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十九章 名单

第二十九章 名单

  席应真和广孝离开府邸之后不久,小任叁便从吴勉、归不归的脚下窜了出来:“有什么都冲着我们人参了……你们千万别下死手……老头儿呢?吴勉!老不死的你们俩把老头儿怎么样了?我的个天……老头儿你怎么就走了……”
  
  “你们家席应真老头儿是走了,走着出去的。”看了正在撒泼打滚的小任叁一眼之后,百无求走过来将它提了起来放在了桌子上。二愣子将这里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小任叁这才擦了擦眼泪,站在桌子上对着吴勉和归不归说道:“真不是你们俩弄死了我们家席应真老头儿,再把他毁尸灭迹了?”
  
  “听你的意思,怎么好像盼着我们弄死大术士似的?”归不归的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问你一句,有朝一日我们几个真和哪位术士爷爷翻脸了……人参,你选哪一头?”
  
  “那还用问吗?当然是选我们家老头儿那一头啊。”小任叁嬉皮笑脸的回了一句之后,继续说道:“老不死的你把心放回裤裆里,有我们人参在一天,就不会让你们真打起来……老头儿拿我们人参当亲儿子,你们几个对我们人参也不差。你们要是真敢动手的话,我们人参就死给你们看……”
  
  “任老三你别嘴硬,还死给我们看,这么多年了那次动手不是你跑得最快?”百无求看了小家伙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就是你最怕死了,到时候估计你也就剩下撒泼打滚了。”
  
  看着两只妖物斗嘴,归不归嘿嘿一笑,转头看了一眼白发男人。这时才发现吴勉的表情肃穆,正在看着坐在桌子上的小任叁。老家伙心里明白他在想什么,收敛了脸上的笑容之后,说道:“别想那么多了,等到那一天来了再说。别听人参胡说八道……”
  
  吴勉的话还没有说完,高如柏再次从大门外走了过来。看到了大术士已经离开之后,他这才松了口气。随后对着吴勉、归不归说道:“那个叫做杨军的锦衣卫千户在门口等着拜见几位,我要不要再让他等一下?”
  
  “那个小娃娃又来传信……”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对着高如柏说道:“让他进来吧,看来这是有消息传回来了……”
  
  片刻之后,身穿飞鱼服的锦衣卫千户在高如柏的引领之下,来到了吴勉、归不归的面前。微微欠了欠身算是见了礼,随后杨军对着吴勉、归不归说道:“去查江右方士的锦衣卫传来了消息,江右方士真名江右郎。方士出身,其师就是是方士一门最后一任大方师火山……”
  
  一句话说完,吴勉和归不归不由自主的对望了一眼。这时听到杨千户继续说道:“江右郎同时教授了两位弟子,一个就是鲍锡安,另外一个叫做林蛟。现任燕王朱棣殿下的护卫……”
  
  “姓鲍的是火山的徒孙?”这时候,百无求凑了过啦,对着吴勉和归不归继续说道:“就说火山不怎么样吧,他的徒孙怎么也开始不学好了?不是老子说广仁,教出来的弟子、徒孙一辈不如一辈……”
  
  老家伙没有理会傻小子,他冲着杨军嘿嘿一笑,说道:“千户大人大老远的跑了一趟,不会就是想要告诉我们这点事情吧?”
  
  “的确还有其他的事情”杨军不比朱允文,他对吴勉、归不归这样传说中的人物并不上心,在杨千户看来,这些人都是名不副实。不过是几个有点手段的修士而已,什么神仙、仙长的他们哪有这个本事……说话的时候,杨军从怀里摸出来一个信封。交给了归不归之后,他继续说道:“火山大方师近年来收下了六名弟子,江右郎只是其中之一。另外五人的名单都在信封当中,他们这些人的行踪诡秘,皇太孙殿下担心他们会做出图谋不轨的事情,已经让锦衣卫指挥使大人严查了。殿下的意思是这些人都是方士,如果真查到他们有什么不轨企图的话,还请你们几位大修士帮忙……”
  
  杨千户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打开了信封。看到了信纸上面的五个人名。第一个上面就写着流苏两个字……老家伙嘿嘿一笑,将信纸递给了一边的吴勉,随后笑眯眯的对着他说道:“这件事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和尚刚才怎么说的来着?那个人的名字就是叫做流苏……”
  
  那这件事就可以好好的说说了……”吴勉也看到了名单上面的名字,白发男人冷笑了一声之后,将信纸还给了归不归。随后继续说道:“再见广仁、火山总算是有话题了……”
  
  “你们知道什么殿下不知道的事情吗?”杨军看着吴勉、归不归说一半留一半的样子,当下眉头皱了起来,继续说道:“殿下得到的消息能与你们二位共享,你们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告知殿下吗?”
  
  “不能……”吴勉慢悠悠的看了杨军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说出来怕吓到你家殿下……千户大人,你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听到白发男人话里有了送客的意思,杨军皱了皱眉头,说道:“那我就不打扰几位清修了……不过你们几位毕竟还是殿下请来的客人,有什么事情还是让殿下知晓的好。”说完之后,他也不行礼转身向着大门口的位置走了出去。
  
  看着这位杨千户的背影,归不归突然笑了一声,说道:“又是一个有趣的人,敢这么和我们说话的,真是没有几个了。这也算是个稀罕物了……”
  
  吴勉没有理会身影已经消失的杨军,他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说道:“流苏是火山的弟子,他另外一个弟子的徒弟在燕王那里做侍卫。老家伙,你猜猜看广仁想要做什么?”
  
  “他们爷俩的目标不是你我,是广孝……”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那和尚拜在大术士门下这个动作,吓到了广仁和火山。流苏也好,那个叫做林蛟的也好,都是先埋下的扣子。现在广孝和尚广受门徒,他的弟子里面八成也有广仁、火山埋下的眼线。”
  
  “广仁、广孝……火山,真是乱成一锅粥了。”吴勉原本只是想来看看自己后世子孙,在京城里呆几天就回山谷的。现在看到广仁、火山也搅了进来,当下白发男人也改了主意。要等到水清看到他们这几个人的意图之后再回去,况且当年他和广仁、火山的一段恩怨还没有彻底的了断……吴勉和归不归说话的时候,高如柏再次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高管家手里拿着一张请東,交给了归不归之后,说道:“门外有邵家的管家送来了请東,想要请几位今晚过府饮宴。看来应该是上次南华小姐的病症彻底好了,她们几个女人想要答谢您几位……”
  
  “几个女人过日子,请男人过府喝酒算什么?”听到邵家的人要请自己几个人、妖过府饮宴,当下他的眉头便皱了起来。对着高管家继续说道:“你去和那女管家说,就说上次我搭救邵南华是意外之举,男女授受不亲,她们府中没有男子,我们进府喝酒算什么体统?你按着我的原话去说……”
  
  看着吴勉的样子,归不归凑到了两只妖物身边,低声说道:“看到了吗?这就是自己家孩子,这辈子他也就是对自己的老婆、孩子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