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十七章 成亲

第三十七章 成亲

  “如果两位大方师就在附近的话,会眼睁睁的看着我差点死在灌无名的手上吗?”江右郎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刚才我就应该离开南京了……”
  
  “离开?你舍得吗……”吴勉看了一眼站在江右郎身后的女人之后,继续说了一句:“你留在金陵,是为了她吗?她的寿数快要到头了。”
  
  吴勉这句话说完,江右郎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哀伤的表情。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回头看了女人一眼,继续说道:“吴勉前辈好眼力啊……不错,广仁大方师也说过的,她的寿数马上就要到了。南京是她的家乡,我想着在最后这几天带她回来看看……”说话的时候,两行眼泪止不住的从他的眼里流淌了下来。
  
  “你不要这样……”这时候,女人从江右郎的身后走了出来。她掏出来丝帕给男人擦了擦眼泪,冲着江右郎笑了一下之后,回头对着吴勉说道:“这次是我连累了江师兄,我无意当中说过一句想要回来看看,想不到他当真了。”说完之后,女人顿了一下,接着说出来了自己的身世……女人叫做陈映蓉,当年她和江右郎一起被火山看中,拜在了他的门下。论起来修炼术法,陈映蓉还在江右郎之上。二十年前她被火山派去寻找一种叫做紫玄草的天才地宝,紫萱草又叫育蛇苗,它的附近经常会有成了气候的蛇妖看守。一旦紫萱草长成之后便会立即被蛇妖吞食,可以凭空增加数百年的道行。
  
  陈映蓉知道紫萱草的这个特性,发现了这颗马上就要长成的天才地宝之后,在附近发现了一只成了道行的赤蚺。当下她施展术法将这条赤蚺一刀两断,以为蛇妖已经了断,正打算取宝的时候冷不防被突然窜出来的另外一条赤蚺咬到了胳膊。这时候她才明白过来有两只蛇妖在看守这株紫萱草。
  
  赤蚺的毒性见血封喉,好在陈映蓉提前服用过避毒的丹药。不过丹药只是暂缓了毒性发作,她趁机施展了传音之法将发生的事情告知了自己的师尊。等到火山赶到的时候,蛇毒已经攻心。这位红发大方师用尽了手段,这才将陈映蓉从生死边缘拉了回来。
  
  不过救回来的陈映蓉术法全失已经变成了废人,而且留在她体内的余毒还一点一点侵蚀了女人的寿命。当初火山给自己每一个弟子都推演过寿数,陈映蓉有三百零一岁的寿命,现在大半都被蛇毒抵消掉了。
  
  在江右郎的照料之下,陈映蓉修养了二十年,这才彻底的把体内余毒彻底拔除。
  
  而此时的女人已经只剩下了几个月的寿命,知道自己的时日无多之后,她对自己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江右郎透露出来自己想要回到家乡看看的心思。
  
  于是,原本奉了火山大方师的法旨,准备下山办事的江右郎将陈映蓉一起带到了南京城中。
  
  听了陈映蓉的话之后,吴勉看了江右郎一眼,说道:“你们俩成亲了吗?”一句话说完,两个人的脸上都红了起来。
  
  江右郎摇了摇头,说道:“原本方士是不禁婚配的,我也想过向陈师妹提亲。不过就要张口的时候她出了这样的事情,那个时候我也向师尊提过想要迎娶师妹,不过师尊担心成亲事情太多会乱了师妹的心脉,这才没有答应。”
  
  “你是要娶这个女人呢?还是要娶火山? ”吴勉用眼白看了一眼江右郎之后,继续说道:“火山又不是你们俩的爸爸,操得着这个心吗?你要有心,现在就娶了你这师妹。你要没有这个心,那就不要这样勾勾连连的,让人家无牵无挂的走……”
  
  吴勉说出这几句话的时候,归不归和两只妖物都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他。从前的白发男人打死他也说不出来这样的话,想不到当年的赵文君会影响他到了这样的地步。
  
  这时候,归不归笑了一声,凑过来对着江右郎和陈映蓉说道:“你们俩同意的话,婚事老人家我给你们操办。大家都是逆天修道的人,也不用看黄历了。就明天吧……”你们俩说句话,答应的话现在就跟着老人家我走。婚事就在我们的宅院里办了。说句话啊……”
  
  江右郎和陈映蓉二人对视了一眼之后,双双跪在了吴勉、归不归的面前。江右郎说道:“让两位前辈费心了,我们听前辈们安排……”
  
  “这就对了嘛”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将两个人搀扶了起来,随后说道:“你们这房子也住不了人,现在就跟着我们回府去。
  
  明天大婚事情可不少……”凤冠霞帔什么的今晚就要准备,还要请几桌人来喝喜酒……”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几个人、妖带着这一对男女从半间房子里面走了出来。上了停在路口的马车之后,百无求驾车向着他们的府邸行驶了过去。
  
  此时,半间房子对面的一座民宅当中,五六个人站在了窗口。此时天色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屋中没有掌灯看不清这几个人的相貌。他们看着有些娇羞的江右郎和陈映蓉跟着上了马车向着吴勉、归不归的宅邸驶去。
  
  “这个老家伙想要干什么?老了老了还开始保媒拉纤……”一个男人皱着眉头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虽然天黑看不清他的相貌,不过这人一头红发在黑夜当中也格外的醒目。
  
  “归不归还是一点都没变,将江右郎控制在身边。断了广孝、灌无名灭口的心思,还想趁机把我们一并引出来……”另外一个白头发的男人说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他微微一笑,继续说道:“这样也好,右郎和映蓉这怼苦命的鸳鸯也可以名正言顺了……原本我还想亲自给他们俩主婚,现在归不归代劳了……”
  
  说话的人正是火山、广仁两位大方师,他们俩身后站着的三四个人影都是火山的弟子。归不归猜的没错,他们这些人竟然就在距离江右郎几十丈之外的民居当中。
  
  看着马车走远了之后,火山对着身后的弟子说道:“你们去庙里察看广孝的下落,如果他已经遁走的话。去北平的几座寺庙当中寻找,明早之前一定要找到他的行踪,找不到的话你们几个也不用回来了。”
  
  身后的几名弟子答应了一声之后,各自施展遁法消失在了两位大方师的面前。
  
  看着几名弟子离开之后,火山恭恭敬敬的对着自己的师尊说道:“现在右郎已经跟着吴勉、归不归走了,大方师您交代他的事情还是让弟子来做吧。”
  
  广仁看了火山一眼,微微一笑之后,说道:“火山,你太小看自己的弟子了。右郎这个孩子比你想象要精明的太多了……放心吧,我交代他的事情,就算在吴勉、归不归身边,这孩子也有本事完成。不用替他操心……你有你的事情,不要主次不分。”
  
  “是,弟子这就去办自己要做的事情。”火山答应了一声之后,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后面的话说了出来:“师尊,了结一个广孝是小事,可是席应真如果较真起来,我们要如何应付?”
  
  “大术士……”想起来这个术士爷爷,广仁的左脸便一个劲火辣辣的疼。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这个不用我们师徒操心,自然有人挡在我们的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