起了精神,更加仔细地给江右郎和陈映蓉二人量体。只是高如柏没有看到的是,当江右郎和陈映蓉二人背对他之时,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女人的嘴巴轻轻的抖动了几下。男人看到了女人的口型之后,微微的点了点头。随后二人的目光错开,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忙乎了半晌之后,二人总算量好了身形。随后陈映蓉继续跟着邵家的老妈子进到后宅做脸、梳头,江右郎跟着归不归回到了酒宴当中。看到了老家伙之后,高如吧轻轻的揺了揺头,示意刚才这个男人并没有和几个裁缝有什么异常的接触。
  
  看着几个人、妖继续喝酒,高如柏陪着笑脸说道:“几位继续,子时我再来带江先生和夫人走一遍明天婚礼的过场。明早宾客一到会更乱,我们便没有这个机会了。皇太孙殿下回信说他一早就到……”
  
  归不归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如柏你去忙你的,忙不开的话说一声,老人家我让傻小子去帮你。有什么活你让它做,一家人不用客气。”
  
  看了一眼五大三粗的百无求,高如柏笑着说道:“外面的事情差不多了,也没什么要陛下帮忙的。月明楼的厨子天亮之前到,定好的鞭炮刚刚送到了。现在外面泗水号的两位管事带着人也在帮忙,没有什么……”
  
  话说到一半的时候,高管家突然住了口,当下他表情古怪的看了江右郎一眼。好像有什么话卡在了嗓子眼里,却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出口……看着高管家欲言又止的样子,百无求忍不住说道:“老高你怎么了?有话就说,这里面都是自己人……除了这个姓江的之外,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