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十八章 突变

第二十八章 突变

  广孝看了一眼走过来的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和尚哪里有什么渔翁之利?蒙古人也好,当今皇帝也好与和尚有什么相干?只是蒙古人做的有些过分了,他们在京师重地埋下了咒法。想要将当今皇帝和这满城的百姓一起害死,这样和尚就不能看着不管了。这才派出弟子前去打探消息,如果归施主你还想要和尚这颗项上人头的话,只管拿去就好……”
  
  原本吴勉和归不归已经算定这和尚并不是咒法的主谋,现在和尚将所有事情和盘托出,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
  
  “听到了吗?这是蒙古鞑子不死心,想要趁机作乱!”听了广孝的话之后,席应真看了面前的吴勉和归不归一眼。随后他对着和尚说道:“广孝,此事为什么你不和术士爷爷我来说?还要我来替你说合?”
  
  “事情未明之前,弟子也不敢说。”广孝欠着身子走到了席应真的面前,继续说道:“之前虽然有了一点眉目,不过幕后的主事之人未露。弟子也是昨晚刚刚打探清楚,只是现在蒙古人的计谋败在了吴勉、归不归两位手里,不知道他们后面还会有什么动作……”
  
  “广孝你是不知道,还是不说? ”吴勉看了一眼和尚之后,继续说道:“我也有些好奇,你在京城居住了那么久。一点都没有发觉咒法的踪迹吗?这织染局这么有名,你不进来看看?上千个亡魂不见你超度一个两个的,怎么,你也开始怕鬼了?”
  
  广孝解释道:“不瞒吴勉先生,这里和尚的确来过几次的。不过这里的亡魂怨气太大,我用佛法无法超度它们,原想着请地府的阴司上来。一起合力超度这些魂魄,想不到你们几位到了……替和尚解决了这个难题。”
  
  “原来广孝你来过这里……”这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走了过来。对着和尚继续说道:“咒法这么明显你都没有看到吗?当年火山就说过你的眼神不好,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你这眼神还是没有一点长进。”
  
  广孝转身对着老家伙说道:“和尚来几次前来都是深夜,当时心思都在亡魂身上。
  
  实在没有注意到咒法藏在什么地方……后来还是从逃回去的流苏嘴里,知道了咒法的事情。看来火山大方师当年说的没错,和尚我的眼神确实大不如前了……”
  
  广孝这几句话说的滴水不漏,让吴勉、归不归这样的人都挑不出来毛病。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个和尚的突然到来,无形当中化解了白发男人与席应真的一场争斗。这些年吴勉的本事虽然突飞猛进,不过他从来没有和这位大术士交过手。就算是白发男人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现在你们都满意了吧?”席应真看了一眼吴勉、归不归之后,继续说道:“广孝之前和你们是有一点过节,不过他现在是术士爷爷我的弟子。不再是方士了,他得罪你们的地方,术士爷爷我替他杠起来。想要报复的话来找术士爷爷我……”
  
  原本席应真也不想和吴勉争斗,他对白发男人的术法并不放在心上。只是真伤了吴勉的话,日后在小任叁那里不好交代。现在广孝突然出现撇清了自己那最好不过了,现在就算是徐福大方师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也翻不了案了。
  
  说完之后,席应真对着广孝说道:“你跟随术士爷爷我回去吧,日后好生在庙里念经。不要再出来结仇结怨了……”说话的时候,大术士带着和尚向着大门口的防线走了过去。
  
  看着大术士带着和尚要走,吴勉的嘴巴动了动,刚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突然看到归不归冲着自己揺了揺头,白发男人皱了皱眉头,开始忍下了这句话,看着大术士将广孝和尚带出了府邸……一直等到两个人彻底消失之后,百无求这才说道:“老家伙,老子今天就是看你的面子了。老子怕和席应真老头儿打起来的时候,哪一下不小心误伤了你。这才没有动手的……”
  
  “老人家我就知道傻小子你心疼我。”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下次你不用再看老人家我的面子,直接把大术士放倒。给他几个嘴巴长长记性……”
  
  这时候,吴勉突然开了口,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怎么看广孝突然出现,他不应该是等着看我们和席应真动手的吗?”
  
  “出了什么突发的事情,那个和尚不得不来……”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白发男人继续说道:“原本广孝也是盼着我们几个能伤在大术士手里的,他的目标是皇宫里面的朱允文。我们伤了他才能对着皇太孙下手,现在他自己现身化解了这场争斗。那就是说朱允文已经不是第一个迫切解决掉的人了,广孝自己有了大麻烦……”
  
  “这个麻烦还不小……”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现在轮到我们看戏了。”
  
  白发男人说完之后,百无求突然抽动了几下鼻子,自言自语的说道:“怎么一股血腥味……没开打怎么就流血了……”
  
  从宅院当总走出来之后,在广孝和尚的带领之下,席应真来到了城中的一座小小的寺庙当中。进了禅房之后,大术士沉着脸说道:“广孝,你还在耍花样吗?说实话,出了什么事情……”
  
  “妖王闯进来了……”广孝说话的时候,解开了自己黑色的僧衣。露出来里面还没有愈合的伤口。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和尚继续说道:“今早弟子在与燕王殿下说法,突然妖王从天而降。要对弟子和殿下下毒手,幸好殿下手里养着一批死士,这才让弟子带着燕王逃了出来……”
  
  “广孝,你还有什么是瞒着我的?”听到当中还有妖王的事情,当下原本嘻嘻哈哈的席应真变得面沉似水。这位大术士脸上出现了怒气,和尚急忙跪了下去。他不敢说实话,当下只能避重就轻的说道:“弟子也是死里逃生,看起来应该是那个叫做占木儿的蒙古人知道了弟子已经知晓了他们的秘密,这才买通了妖王要杀弟子灭口……”
  
  席应真皱着眉头查看了广孝的伤口之后,看到伤口当中夹杂着妖气。要不然的话凭着这和尚长生不老的身体,这点伤势早已经恢复了。
  
  当下大术士亲自动手将广孝伤口的妖气拔了出去,席应真一边动手一边继续对着和尚说道:“广孝,你的话还是不尽不实。不过你既然还叫术士爷爷我师尊,那我便继续保你。就算你把天捅出来个窟窿,术士爷爷我还是要保你。直到那一天你我的师徒之缘尽了,到时候你想办法自保吧……”
  
  广孝再次对着席应真行礼,说道:“弟子我绝无欺瞒师尊之意。”
  
  “有没有欺我的心思你自己知道……席应真深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术士爷爷我还有事,在你这里耽误够久了。记得我的话,你我师徒之緣未了之前,我保你。等到有朝一日我们不是师徒了,你自己保自己……”
  
  说完之后,席应真当着和尚的面施展了五行遁法,消失在了他的面前。只留下广孝和尚一个人孤孤零零的待在这里,顿了一下之后,他自言自语的说道:“还来得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