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十一章 江右郎

第三十一章 江右郎

  看到了从邵家出来一大群人,门口的汉子吓了一跳。他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之后,怯生生的说道:“你们哪位是这家的主人?这是礼单……”
  
  “别怕,已经到了家门口了,害怕有人抢你送的货物吗?”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伸手接过了礼单。老家伙看了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今天送的礼物有趣,三千年的何首乌,还有紫裴婴和七星蛇毒。怎么看着好像是送给老人家我的……”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随手将礼单交给了吴勉。看到白发男人没有接过去的意思之后,他又将礼单递给了邵清淼。随后再次对着汉子说道:“小娃娃,你是从哪里来的?又是谁让你把这么贵重的礼物送到这里的……”
  
  汉子说道:“老人家,我就是南京本地人,今天早上在集市等活的时候,被人叫过来,让我带队把这十大车的东西给府上送来。一会您查验一下货物,我们绝对没有私吞一星半点。”
  
  这大汉是南京城有名的苦力头,邵府门外路过的本地人都认识他。原本归不归打算从他的嘴里问出来是谁让这个人送货的,不过这个苦力头却说不出来个所以然。原本就是两三个时辰之前的事情,可是他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那个人是什么样子了。
  
  “算了,老人家我也不难为你了。”归不归摸出来一个金锞子扔给了苦力头之后,让他派人将十大车的货物一一送到了府中,随后这才让这些人离开。
  
  等到这些人走后,邵清淼皱着眉头对着吴勉、归不归说道:“这次的礼物当中还有八万两白银……几位仙长,您看是不是我们邵家得罪人了。他们想要栽赃陷害……”
  
  “你见过谁用几万两黄金、碧玉和十几万两白银栽赃的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既然送来了就收下,该花就花。花不完就送孩子……别想那么多。”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走到了一口箱子前,他打开了箱子,露出来里面一个呲牙咧嘴浑身发青的死孩子。看到了箱子里面的死童之后,周围站在邵家的丫鬟、老妈子都吓到尖叫了一声。随后纷纷向四外跑去……邵清淼虽然没有尖叫出来,不过脸色也吓得煞白,站在她身后的邵燕已经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不敢再去看箱子里面的死孩子。
  
  “都别怕,这可是个好东西……”说话的时候,老家伙拽着死童的头发将它提了起来。随后笑眯眯的对着身边的人说道:“这是一只草本,它就是礼单上面那只三千年的何首乌。你们把它吃了,虽然说不上长生不老,可是延年益寿多活二百年还是没有问题的。”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邵清淼和几个胆子大的丫鬟看到了老家伙手里的死孩子身上长着根须,这才信了他的话。当下对这个人形的何首乌啧啧称奇,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谁也不信这世上还有这样的宝贝。
  
  “这些东西就是老人家我也是少见的,谁能送来这么多的宝物?老人家我真是越想越糊涂了。”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不过看老家伙脸上的表情,可是看不出来一点糊涂的神情。反而闪着精光,好像把什么都看透了一样。
  
  这时候,吴勉突然向着邵清淼说道:“之前几次也有礼单?拿来我看。”
  
  邵清淼摇了摇头之后,说道:“之前每次都只送一两件珍宝,从来没有收到过礼单。这次还是第一次收到这么多的东西……”
  
  “那么巧……”吴勉用他特有的方式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把我们找来,随后就来了这么多的东西。找我们过来不是你们刚刚想到的吧?”
  
  “昨晚就想请几位仙长来的,不过您府上在南京城的名声不好。我们家里又都是女人,这才改到今天上午去请的你们几位。说到这里的时候,邵清淼也开始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了。不过具体哪里不对她又说不上来。”
  
  “昨晚就想好去找我们的……”说话的时候,吴勉冷冰冰的目光在面前女人们的脸上转了一圈。随后他继续说道:“我明白了,看起来我们四个要在你们府上逗留一会了。人还没到,礼物先到了。真是好规矩……”
  
  这时候,把吴勉、归不归几个人、妖请来的女管家从大门口那边走了过来。她走到了邵燕、邵清淼身边说道:“外面又来了一个男人,他说是来上门赔罪的。我问他赔的什么罪,这个人又死活不说……”
  
  邵清淼以为又来了一个登徒浪子,她们邵家久居南京,时常便有没事找事的轻浮男子想要混进来占占便宜。就在她想要开口命那个叫做棋儿的小姑娘将这人轰走的时候,归不归笑眯咪的凑了过啦,说道:“老人家替你做回主,让他进来吧,等了好几天的人终于到了……”
  
  这几个人都是自己先袓的朋友,这样的人物绝对不会让自己一家子女人吃亏。
  
  当下邵清淼改口让管家将这个莫名其妙来赔罪的男人请到了中堂当中。随后她让自己的母亲回去休息,邵清淼亲自陪着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先一步到了中堂等候。
  
  片刻之后,女管家带着一个三十来岁,相貌清秀的男人走了进来。男人进到厅堂之后,一眼便看到了坐在当中的吴勉和归不归。当下快走几步,跪在了当中,说道:“晚辈江右郎见过两位师门长辈,见过百无求陛下和任叁少爷……”一句话说完,他对着吴勉、归不归的方向行了大礼。
  
  看到这个人没有在邵家女人的面前说破自己二人的身份,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原来你就是江右郎,也算是个识大体的……这些天来送礼的人就是你吧?让你破费了……这府上都是女眷,你不要送什么玉器、天才地宝的。以后还是多送金银实惠—点。”
  
  江右郎陪着笑脸说道:“是,晚辈想的不周全,多谢师长您指点。”
  
  “还是说说你赔的什么罪吧”吴勉看了江右郎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东西已经收了,如果你的罪过太大,可不是这点东西抵消了的。”
  
  江右郎叹了口气之后,说道:“晚辈十几年前收下了一个叫做鲍锡安的弟子,晚辈没有看不出来他的狼子野心,想不到他学成之后竟然敢对自己的嫂子、侄女下毒手。幸好有您几位保了邵家母女的周全,要不然的话我就算一死抵罪,也抵消不了万一。”
  
  这时,坐在一旁的邵清淼这才明白自己莫名其妙收了这么多天的珍宝,到底是谁送的了。不过吴勉、归不归这几位长辈在场,她不好插口说话。
  
  说了几句之后,江右郎继续说道:“知道了那个混账竟然敢对邵家小姐下手,我便立马下山赶到京城赔罪。又怕邵家小姐不肯原谅,这才搜罗了一点身外之物送给邵家小姐。希望他们看在这些礼物的份上,可以绕了我这一次。”
  
  听了江右郎的话,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你也知道自己的弟子犯下了塌天大祸,那就还有救,而且总算邵家南华小姐逢凶化吉。要不然的话可不是这点破烂就能化解了的。不过老人家还有件事情不明白,你说搜罗了一点身外之物。不是从皇宫那里偷来的吧?老人家我可不想给邵家人带来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