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十六章 父子之间

第二十六章 父子之间

  归不归嘿嘿一笑,亲手给百无求到了一碗茶水之后,说道:“妖山已经名存实亡了,它不会继续留在妖山,也省得留下人世和地府剿灭妖山的口实了。如果老人家我猜的没错的话,现在另外那个你应该游荡在人世。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出现吓我们一跳。”
  
  “老不死的,咱们是不是抽空回一趟妖山?不管怎么说我们人参和你儿子都是妖物,也应该回去看看的。”听到妖山已经名存实亡的时候,小任叁的表情有些落寞。
  
  叹了口气之后,它继续说道:“妖山上还有另外一个人参娃娃……就说曹石头和我们人参比起来差点,可是也不知道它怎么样了,我们人参心里没底。”
  
  归不归看了小任叁一眼,说道:“难得你还是根至情至信的人参……现在不行,再等等吧,等到这里的事情完了。咱们就去妖山看看,还有当年百疆和孙无病所在的断妙山也要去看看。兴许它还有什么东西留在那里,等着留给你的。”
  
  “咱们还有什么事情?”小任叁歪着脑袋想了半响,随后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邵家的娘仨也见到了,还替她们解决了邵清淼的小叔子。这座凶宅也太平了……老不死的,我们人参怎么想不起来还有其他的事情? ”
  
  “人参你说的都是小事,现在还有件麻烦的大事。”归不归看了在一边低头吃饭,不言不语的吴勉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之前在这里想要活埋皇太孙的幕后黑手还没有露头,我们就这么走了,前功尽弃不说,可能还要连累到邵府的几个女人……”
  
  听归不归说道这里,吴勉推开了手边的碗碟,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后面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老人家我也没有什么打算,只能等着那幕后黑手再次露头了……”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拿起来手里的茶杯,一边把玩着一边继续说道:“现在看起来皇太孙才是邵家母女的依仗,不管真的也好假的也罢,起码他不会亏待她们……”
  
  说道这里的时候,老家伙顿了一下。
  
  再次看了吴勉一眼之后,继续说道:“鲍锡安身后的那个人就不好说了,先不说他知不知道邵家和吴勉之间的关系。就说他敢在京城这样的地方埋下咒法,如果这个人掌权天下,未必天下百姓之福。而且十有八九会用邵家的女人来要挟我们,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你说的人是谁?”吴勉终于说了句话,他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说出来了一个名字:“广孝……”
  
  “不是他”归不归笑着摇了摇头,随后继续说道:“不过说这个和尚一点都不知道的话,那是冤枉他了。老人家我来看,广孝应该是知道什么的。不过这个和尚想要坐收渔翁之力,他在一边看笑话总是有的。”
  
  “那就是说只要找到广孝,那就什么都明白了,是吧……”吴勉说话的时候,脸上流露出来一丝狡黠的笑容。顿了一下之后,白发男人继续说道:“那他在哪里,老家伙你总是能猜到一点点的吧?”
  
  就在归不归要说话的时候,就见高如柏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看着高管家有些慌乱的样子,老家伙嘿嘿一笑,说道:“什么事情你这样的慌张?是皇帝亲自过府了吗……”
  
  “是比皇帝还大的大人物……”高如柏看了一眼正在喝汤的小任叁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门外来了大术士席应真,说是来见他的公子,任叁少爷的……”
  
  “老头儿来了吗?”听到了高如柏的话,小任叁高兴的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它蹦蹦跳跳的到了高如柏的身边,笑嘻嘻的说道:“那有什么慌张的?老不死的,我们人参去接老头儿进来。你们去不去?”
  
  “大术士到了,我一定要去迎接的。”听到了席应真已经到了门前,归不归也急忙站了起来。在席应真的面前,老家伙不敢自称老人家。正了正自己的衣冠之后,拉着小任叁就向着大门口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空气里面传来一阵大笑的声音,哈哈哈……当爹的来看自己的儿子,还来这样虚的做什么?任叁儿,我的儿,这么多年不见爸爸了,想不想我?”
  
  说话的时候,大术士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吴勉、归不归的面前。看到了席应真现身之后,小任叁大叫了一声,随后直接跳到了大术士的怀里,咯咯笑了一阵之后,拽着席应真的胡子说道:“老头儿,天底下有几个当爹的像你这样?把儿子扔在别人家里就不管了?还好意思问我们人参……”
  
  “胡说,那次不是想带着你一起回去的?是你自己舍不得他们嘛。”席应真哈哈一笑,一边逗着小任叁,一边继续说道:“要不要这次跟着爸爸我吃香喝辣的去?要不这样,咱们爷俩一起开一家娼馆。
  
  外面带着酒肆……”
  
  听到了席应真的话,小任叁的眼前一亮,小家伙搂着大术士的脖子说道:“听起来倒是怪不错的,咱们就在这金陵城开一家吧?让老不死的管账,大侄子看大门。吴勉嘛……你就算了,你子孙后代就在城里,不能在她们面前不学好……”
  
  听到小任叁将归不归和百无求也算在了里面,席应真地眉头微微皱了一皱。随后他将小任叁背在了身后,对着面前的吴勉、归不归和百无求说道:“不说笑了,术士爷爷这次来这里,除了看看我的人参儿子之外,还有件事情和你们谈谈……”
  
  “要谈的是广孝和尚吗?”没等席应真说完,吴勉已经抢先一步打断了他的话。随后用自己特有的表情笑了一下之后,白发男人继续说道:“如果你是来劝我们别动那个和尚的话,那么大术士你来晚了……广孝惹到了我,这次我和他总要有个了断……”
  
  “那么说术士爷爷我来说情也没用了,是吧?”听到了吴勉的话之后,大术士冷笑了一声。将小任叁放在了地上之后,拉了把椅子坐在了白发男人的对面,说道:“广孝拜在术士爷爷的门下,做了我的弟子。
  
  这个你们总是知道的吧?术士爷爷我不管他以前做过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可是他现在既然做了我的弟子。那谁都不能动他……谁欺负姚广孝,术士爷爷我就打谁。
  
  谁杀了姚广孝,术士爷爷我就给他报仇。
  
  说的够明白了吧……”
  
  “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吴勉看了对面的席应真一眼之后,继续说道:“那你过几天可以来给他报仇了……”
  
  “术士爷爷何必等到几天之后?现在让你动不了他不就得了?”席应真哈哈一笑,再看吴勉的眼神已经多了一丝杀气。
  
  看着两个人剑拔弩张的样子,一边的小任叁突然坐在了地上。小家伙放声大哭起来,你们俩为了个和尚就要你死我活的……你们俩不管谁死了,我们人参都不活了……带我们人参走吧……老天爷啊,什么娼馆的我们人参都不要了……我们人参不活了……”
  
  看到人参撒泼,原本杀气冲天的席应真突然泄了气。他将眼泪汪汪的小任叁抱了起来,苦笑着说道:“你就是老天爷派下来整治术士爷爷的克星……不过这次不能随你的愿了,弟子被人打死了,我的老脸往哪搁?”